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人性
    经过一番讨论,叶不尘了解到一些事情。原来在自己拿了凤生细水骨后,北冥海域海底的那个峡谷就消失了。

    而公孙离、关羽等人的任务也完成了。可以说,他们自由了。

    “我们是打算来参加这次武道大会的,听说是上官家举办,皇朝政府投资的,而且奖品很丰厚。”关羽开口说着,叶不尘发现他今天没骑马,或者是牵在一旁了。

    “尘兄莫非也是来参赛的?希望我们不要碰到,要不然我们真没希望了。”姜子牙也接了一句,之前他们可是见识过叶不尘的实力,那绝对是高不可测,即使强如辉夜也不得不败退。

    “啊离姐姐,飞飞怕怕,飞飞不想打架。”这时候张飞用萌萌哒的口气跟公孙离说着,嘴里还吃着一个糖果。

    “啊飞别怕,姐姐会保护你的。”

    “飞飞最喜欢阿离姐姐了。”

    叶不尘点了点头,表示也会参加。然而就在这时,旁边一位上官家的人听到了,却噗嗤一笑,大声喊了一句:“大家快来看啊,叶家的那个败家子来了,他还说他也要参加武道大会。”

    经过这么一嚷嚷,众人的注意力全放到了叶不尘身上,在场几乎所有人都认识他,毕竟他曾经是叶家的少爷,败家子的名号北冥海域人尽皆知。

    坐在擂台后面的上官席城也看了过来,开口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丧家之犬。刚才起哄喊要公平的就是你吧。”席城并不知道那晚在花影楼差点将他打死的黑衣人就是叶不尘。

    大家时刻盯着二人,期待一场好戏,这就是人性,刚才还喊着要公平,其实都是从众,也是图个热闹,眼下他们又想看叶不尘怎样被上官席城收拾。

    叶不尘看到上官席城,拳头微微紧握了一下。当初就是席城带人攻打叶家,害的他家破人亡。

    上次在花影楼他本想杀了上官席城,可由于他顾及花影楼,所以放了席城一马。

    当初雪姬伤势未好,花花又未赶到,虽然他能打败上官席城,但上官家的大族长实力非常强大,就算当时杀了他,花影楼还是没办法对抗大族长。

    而当时叶不尘的目的就是放席城回去带话:花影楼背后还有很多强大势力。这让上官家的人好一段时间都不敢轻举妄动。

    今日又见到席城,他已经下了杀意。如果花影楼底蕴那么雄厚,他再也无所顾忌。

    当然,他不会现在当着众人的面出手。

    叶不尘没有回答上官席城的话,就算席城辱骂他,他也能沉得住气。

    他的沉默态度让席城更加恼火,开口道:“以前是一个废物,现在还投靠一群女人,叶不尘,你永远都是个窝囊废。”

    众人看到这副场景,心里各怀心思,有的想看席城教训他,有的怜悯叶不尘。也有的想让叶不尘赶紧消失,好继续这场比赛。

    就在这时,太乙出面喊了一句:“我说你话怎么那么多,这武道大会还进不进行了。还有你俩,怎么停住了,赶紧动手啊。”

    席城一看是太乙,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太乙是这北冥海域那位官员的儿子。虽说他也听说过那位官员不喜欢太乙,可席城也不确定他们的关系。

    “比武继续。”席城喊了一句。

    擂台上的两人愣了一愣,这才反应过来,猛男继续狂揍那小子。

    “那小伙子都已经输了,大汉怎么还打他啊。”陈咬金这时说了一句,他们几个人都是跟公孙离一起的。

    公孙离:“看来他是想下杀手。”

    就在擂台上的小子狂吐鲜血,被揍的奄奄一息的时候,大汉双手举起小子,将其举过头顶,小子此时根本无力反抗。

    这时右脚猛的跺地,竟然一跃将四五米,众人都大吃一惊,这大汉如此笨重,居然能跳这么高。

    “这……这大汉怎么能跳这么高?我都跳不了这么高。”一个身材轻巧的人非常惊讶。

    “太历害了,这足足有一间大房屋的高度啊。”

    顿时,几千人的人群中,传来了很多惊呼声。甚至有些人为他鼓掌,完全没有理会那小子会怎么样。

    在人群中,在掺杂着一些还未登台的参赛者,他们也眉头一皱,显然是担心后面的比赛。

    “陨石坠。”大汉跃到半空大喊一声。

    旋即将头顶的小子猛的甩下,气势非常猛烈。如果不出意外,这招过后小子必死无疑。

    “好。”

    “好。”

    台下一群人看到这招都在喝彩,没有一个人理会将会有个生命消逝。

    叶不尘看到眼前的场景,神情严肃一言不发,他心里特别不好受。

    现在的人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冷漠无情。几千人看到一个生命即将死去,没有人开口劝大汉停下,没有人怜悯他,更没有人愿意出来阻止。

    叶不尘看到的是什么,这些人不但不阻止,反而是以一种看乐子的心态,甚至希望大汉能虐小子虐的再狠点。

    这是一种病态的心理!

    叶不尘放眼望去,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场景,这群人冷漠的表情,狂热的表情,狰狞的表情。

    现在街上站的不是杀手,不是战士,而是一群“善良”的老百姓啊。

    “这个世界,为什么会是这样。”叶不尘心里想着,这是他人生第一次受到如此大的冲击,他开始对人性有些思考。

    就在小子快要砸在地面时,叶不尘决定出手,他以极快的速度迅速从屋顶跳射到圆形石台中央,然后调动起自己的黑暗灵力,双手以一股非常柔软的力量将小子接下。

    众人看到这一幕,非常震惊。刚才暴砸而下的小子引起的冲击力绝对很大,叶不尘居然使用出这么诡异的手法,竟然毫不费力的化解了这股冲击力。

    其实他们并不知道,叶不尘的黑暗灵根具有吸收万物的作用,只是以他现在的实力,只能吸收一些小东西。

    若是有人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刚才他的双手有一些黑色的小球冒出,就在冲击力接触到黑色小球时,那些冲击力全都被吸收殆尽。

    “他已经败了。”叶不尘淡淡的留下这一句话,抱着小子下台去。

    台下众人都在骂叶不尘,是他坏了众人的乐趣,让大家没有一场好戏看。

    “去死吧你,叶不尘,多管什么闲事。”

    “你个窝囊废还有空管别人,你多管管你自己吧。”

    ……

    面对众人的责骂,叶不尘没有出声。只是在他下台的时候嘴里轻轻的说了一句:“规则还是人命,我选人命。”

    阿离看着擂台上的一切,心里感慨万千,出神的自言自语着:“你说天上的云是自己在动呢,还是风决定它的动向。”

    但不到两个呼吸的时间,阿离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仿佛想明白了什么,笑呵呵的说:“如果我是云,我一定不会被风控制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