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纳妾(1)
    过了三天,帝央睁开了眼睛,环顾四周不再是简单的丫鬟房,而是豪华大气的竹楼。帝央觉得身下软软的,原来睡的是“雪绵床垫”,雪绵床垫松松软软,冬暖夏凉,睡上去十分舒适。

    帝央就纳闷了,明明之前还在牢里受刑,怎么现在就住在那么好的地方。而且,好像伤口不疼了,就像没受过伤一样,难道是我穿越了?这回是魂穿了?可是剧本不太对啊,魂穿醒来不应该是一群丫鬟在哭着说“小姐你终于醒来了”吗,起码也要一只啊,现在谁能告诉她,这是什么情况。

    帝央努力回想发生的事,但在那受刑真不是个好的回忆,帝央一点也不想想起。不过最后一刻看到的那美男子,帝央在心中细细描摹那人的样子。

    “吱”门被打开了。

    帝央呆呆地看着那个门,心中怀着好奇、期待还有恐慌。

    龚墨背着阳光,身上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站在门口,看上去简直帅呆了。

    帝央简直不知道用什么来描述她的心情,太帅了,帝央体内的色女因子正在暴动。

    现在帝央只是呆滞,没有傻笑也没有流口水,但内里其实已经陶醉,帅到惨绝人寰的帅哥诶。帝央真想犯回二,花痴地蹭过去问问那位帅哥年方几许,可曾婚配。可偏偏犯二不是帝央的style,帝央一个脑子犯二在yy那个场景,另一个脑子在分析现在的情况。

    龚墨幽幽的开口:“你是叫帝央吗?”

    哇,这声音好好听,我要醉了,帝央犯二的脑子如是想。

    另一个正常的脑子在想,还是帝央啊,没穿越啊。

    帝央点点头,“是,你是谁?这是哪?”

    龚墨嘴角勾起,冰山脸上浮现了迷倒万千雌性的笑容,“我叫龚墨,是你的夫君,你是我新纳的小妾。”

    帝央在风中凌乱了,如此美男,笑得勾魂摄魄。夫君啊,是不是说以后可以随便推倒蹂躏。

    等等,暂停花痴状态,回到正常工作。首先,小妾是很没地位的,不能因为是美男的小妾就忽视这点。其次,龚墨是天才少年,龚家少主,他为什么要救我,还纳我为妾。最重要的是,那个龚墨不是弯弯,不喜欢女子,和另一个郑家天才玩的很好的吗,那现在那且又是闹哪样。

    帝央很煞风景而平静地问:“你有什么目的?”

    “嗤”龚墨把手指移到薄唇上,轻笑一声。

    美呆了,万物顿时失色啊。把美男放这是想闹哪样,是受伤的补偿吗?小心脏扑通扑通乱撞。

    龚墨慢慢靠近帝央,他身上清香的竹子气息也越来越明显,有点甘甜,丝丝微凉。

    龚墨到了帝央身前,白皙的手指捏着帝央的下巴,向上挑起,让帝央和他深邃的黑瞳直视。帝央一动不动,脑子直接当机,好美……

    龚墨眯了眯眼睛,“小家伙,你很聪明。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吃了白吃的午餐,那就要成为我的晚餐。”

    什么意思啊……帝央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往后闪了闪。不带这样子用美人计的,再这样下去,都没法正常思考了。

    龚墨另一只手把帝央捞过来,箍在怀里。小巧的身子在龚墨怀中轻轻挣扎,不行啊,在色女面前这样子真的很危险啊。

    龚墨在帝央耳边轻轻吹了口气,说道:“你果然很可爱,怎么办,我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

    帝央郁闷了,大哥,你拿错剧本了吧,要知道勾引发情期的色女是很危险的行为。

    随即帝央想到,当时受折磨的时候恰好大姨妈来造访,被弄得那么惨,会不会落下严重的病根。想到这,帝央也不动了,眼眸黯淡下来。

    龚墨放开帝央,语气淡淡地说:“我给你吃了二阶玉露丸,按理说你身上的伤早就应该好了,而且不会有任何不良影响,也不知道为什么你能昏睡三日。”

    帝央抬头,看着龚墨,满是感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