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叶不尘与太乙
    第二天一大早,叶不尘就收到消息,说上官氏家族的人正在街市上举办武道大会,企图招募北冥海域的强者。

    叶不尘决定前去看看,打探一下上官家招募的情况。目前花影楼明面上的实力要比上官家强,上官家最厉害的大族长是脉动境五重,而雪姬可是脉动境巅峰!这实力差的不是一点两点,简直可以说是吊打。当花影众人知道雪姬实力时,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再看上官氏家族这边,在明面上他是北冥海域第一高手,但他也知道,北冥海域也是卧虎藏龙的地方,有些实力高强的人只是隐藏起来,不愿意显露罢了,就跟雪姬一样。

    所以上官家选择开展武道大会,希望将隐藏在人群中的强者招募进来,而武道大会之所以能吸引众多强者,是因为丰厚的待遇,银两美人不说,还有各种稀有的兵器以及修炼丹药,甚至有些丹药可以让人直接晋级。

    在出发之前,刚好太乙来找叶不尘,于是二人一起去。

    北冥海域的细雨依旧在下着,但街道两旁的人依旧有很多,他们通过搭帐篷、撑大伞来遮挡雨珠,还有很多百姓是打着油纸伞,虽然有雨,但不影响他们买东西的心情。

    叶不尘手举一个绿色小伞,是这灰暗的天地中稍微鲜艳的光点,太乙则穿着蓑衣在后面跟着。

    从花影楼离上官氏家有一段距离,二人并不着急赶过去,而是自然的走着。

    忽然,叶不尘开口道:“前几日我一直有个疑惑,以花影楼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反攻上官家,却迟迟没有动手。还有,上官氏家族为什么有这么雄厚的财力支撑,能拿出这么高的报酬吸引强者。直到今日我从雪姬那里才知道,原来是你父亲一直在暗中扶持着上官家。”

    提到自己的父亲,太乙沉默不语。他父亲是玄灵大陆皇朝势力下的一个官员,北冥海域正是他父亲的管理范围。

    见太乙没有说话,叶不尘纠结还要不要继续往下说,毕竟那是他的父亲。上官氏是他父亲扶持的势力,如果打倒了上官氏,势必会与皇朝势力为敌,甚至可能与他父亲直接开战,叶不尘不想让太乙为难。

    “你不用担心。父亲扶持上官家,就是皇朝利用它来牵制其他民间势力,这些年来,民间不断的有强大的修炼者出现,而且自立门户成为一方地头蛇,这些民间势力威胁到了皇朝的统治,所以皇朝才会选择以民制民,上官家就是皇朝的傀儡。如果你真的打垮了上官家,父亲肯定会扶持你。”

    可叶不尘却不愿意这样,他说:“好一个以民制民,我是绝对不会接受皇朝的诏安的。如果我与你父亲真的成为敌人,你会怨恨我吗?”

    叶不尘本不想把话说的这么直接的,但这是迟早的事,还不如早点说白呢。

    太乙:“我虽然出身在贵族,但过的生活却是生不如死,偌大的宫殿,在别人眼里那是美好的,可对于我来说,那就是一个装饰的漂亮点的牢笼,我甚至连呼吸都觉得压抑。”

    稍微停顿一下后,太乙继续道:“我经常问自己,我前世到底做错了什么,上天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父亲,他就是一个恶魔,他打疯了我母亲,又娶了那么多小老婆,善良这个词对于他来说就是粪土。他是发自骨子里的恶!”

    说着说着,太乙的语气变得强烈起来,情绪也非常激动,整个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不安。

    二人在漫天细雨中走着,整个天地都非常灰暗,叶不尘听着太乙的话,一言不发。他以前只知道太乙的父亲反对太乙炼丹药,经常毒打太乙,但他以为二人还存在着最基本的亲情,可现在听了这话,叶不尘一切都明白了。

    就算叶不尘不懂手,太乙也会自己动手,大义灭亲。

    “抱歉,这个话题让你难过了。”叶不尘有点歉意。

    太乙:“没事,说白了也好。如果你对那人动手,我不会管,也不会怨恨你的。我会找个机会脱离皇朝的。”

    提到皇朝,叶不尘又有了兴趣,因为他从来没有离开过北冥海域,于是向太乙打听起了情况。

    太乙身为皇朝一方的贵族,怎么会不知道,他向叶不尘解释:“玄灵大陆共有十六个国家,这十六个国家中最大的就是大周王国,其他国家相当于诸侯,听命于周国,形成众星拱月之势。而皇朝,就是指这十六个国家的势力。”

    “原来如此。”叶不尘点了点头,这才明白过来。

    不知不觉,二人已经走了有一段路了,眼下经过一家茶楼,看到里面的客人在喝茶。

    二人决定不再谈论之前的话题。

    几个故作高深的客人正在泡着茶叶,一个小孩喝了一口却立即吐了出来,脸色还很难看。

    “有的时候人很奇怪,越是让你难受的事情,你越是做。让你最痛苦的,偏偏是你最经常做的。五柒茶口味极苦,众人却说这是高雅的品味,实在荒谬。”太乙看到茶馆的情况就知道怎么回事了,那茶叶他见过。

    叶不尘:“人都有从众心理,世间没有绝对的标准。当错的人多了,这件事就变得对了。五柒茶虽苦,可当世人都说它是好茶,而你说它不好喝时,反而是你显得另类了。”

    太乙:“不,错的终究是错的,它不会因为错的人多了就变成对的了。难道说普天之下众人皆吃粪土,而我不吃,我就是错的吗?”

    叶不尘:“如果真的有一天,天下人都吃粪土,那么粪土的价值和意义就变了,在他们眼里那就是美食,只有你一个人还把粪土当不好的东西,你不吃就是错了。”

    叶不尘略微停顿一下,又继续说:“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复杂,所谓的真理,也只是限制在特定的时间和空间。更别说直接判断一件事物的对错,世间哪有什么对错好坏之分,对与错,好与坏,是随时可以转化的。”

    太乙:“照你这样说,打家劫舍、杀人纵火岂不是好事,行侠仗义、济民行善反而成了坏事?”

    叶不尘:“具体的事情要具体判断,如果你打劫的恶霸、杀的是贼子,那就是好。如果你行侠仗义救的那个人后来成为了祸国殃民的人,那你做的就是坏事。我并非颠倒黑白,而是不同的事情不同判断。”

    “没有永恒的真理……具体的事情要去具体判断。原来如此,我懂了!”太乙恍然大悟,神情顿时高兴起来。

    而这时,二人也已经来到上官氏举办武道大会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