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迪达拉被群殴
    迪达拉虽然实力不俗,可花花又岂是简单人物?毫无保留的被花花的重剑攻击到,这滋味谁都不好受。

    见迪达拉掉落地面,众人一涌而上。所谓的众人,是足足有几万人,是集合了整个北冥海域的所有战士、老百姓。

    一听说有忍者入侵,大家伙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在这些人中,有不少是生死对头但此时都成为了战友。

    夜幕降临了,天空出奇的黑,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仿佛把北冥海域扣在了锅底下。不过这才是北冥海域夜晚的常态。

    迪达拉落地后大家不再给他飞上天的机会,而是几万人对他一起群殴。

    几万人的群殴有多恐怖你恐怕是不知道,打个比方。比如你弹跳能力再强,能一跃几百米,可是方圆几千米都是站满了人等着你落地呢!

    再加上有花花、趣火、关羽等实力强大的人带头,结果可想而知,即使强如迪达拉也吃不消这般浩瀚的阵容。

    其中还有一个细节很少有人发现,但太乙却是一直注意着。那就是他自己的父亲,无量。他是北冥海域最掌权的大官,而且实力一直是个谜语,就连太乙都不知道自己父亲确切的实力。

    父亲留给太乙唯一的印象就是每次他战斗,都是秒杀对手!

    父亲目前还未出手,是敌是友还不得而知,但他派出了自己的士兵去进攻迪达拉,可以看出他暂时不会成为敌人。

    再看叶不尘这边,他灵力全开在拿命与大族长战斗。虽然他是信念坚定,可是意识终究决定不了物质,此时更是被打的筋骨断裂。

    滴滴滴。

    雨珠滴落在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雪姬看着躺在地面的叶不尘,粉拳紧紧的握着。

    “我们的生命太短,来不及见证那些遥远到令人恍惚的词语。比如天长地久,天涯海角,碧落黄泉,沧海桑田。所以,要好好活着。”

    见叶不尘快要撑不下去了,雪姬歇斯底里的说出她的心里话。平时一贯冷静淡定的雪姬此时却是如此的激动,这是她这么多年从未表露出的心情。

    雪姬不会出手帮助叶不尘,她知道这是不尘赌上性命的战斗,为的就是挽回男人最后的尊严。

    “我已经失败太多次,我不想再失败了。”叶不尘的脸上、手上、背上都流着鲜血,整个人看起来如同血人!

    他刚才在一次与大族长的碰撞中倒飞出去,大族长的斧子横拍在叶不尘胸口,直接将他内脏震的破裂。

    他的身子非常单薄,披散下来的头发让他有几分女性的气息,这就是叶不尘,他的外表是那种柔性的。

    但此时他却表现的十分坚强,过去他打败了辉夜,那是依靠君主的力量,而且进入了一种玄异的状态,获得三世轮回身才能战胜辉夜。

    经过之前那场大战君主在叶不尘体内失去了任何消息,或许是那次大招消耗了君主太多力量,所以陷入了睡眠吧。

    不过即使没有君主的力量,叶不尘依旧丝毫不惧。虽然才十七岁,但他经历了太多的生死考验,曾经甚至因为绝望想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既然没死成,他就会获得比蟑螂还要坚强。

    一个不害怕死亡的人是十分可怕的,因为他可能做出一切疯狂的事情。

    而叶不尘,就是这样一个不害怕死亡的人。

    磅礴的大雨挥洒在他身上,加上他本身流淌出的鲜血,此时整个广场竟然被他一个人染成了血红色!让围在外面的那几千打手都感到震惊,这小子到底是怎么活下去的!

    雨水、血水,已经让人分不清。大家只看到广场中间有个披散着头发的单薄少年趴在地上,他身上的伤即使是上官家的打手都不忍心再直视。

    他还只是一个少年啊,才十七岁,上天为什么要让他经历这些?

    但这是叶不尘自己的选择,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想要成为一个强者,就必须忍受常人不能忍的痛苦!

    他不甘愿继续趴在地上,而是双手支撑着地面,艰难的将上半身支撑了起来,但双膝依旧是跪在地上。

    “叶家的小子,我认可你了。你跟过去的那个废物比的确变强了不少,甚至超越了席城,从跟你交手的过程中我就发现了,你就是那晚帮助花影楼的黑衣人。你的实力进步的很快,所以,我不能留你。”大族长对叶不尘说着。

    那晚席城回来后将黑衣人的攻击手段全部告诉了大族长,所以大族长对黑衣人的特征也是非常了解。

    从刚才与叶不尘的对战中,大族长确定是他!

    “什么,那个将席城少爷击败的黑衣人居然就是这个臭小子!”

    “居然是叶不尘,太不可思议了。”

    外面围着广场的几千人听到大族长的话都十分震惊,他们曾经也认识叶不尘,知道他根本没有任何修为,甚至连灵根都没有凝聚出。

    而此时此刻,这个废物居然已经达到那么高的高度,甚至能威胁到了大族长。

    几千人都瞳孔放大的看着叶不尘,带着畏惧与震惊的神色,这与之前不屑一顾的眼神完全不一样。

    而雪姬则是没什么变化,她早就猜到了那个黑衣人是叶不尘。虽然她不知道叶不尘为什么会短时间内实力暴涨,但她也没深入了解,只是替叶不尘感到高兴。

    叶不尘不理会大族长的话,这时他终于强忍着疼痛站起来了。那股筋骨断裂的疼痛让他站着都是颤抖的,身上的一道道斧子留下的划口让叶不尘痛的差点吼出来。

    突然!叶不尘两腿迈开同时身子微微下蹲,“他这是要干什么?”有人产生疑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