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阴暗里的女子
    北冥海域,地处玄灵大陆的极北之地,由于大陆上的气压是热气流,海水温度很低,属于冷气流,而北冥海域位于冷暖气流的交汇地带,所以一年四季都在下着雨。属于温带海洋性气候。而北冥海域能形成这个气候的具体原因有三点:

    一、玄灵大陆北部大部分地区位于80°n——90°n之间,终年受来自北冥海洋的北风影响,形成温暖湿润的温带海洋性气候;

    二、玄灵大陆沿海地势低,有大面积的平原,有利于海洋水汽登上陆地,形成丰富的降水;

    三、玄灵大陆海岸线曲折,多内海和海湾,有利于盛行北风气流深入内陆,使温带海洋性气候范围扩大。

    叶不尘虽然打败了大族长,但北冥海域的战斗就像天上的暴雨,还没有结束。

    阴霾、晦涩的天空让人有些惶恐不安,狂风中带有丝丝寒意。

    整个北冥岛都是破败的房屋,地上躺了不少尸体,他们在艰苦的抵御着外敌,伤亡惨重。即使有些人曾经是敌人,但现在也形成了统一联盟,这是北冥三十六岛空前的团结!

    三十六岛的人此时全部汇聚在北冥岛这个核心的岛屿,其他三十五个岛,例如求锋岛、霸鱼岛……等等,都派出了他们的核心力量来支援北冥岛。此时这里足足有三四万大军。

    叶不尘消耗过重已经昏迷过去,雪姬将他放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让他好好睡一觉。自己立马带着暗影战斧赶来支援。

    迪达拉原本骑着一个大鸟在空中飞,但在花花、关羽等人的配合下终于将他击落,此时大家伙再也不给他飞起来的机会,一涌而上。

    关羽打前阵,骑着他的赤兔马,手持青龙偃月刀,每当迪达拉想要再次飞起来时关羽都会给他造成极大的威胁,让他不能再飞起来。

    在这个世界,有着严格的等级制度,下等级的人很难战胜上等级的人。但此时,迪达拉却被人群殴着……因为他的敌人不是几十个几百个,而是几万啊!

    想当年忍界的三代雷忍实力多么强大,可还是被万人给消耗死了,更何况是迪达拉。

    小鲁班刚才从叶不尘那逃跑,来这里搬救兵,其他人抽不出身来,花花要指挥着战斗不能离开,唯独趣火、太乙非常着急,要小鲁班带路,立马赶往大族长那里。

    可在三人去往大族长的路上时,碰到了雪姬。雪姬向众人解释了刚才发生的事情,众人非常吃惊,“叶不尘实力居然如此强大?连脉动境五重的大族长,而且还是使用了禁技实力暴涨的、拿了神器暗影战斧的大族长,都抵不过他。”

    趣火和太乙都有些震惊,尤其是太乙,他作为叶不尘这么多年来的哥们,看到他能成长到这个地步,欣慰的落下了眼泪。

    当年上官家的人占领叶家,太乙与叶不尘相处时觉得他性格没变多少,当叶不尘的母亲病死在破庙时,太乙发现,叶不尘真的彻底变了。

    曾经的叶不尘轻狂高傲、放荡不羁,他自负,他爽朗;家破人亡后他变得自卑,他总是躲在阴暗的角落故意躲过别人的目光,他害怕别人看到自己,他还自责,他一直觉得是自己连累了母亲。这些太乙都看在眼里,但太乙没有办法帮他。

    叶不尘想过报仇,他对上官家的仇恨犹如北冥海域的海水,汹涌而又庞大。

    太乙曾经还担心叶不尘会陷入仇恨的漩涡,终身无法自拔,但现在看来已经没有担心的必要了。

    因为,叶不尘自己报仇了。整个上官家的支柱就是大族长和上官席城,此时二人都已经死去,上官家现在就是一张纸房子,一吹就垮。

    “叶不尘在哪,我去照顾他吧。”这时候趣火突然问道。

    听到趣火的话,不知道为什么,雪姬的内心有点不悦。但她还是告诉了趣火,毕竟叶不尘真的需要照顾。

    “在花影楼的后院,一处还没倒塌的房屋里。”

    众人商量好后便立马又动身出发,因为时间真的很紧迫。雪姬带着太乙、鲁班赶往迪达拉那里,雪姬是带着暗影战斧的,叶不尘拼死获得的神器,雪姬发誓要发挥出它的全部价值。

    而趣火则是一个人去叶不尘那里了,她不是不关心战场上的形势,只是她更担心叶不尘,想看看他到底伤成什么样了。

    轰隆隆!

    骤然间又一个惊雷炸响,天空中延伸出五六道粗长的蓝色闪电链条,看着十分吓人。

    趣火的全身早已湿透,不仅是她,岛上的人现在没有一个身子是干的。

    趣火调动起周身的灵力以最快的速度赶路,她在屋顶上持续地灵动跳跃,在阴暗天空的衬托下,她那一身火红色调的旗袍显得格外耀眼,宛如仙界的焰灵仙子。

    说到趣火与叶不尘的关系,也是比较奇怪。叶不尘没进入花影楼之前二人是不怎么熟的,只见过几次面,二人的联系变多也就是最近一个月的事情。

    趣火是一个火辣的女子,她经常穿着大胆前卫的衣服,自己身体的很多地方也会暴露在外,时常受到别人的指指点点。

    这主要是因为趣火的性格很古怪,她是一个外表火辣奔放,内心十分冰冷的一个人。

    花影楼还在营业的时候也有很多客官为她而来,她每次都是有说有笑招呼着这些臭男人,看起来非常喜欢这些客官,但她从来没有跟任何一位客官过夜,她总是热情的招呼着别人,但又有各种理由推辞。

    每当这些客人离开,她都会脸色一变,由热情奔放变得冰冷沉默,在一个灭了烛光的、昏暗的房间里,她不再去点亮长明灯,因为她享受那种阴暗的感觉,只有这个时候她才是最放松的。

    趣火就是这样一个人,当夜幕降临,在大家都睡了的时候,她经常会一个人起来,静悄悄的来到三楼的窗台看着外面的街景与星空,然后斜倚着窗户,点上一根香烟。

    香烟这种东西什么地方都有,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她为什么会有这种古怪的性格?但是没有人知道,她把自己隐藏的很深。

    言归正传,在趣火的全力赶路下没过多久,她便来到了叶不尘身边。

    被雨水打湿的趣火非常诱人,本来就贴身的鲜红旗袍,此时更是把身体的每个部位给凸现出来。

    一头乌黑的湿发盘在后背,水珠从头发中滴落,打在叶不尘的脸上。为什么会这样说?因为浑身湿透的趣火此时正贴脸的看着叶不尘啊!

    距离之近,甚至连呼吸都能闻的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