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趣火的过去
    这是一间装饰不错的小屋,以前是给花影楼的姐妹住的,此时叶不尘正躺在床榻上。

    趣火眼眸扑朔,眼神中带有一抹复杂的感情。

    外面的暴雨还在下着,屋内的灯光有些昏暗。秋天来临,这时的风总是带有凉意。即使有灵力护体的趣火此时也有些发寒。

    她都这样了,更何况重伤状态下的叶不尘,他已经被暴雨淋了几个时辰了,而且雨水渗透到骨血里,让他由内向外的冰凉。

    叶不尘筋骨已断,而且运输灵力的脉络也被暴涨的灵力炸的尽毁,可以说叶不尘是从最根本上废了。

    从外表上看,他的胸前、后背、腿上、胳膊上足足有几十道利器砍过的伤痕。叶不尘是一个体格瘦小,身体单薄的青年,年方十七岁,这些大大小小的伤痕布满了他的全身,让他看着非常吓人。

    而且他垂肩的头发非常凌乱,被暴雨打湿已经凝成一节一节的,毫无章序的趴在自己的脸上,看起来跟街边的疯子没什么区别。

    叶不尘身上的衣服已经烂的只剩下几块布,趣火一眼看去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他还只是一个少年,本应该在幸福与关爱下成长,现在却变成这样。”趣火不忍心仔细看,这是因为叶不尘在之前与大族长的战斗中受伤实在太严重了,整个人的骨架都被打的变形了,而且冒着鲜血,简直不成人样!

    如果换作其他人这样近距离的看到叶不尘,胆小的定然会当场吓晕,胆大的也会胆战心惊,这是一副凄惨的场面。

    但趣火却毫无波澜,并没有恐惧,也并没有嫌弃此时的叶不尘,有的,仅仅是心疼。

    她与叶不尘只接触了两个月,为什么平白无故的会产生这么大的感情?

    趣火凑的非常近,眼神带有一抹柔和的关怀。这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而且没有人打扰的看叶不尘。趣火伸出白嫩的玉手摸了摸少年的血脸,陷入了回忆:

    现在的她很妩媚漂亮,但在她小的时候,样子却是丑陋至极,甚至可以说无法直视,趣火还是个孩子时,父母因为嫌弃她丑,认为她是个灾星,便把她丢弃了。

    小时候趣火都是一个人流浪在外,按道理来说,一个小姑娘在外漂泊应该会有很多不怀好意的人打她注意,但事实是她格外的安全,因为她实在是太丑了,是个人都受不了她的外貌。

    因此童年的趣火一直活在阴影里,这也是为什么她长大后习惯躲在阴冷的角落里一个人发呆。

    她经常受到别人的殴打与辱骂,无论她到哪都没有人愿意收留她。她一直漂流着,一直一个人走在没有尽头的山路上。有时候她宁愿别人来责骂她,至少这样会有人来理她,会有人跟她说话。

    但绝大多数的时间是大家都避着她,甚至连骂都不想骂她,她的样子实在是太丑了。她一直活在孤独里,一直活在阴暗冰冷的角落里。

    很多次趣火都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自己的存在对于这个世界又有什么意义,大家都厌恶自己,看到自己就恶心,或许自己坚持活着是自私?

    她走过一个又一个地方,冰冷的雪山让她感到绝望,她越活越质疑自己的存在。她痛苦,压抑,孤独……这些都填满了她的心。

    直到有一天,趣火来到了北冥海域。她是独自一人泛着小舟来的,刚登录北冥岛时,毫无疑问的是她被厌恶、被殴打。

    后来她被赶到了一处荒无人烟的乱葬岗,这里很少有人去。而且大家规定她不准出来,见她一次打一次。

    乱葬岗到处都是死人,发出难闻的腐臭味。趣火当时还是个八岁的小孩子,由于受不了这恶心的环境于是跑了出来。

    她刚出来就被人逮着了,在一个小巷里,大家对她又是一顿暴打。“你这个丑东西,还敢跑出来,本少一天的心情全让你给破坏了。给我照死的打!”

    刚开始的时候趣火还抵挡着,但后来她改变了想法,任他们伤害自己。“或许我就这样死了,大家都会开心了……”她对这个世界是彻底的绝望了。

    就在趣火闭上眼睛,准备领死的时候,叶不尘出现了,是他救了趣火。

    趣火至今还记得那个场面,在一个压抑冷清的小巷里,自己被人挤在墙角里打,那个少年突然从巷口处走出,而且后面还带着一大帮随从。

    这个时候叶不尘还没有家破人亡,还是北冥海域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势力不小,所以那股少爷的威风还是在的。

    少年风度翩翩、羽扇纶巾,虽然跟自己一样还是个孩子,可此时看起来却是那么的英俊。

    叶不尘命令自己的随从赶走那些人,他非常温柔的扶起了趣火,摸了摸她布满灰尘的脸颊,用柔和的眼光看了她足足有十秒钟。

    然后关心的说道:“你没事吧。”

    趣火胆怯而又小声的回答:“没事。”她生怕自己丑陋的脸庞会吓坏这个小少爷。

    谁知道叶不尘却微笑着说:“你的样子真美,以后我能娶到一个跟你一样的媳妇就好了。”

    叶不尘的笑容十分柔和、十分灿烂,在光辉的映衬下显得更加阳光。

    趣火呆住了,她甚至怀疑自己刚才听到的话,“我的样子美?”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人跟自己说过这种话。

    居然有人不嫌弃自己的长相,还说自己美?叶不尘此时虽然还是个孩子,但他的温柔与笑容的确打动了趣火,尤其是当他抚摸趣火的脸颊时,趣火心头猛的一颤。

    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人对她有过这么亲密的动作,也没有人用这么温和的态度跟她说话。

    她,一个八岁的少女,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痛哭起来。

    叶不尘让下人给趣火留下两瓶疗伤的药材便离去了,走时他还留下了一句话“好好活着吧,会有人在乎你的。”

    趣火看着叶不尘离去的背影,眼泪止不住的流,是这个少年给了自己活下去的希望。大家都厌恶她,从来没有人在乎过她,也没有人把她当人对待过,自出生起。趣火就没有感受过关怀,她一直活在自卑与孤独中。

    可是今天,却有这样一个风度翩翩的少爷,说自己美,还说以后想娶自己这样的。

    本来已经厌倦了世界,想要死的趣火,又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她要为这个少年而活,她知道还有这个少年在乎着自己。

    “只要有他就行了,其他的一切,都无所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