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兽宠乌煞(2)
    乌煞在空中飞旋几周后落到圆台上,看了帝央一眼,傲娇地扭过头,不看帝央。

    帝央阴阴地说:“你如果不好好解释为什么把我弄来异世,我就把你拿去煮了给雪暖补身子。”

    (某莲:为嘛不自己吃?帝央:会说话的乌鸦吃起来太恶心了。)

    乌煞:“你本来就是这个世界的人,吾不过把你带回来而已。“

    帝央想到她二货老爸也曾说过她是异世的人,可以说,帝央现在已经接受了自己其实是这个世界的人了。但,帝央阴测测地对乌煞说:“就算我是这个世界的人,你凭什么把我带走,我在地球活的好好的,你干什么把我带过来。”

    乌煞:“吾把你带回来有两个原因,一是解开陛下的封印需要陛下的血脉,二是你的寿命与天同寿,如果留在地球会引起祸乱。”

    帝央听到后觉得挺有理的,这么看来,乌煞被揍挺冤的。但帝央是谁啊,有理也能掰回无理来。

    帝央:“那你也不该一句话不说就把我掳来,你知不知道我被整得多惨!”

    乌煞委屈地说:“吾修为支撑不了在那个世界停太久。”

    帝央表示,听了这个理由好想再揍他一顿。

    帝央一手托腮一手敲打台面,叹了口气,“那你说下我的身世吧。”

    乌煞:“你是阳帝帝昭陛下和万狐宫宫主宫霜夫人的女儿,因为暗帝孤月、妖帝离风和冥帝阎君攻打阳界,陛下拼死守护阳界,最后两败俱伤,被他们封印了。”

    帝央就像听故事那般,没点情绪起伏,“那个,宫,额……我娘呢?”

    帝央表示喊娘很别扭。

    乌煞:“宫霜夫人和寒帝银霜打斗,吾也不知道去哪了,不过,凭着寒帝的修为,宫霜夫人很可能不在了……”

    帝央听得出来,乌煞在说帝昭的时候一脸崇敬,额,好吧没脸,就是听得出来很崇敬。但乌煞在说宫霜的时候就有些不屑。

    帝央八卦地看着乌煞,“你跟我娘有仇吗?”

    乌煞哼了声,昂着头说:“没。”

    帝央:“那为什么你说她时语气那么差。”

    乌煞又哼了声:“不过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吾叫她宫霜夫人就是她的荣幸。”

    帝央随手拿了个枕头扔了乌煞,乌煞惊掉一身黑毛。

    帝央:“再怎么说她也是我娘,你不觉得你在我面前这么说她很欠扁吗。”

    乌煞:“吾说的是实话,要不是你身上有陛下的血脉,吾才不会和你结成传承血契。”

    帝央:“传承血契是什么?”

    乌煞虽然很不爽帝央,但还是回答了帝央的问题,“传承血契就是和签订了血契的主人的后代再签订血契,然后血契就会转移,和普通的血契一样。简单来说,你就是吾的血契主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