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相遇
    见得席城落败,花影楼危机已经过去,叶不尘准备离去。

    “前辈,请留下您的名号。”趣火忍不住问了一句。

    叶不尘原本朝门口走着的脚步停顿了一下,但没有转身,只留下一句话后便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我是花影楼背后的势力,叫我尘老便是了。”

    吃了变声丹的叶不尘,声音听着就像个老头,再加上之前施展的恐怖实力,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前辈。

    石娘听着“尘老”两个字,眼神中充满着崇敬。若是让他知道这黑衣人就是平日里她打骂的臭小子叶不尘,肯定会惊讶的跳起来。

    此时花影楼大战落幕,可整个楼阁却被毁的凌乱不堪,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再开业了。

    叶不尘从前门离去,但又悄悄的绕回到后院自己的房间里。

    进入房间后,叶不尘头往外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后才把房门紧锁,然后除去黑衣以及斗篷。

    “上官席城,下次我定不饶你。”叶不尘嘴里狠狠的说出这句话。

    曾经就是上官席城带人攻打叶家,灭家之仇,不报,枉为人子。

    将黑衣藏好后,叶不尘回到床榻上,双腿盘坐,眼眸闭了起来。

    他这是在调养自己的灵力,以开脉境九重的实力,越级打败脉动境三重的上官席城,这对他消耗非常大。

    他之所以能战胜席城,在于他之前不断的压缩灵力分子,这就好像在一个同样大小的碗里,你只能储存固定体积的东西,但如果你将这个东西压缩的很小,那么密度就会很高,质量也就更强。

    其实刚才花影楼的众人问他是谁,他本来可以告诉大家自己的真面目,好好威风一把。

    但过去的经历已经将他的心性磨练的非常沉稳,所谓的荣誉、名利根本影响不了他。

    他只想慢慢变得强大,不辜负母亲去世前对他最后的信任。以及能够守护住自己最爱的人。

    一个十七岁的少年,能有这般心性,看似是令人羡慕,但其中遭受的痛苦却是常人不敢想像的。

    经过一夜的调整,叶不尘的伤势已经并无大碍,只是留下点皮外伤,这些伤他用衣服全都挡住,别人自然看不出来。

    而且经过这一场战斗,叶不尘发现自己已经处于开脉境的巅峰,随时可以捅破脉动境界的那层隔膜。

    到了第二天,一直下雨的北冥海域今天竟然有些阳光照射进来,这也是少有的天气。

    趁着初晨,趁着清风,叶不尘来到雪姬的房前。

    他打算来看看雪姬的伤势,自己拥有透视能力,一眼就可以看穿对方的病症,而且太乙的炼丹能力他非常信赖,二者结合,可谓完美无缺。

    敲了敲门,雪姬让他进来。本来常人是根本不可能进入雪姬的闺房的,但她今日却让叶不尘进来了。

    “让我看看你的伤。”叶不尘进门后第一句话就是这,他极为关切雪姬的身子。

    “我没事。”

    “你体内各大脉络已断,再加上昨晚的新伤,怎么可能会没事。”叶不尘不管雪姬的挣扎,一把抓住雪姬的手。

    “昨晚那人,是你吧。你已经不再是烟火里的尘埃,我很高兴。”看到叶不尘的手跟昨晚那个黑衣人的一模一样,雪姬确定是他。

    听着雪姬的话,叶不尘没有回答她,而是继续为她检查伤势。但听到“我很高兴”这几个字时,叶不尘心里也是一暖。

    之前只是用眼睛看就已经觉得雪姬的伤很恐怖了,此时触碰她的手,动用灵力感受,叶不尘更是眉头紧皱。

    “你体内的灵力极为虚弱,而且很不稳定。这应该是你各大脉络已断的缘故,导致灵力流动的不顺畅。”

    听到叶不尘的话,雪姬没有显得惶恐,依旧是那么风轻云淡。她自己的身子,她自己最了解。

    “到底要怎样才能治好你。太乙,对,他一定有办法,我这就去找他。”叶不尘有些着急。

    看到叶不尘这副样子,脸色煞白的雪姬露出了笑容,开口道:“不尘,没用的。我脉络已断,是治不好的。这些年我已经习惯了。你不必那么担心,只要我不调动灵力就不会有事。”

    叶不尘明白,雪姬露出的笑容以及她说的这番话,都是安慰自己。各大脉络被人打断,怎么可能长活?

    “你别骗我了,你还当我是以前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孩吗。我这就去找太乙。”

    叶不尘转身离去,看到这少年的背影,雪姬感慨万千。

    打着油纸伞,走在街市上,漫天细雨依旧在下着。

    昨晚花影楼与上官家的那一战,已经传遍了整个北冥海域。

    “你听说了吗,昨夜上官家与花影楼开战了。”

    “早就听说上官家对花影楼蠢蠢欲动了,没想到他们下手那么快。真不知道花影楼的众多姐妹被折磨成什么样了。”

    “嗨,可不是你想的那样。据说昨晚上官家派了三大脉动境高手,连上官席城都出动了,可突然有一位神秘黑衣人出现替花影楼解围,打的席城那叫一个惨。”

    “对,据说他是花影楼背后的势力派的人,像他这样的有十来个呢!”

    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着,当讲到黑衣人的时候,大家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在他们的眼里,上官席城就是一个不败的天才,他们不敢相信他会被打败。

    叶不尘走在路上,听着这些话,心神没有任何波动,一个人默默的在人群中穿过。

    在街市上,一个身穿赤红盔甲的女子跟她擦肩而过。

    这是花花,经过几天的赶路,她终于来到了北冥岛。

    花花的气质极为不凡,见过她一眼的人绝不可能忘记她。

    从那耀眼的盔甲中能看出她的些许娇躯,一把轻剑挎在腰间。

    她那绝世的容颜似乎只能给她拖后腿,真正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她的气质,一介女子,霸气威武,宛如上古战神亲临人间。

    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当二人经过时,彼此都多看了对方一眼。似是欣赏,似是友好。

    叶不尘怎么都不会料到,将来有一日,眼前的这个女子会登顶“荣耀殿堂”,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打遍神魔两界,成为他麾下的第一高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