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找碴
    鉴于之前的事在帝央心里留下阴影,还有时不时的逼问,帝央迫切地想离开龚家。反正现在也有点能力了,哦对了,忘说了,帝央现在修为是赤武四阶。半年内修炼到赤武四阶天资是很不错的,可以媲美郑飞儿。实际上,帝央为了不引人瞩目,在修炼时大部分时间是修炼内功心法。

    偏偏这身体像海绵吸水一样,那些灵气非要往帝央体内钻,一不小心就修炼到了赤武四阶。这种事还是别让别人知道,要不然会把别人嫉妒的吐血,容易造孽……

    有时候就是人不找事,事自找人,龟缩在这个小竹楼里半年,度过了相对安逸的一个月,门口传来竹叶的声音:“央姨娘,央姨娘,三小姐来了,您快出来吧。”

    帝央在脑海里过滤了一遍认识的人,发现并没有惹过什么三小姐,应该不会有什么。

    帝央停止了打坐,下来准备去开门,还没开门就听见竹叶大叫“三小姐,你……”然后这扇门就被华丽丽地踹开了。

    帝央不动如松,站在距门口还有三步距离的地方。那扇门刚才从帝央身前滑过,扬起一大阵风,把帝央的头发吹起。

    帝央不动是因为,吓呆了……

    眼前这女子身穿浅紫色长裙,身形高挑,姿容上等,肌肤凝白如雪。只是她的眼神看起来阴狠无比,特别是看向帝央的时候,有厌恶,更有不屑。

    帝央知道,这就是有名的龚三小姐龚明烟,龚家家主的嫡亲闺女,龚墨的胞妹。为什么说她有名,因为她骄纵性淫,不过十七岁,就养了一窝夫侍。这就是龚明烟生的美丽,修炼天赋不错也没人敢嫁给她的原因。

    看龚明烟来者不善的样子,帝央脑细胞迅速活跃,聘聘婷婷行礼。

    好像龚明烟和郑飞儿关系很好,还没成亲就一口一个嫂子喊了过来,而帝央是龚墨的侍妾,也就是郑飞儿情敌。

    帝央心里嘀咕,这三小姐是要帮嫂子出头吗,真是莫名其妙,这世界三妻四妾和三夫四侍不都很正常吗,连我这外来户都习惯了,她们有必要和我较劲吗?

    当然,帝央心态能放那么平一是因为不爱龚墨,二是和龚墨清清白白,不过就挂个侍妾的身份来混日子。

    龚明烟俾睨着帝央,不屑地说:“这就是哥哥的小妾吗?”

    帝央叹了口气,这龚明烟个子比帝央高,看着帝央的时候咄咄逼人。帝央只好恭恭敬敬地说:“回三小姐话,婢妾帝央确实是少主的侍妾。”

    不得不说,帝央对自己娇小的身材很是郁闷,虽然锻炼挺充足的,属于那种参加市运会,只要有帝央的项目,别人就只能屈居第二。偏偏不长个子,也才一米五几,看上去像个初中生。

    这个时候,衬得较高挑的龚明烟气势更大。

    龚明烟端坐在椅子上,阴阳怪气地说:“要知道,你就是个贱妾,主子想要你怎么做,你就得乖乖听话。”

    帝央弱弱应是。另外心中嘀咕,这三小姐是想干什么,跑过来说的这些话颠三倒四的。

    龚明烟吹散秀气的手指上不存在的灰尘,悠悠地说:“那好,本小姐今日想吃白松露菌熬的汤,你到‘断魂崖’下踩些白松露菌过来,记得,要在晚饭前准备好。”

    帝央看着龚明烟满是疑惑,这明晃晃为难人啊,白松露菌本就难寻,竟要求晚饭前准备好,先不说一来一回花去的时间,顶多就用两个小时来找。

    看到帝央脸色不好,龚明烟心情很好地说:“怎么,是不是你是哥哥的侍妾,我就不能为难你?”

    帝央听到后换做诚惶诚恐的样子,“三小姐说笑了,能为三小姐服务是婢妾的荣幸,婢妾定会尽心为三小姐准备好白松露菌。”

    龚明烟:“你如果让其他人来采怎么体现你的诚意?”

    帝央看出龚明烟的意图,弱弱地说:“自是帝央亲自且独自去断魂崖脚下。”

    龚明烟:“这还差不多。”

    看到帝央老实,龚明烟也没说几句就走了,走之前看帝央还是阴测测地笑着,一点也不掩饰自己。

    本来帝央是碍不着龚明烟什么事的,但郑飞儿这阵子都郁郁寡欢,说是龚墨纳妾之后越来越疏离郑飞儿了,两人都认为是帝央吹枕头风惹得。龚明烟见不得自家亲爱的未来嫂子受委屈,于是就跑来找帝央的茬了。

    如果帝央知道龚明烟来找茬的目的,会不会一把枕头扔过去说:“吹毛枕头风,枕头都没挨一起过。”

    龚明烟离开后,竹叶看着精神萎靡的帝央,小心翼翼地喊了声:“央姨娘,您还好吧?”

    帝央情绪低落,看了两人一眼,淡淡地说:“没事,你们出去吧。”

    竹节竹叶退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