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三世轮回
    大鹏鸟死后,叶不尘又回到黑暗空间,黑袍青年继续问他:“你可记得你的目的?”

    这一世,叶不尘活了不知多少万年,经过这么久的岁月,按常理来说应该对最初的执念有所减轻才对,可叶不尘依旧记得,说到做道:“斩辉夜,救友人。”

    黑袍青年微微点了下头,似乎是明白了叶不尘的决心。于是右手轻轻一挥,风云变化,叶不尘又来到一个新的地方,这是黑袍青年对他最后的考验。

    黑袍青年化为一阵清风,消失在视野中,消失前嘴里淡淡的说道:“三世轮回,万载的岁月,你真的能不忘初心吗?”

    漫天大雪的冬天,在一个荒凉的村落里。

    哇~

    伴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一个小娃娃诞生了。

    这是叶不尘的第三世,叶不尘降临到一个贫苦人家里,取名福来。可见这家人对他的希望有多大。

    村子位于大山深处,不过几百口人而已。因为这里地势险恶,而且常有凶兽出没,所以人们生活的特别苦。

    福来的父亲是打猎的,本来父亲想教授他武艺,想让他以后也能上山打猎,可福来偏偏对书籍感兴趣。

    福来的母亲很爱他,把什么好吃的都给他。要知道,在这艰难的环境下,食物就是最珍贵的。

    父亲虽然是上山打猎的,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终于在福来五岁那年,父亲在山上被猛兽杀害,母亲为此还痛哭了两日两夜。

    没有了父亲,生活更加艰难,甚至连食物都吃不上。村里的那些人条件也难,能给予的帮助不多。

    有时一两个月,母亲和福来都吃不上一口肉。福来这个人成熟的比较早,思维方式与别人不一样。

    他知道母亲疼他,什么都舍不得用,留给自己。

    在一次吃饭的时候,难道有块鸡翅,母亲夹给了自己。但叶不尘不要,他见母亲憔悴成这样,而且平时那么辛苦,想要给她。

    母亲说什么也不要,福来便直接把那块鸡翅扔在了地上,还语气愤怒的说:“我才不稀罕这些东西呢。不吃就扔了!”

    母亲听到这话,气的直接扇了他一巴掌。但眼眸又立马流下了眼泪,心寒、难受、愤怒这些情绪涌进心头,坐在凳子上不再说话,而是一个人流泪。

    福来也不跟母亲道歉,把筷子扔桌子上转身就走。

    母亲看到福来这个样子,心都寒了。在这里食物是多么的难得啊,几个月才能吃得上一块肉,自己那么疼他,可这孩子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还说出这么气人的话。

    母亲一个人低下身子,捡起地上那块沾了灰尘的鸡翅,自己吃了,她是绝对不会浪费粮食的。

    其实福来并没有走,他爬在窗户那里偷看,直到见母亲把鸡翅吃了,才放心下来。然后跑到一个没有人的角落,自己痛哭起来。

    他知道母亲疼自己,想把好吃的留给他。但福来也很爱母亲,他知道,母亲说什么也不会自己吃了那块鸡翅。所以他只能通过这个办法,让母亲吃点好吃的。

    或许福来是叶不尘转世的原因,他比其他人对母亲的爱更加浓烈。很多时候,他都是通过这种偏激的方式,表达着自己的关爱。

    失去了父亲,家里的很多重活都是由母亲干的。看着日渐憔悴的母亲,福来很担心母亲的健康。

    在一处没有人的角落,福来坐在地上,蜷缩着身子,眼泪不停的流下来,他心里想着:“娘,对不起。福来又惹你生气了,但福来没有办法。”

    十年过后,母亲逝世了。福来也走出了那片大山,来到了外面。

    此时正值诸侯争霸,是一个兵荒马乱的年代。福来成为了一个大思想家。

    他曾辅佐一个君王,那个君王颇为圣明。有次福来随君王到街市上查看,君王有些感慨,说:“唉,我虽为一国君主,可却什么都不干,都是嘴皮子上说说,吩咐别人做事。再看城里的这些百姓,他们个个都是勤劳的人,每天做那么多事情,却地位还是如此底下。本王惭愧啊。”

    可福来却对他说:“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大王不必感慨,社会极其复杂,自有他的分工,大王的任务就是带领别人走向盛世。”

    君王听了福来的话后,明白了许多。

    在这一世,叶不尘的哲理充盈了很多。福来广收弟子,名声远扬。

    有次他授课,一群弟子围着他。福来问弟子,什么是善行?什么是恶行?盗窃、欺骗、将人卖作奴隶可算恶行?

    弟子回答:“那当然是恶行。”

    福来却说:“双方交战,你欺骗敌军,这难道是恶行?”

    弟子:“这是善行。”

    福来又问:“那我将敌军的俘虏卖作奴隶,这也算恶行?”

    弟子:“这不是恶行,是善。”

    当然,将敌军的俘虏卖作奴隶,是那个战乱的时代所允许的。不同时代不同对待。

    福来又说:“我今天想教授你们的,就是判断一个事情的对错善恶时,不要太早下结论。这个社会是极其复杂的,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听完福来的话,弟子们恍然大悟,纷纷拱手作揖。

    就这样,福来,也是叶不尘,度过了自己的一生。

    福来死后,风云变化,他所在的那个世界不复存在,转而是回到了黑暗空间。

    这时黑袍青年再看叶不尘时,发现叶不尘的眼神跟之前有些不同。是多了一份智慧,多了一份深邃,不再像最初那样单纯稚嫩。

    二人见面,黑袍青年又问他:“你可记得你的目的?”

    而这一次,叶不尘竟然有些犹豫,久久没有说话。

    黑袍青年也不催促他,只是安静的站在他旁边,等待着叶不尘的回答。

    叶不尘所经历的这一切,都是青年施展出来的手段。此乃三世轮回,叶不尘已经活了数万载,青年想考验他是否真的那么坚定,依旧记得万载前的目的。

    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这个黑袍神秘青年是多么的神通广大,可掌轮回,可破时空,世间万物于他如玩物,仿佛天地五行都奈何不了他。

    他曾经只提起过一次自己的名号,君主。

    叶不尘迟疑了很久,活了那么久,他仿佛已经忘了最初的目的,脑子里朦朦胧胧,依稀记得自己还有什么事没做,可就是想不起来。

    又过了很久,见叶不尘还没有回答,黑袍青年有些失望,准备开口说你失败了。

    可就在这时,叶不尘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一群人的身影,是花花、趣火、太乙、毒熊孩他们。

    叶不尘醒悟过来,激动的大声吼着:“斩辉夜,救友人。”

    声音落下,黑袍青年嘴角露出一抹微笑。身影逐渐模糊,旋即消失不见。

    而黑暗空间也破裂开来,叶不尘以一种极度恐怖的气势,重回海底之城,直面辉夜。

    此时的叶不尘哪里还是他原来的模样,却是跟黑袍青年一模一样。银发垂肩,瞳孔透漏着寒气,连辉夜看一眼都寒毛炸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