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败席城
    此时的席城半信半疑,但既然来了,当然不能空手而归。当即又以极快的速度朝着雪姬暴冲而去。

    叶不尘眼眸扫了一下旁边的雪姬,发现她脸色煞白,嘴角的血迹还没有擦干净。

    看到雪姬伤的这么严重,而席城居然还对她发动攻击,于是怒喝一声:“你敢!”

    暴射而来的席城犹如一颗炮弹,一跃而起跳到空中,旋即右脚竖劈直下,其中蕴含的力道引起阵阵风声。

    而叶不尘也调动灵力,黑色气流覆盖在右脚,看着奇特玄异。

    嘭。

    二者的攻击碰撞在一起,发出巨大的声响。

    嘭嘭嘭!

    几个呼吸的时间,叶不尘与上官席城已经连踢数十脚。雪姬瘫倒在地,每次席城的攻击都是直指雪姬,但每次叶不尘都能替她挡下。

    上官席城二十岁出头,脉动境三重,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而叶不尘才十七岁,开脉境九重,虽然等级比席城低了不少,但他曾经拼命的压缩灵力分子,灵力的质量已经同等级的人高出太多。

    而且这段时间他不断与北冥海域的那些恐怖海怪肉搏,此时的**力量可以用“变态”来形容。

    “这老家伙实力果然了得!”

    又是一拳碰撞,震塌了二楼的栅栏。上官席城身子猛的向后跃开三四丈。

    经过这么久的肉搏,上官席城感觉自己浑身的骨头都快断了。就算偶尔有些攻击落到对方身上,但也像打到钢铁上,痛的只有自己。

    “六级武技,流星雨!”

    与黑衣人拉开距离后,上官席城不再选择肉搏,而是调动起自己的灵力,选择远攻。

    只见席城站在门口,双手双脚全部伸开,简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大”字。旋即自他身上有无数道碧蓝色流星雨爆射而出,声势浩大令人咋舌。

    “前辈小心!”

    花影楼里不少姐妹看到这恐怖的一击,都替黑衣人担心起来。这可是脉动境三重的高手使用出来的武技啊!

    在这众多姐妹中,当属趣火的心性最为沉稳。自打黑衣人一出场,趣火就认定他不是个简单的人物,甚至有点熟悉的感觉。当下即使面对这六级武技流星雨,她也并不认为黑衣人会败。

    再看雪姬,她浑身无力,身子酥软的跪倒在地上,流星雨的攻击范围将她也包裹在内。

    叶不尘的眼眸扫了一下雪姬,看到平日里端庄高雅的她此时落得这般地步,心里一股怒火由然而生,双拳紧紧握住。

    不管是那个男人,还是上官席城,他都不会放过。

    “只能用那招了吗?”叶不尘心里想着。

    他虽然已经修炼一个多月,取得了非凡的成就。但除了火拳外并没有学过其他的武技。

    叶不尘也在纠结,到底要不要用这一招。武技共有六十级,而这火拳已是三十多级的绝世神通,叶不尘清晰的记得,当初萨博用他可是将整片山林化为火海,恐怖至极。

    可这对身体的负担也极为沉重,以叶不尘目前的实力,使用一次恐怕就是他的极限。

    但眼下,上官席城的攻击凌厉霸道,自己只能这样做了。

    叶不尘心神微微一动,灵力暴涌而出,以他为中心形成一个黑暗风暴,浓密的黑色气流覆盖全身。

    在场所有人看到这一幕皆倒吸一口凉气,石娘更是大喊道:“这股灵力怎会如此强大!”

    趣火妩媚的双眸此时更是多了一分震惊,就连一旁的雪姬也是有点惊讶。

    黑色风暴覆盖全身,叶不尘身子微蹲,双脚猛的踏地以此来稳定下盘。同时右拳猛的向前打出,嘴里大喊一声:“火拳!”

    声音落下,从叶不尘的右拳中形成一束火焰冲击,与迎面而来的流星雨碰了个正着。

    令人奇怪的是,当初萨博使用火拳,发出的明明是红色的火焰,可此时叶不尘形成的火焰却是黑色的!

    “这是什么!”看到黑衣人发出如此恐怖的一击,原本冷酷无情的上官席城一改往日风范,此时吓的脸色煞白。

    虽然他预感到了危险,想要撤退,但为时已晚。

    嘭!

    双方的攻击碰撞在一起,发出巨大的响声,偌大的花影楼都快要被震塌了。

    楼阁内引起一层灰尘,遮挡住人们的视野。许久后那些灰尘才慢慢飘落下来。

    尘埃落下后,大厅内的情况再次映入石娘等人眼里。

    此时只见黑衣人依旧站在原地不动,但身上的黑衣已经被席城的流星雨洞穿许多,鲜血不断的从黑衣中滴落下来。

    叶不尘脚跟有些不稳,向后踉跄两下。

    “败了吗?”

    “怎么会这样。”

    花影楼的众多姐妹看到黑衣人的状况,眼神纷纷黯淡下来。

    “等一下,你们快看上官席城!”就在众人以为黑衣人被打败时,一个人大叫一声。

    而当趣火、石娘、雪姬等人目光转向上官席城时,皆被震惊的一动不动。一个姐妹更是被吓的失声大叫:“这,这是谁!”

    再看上官席城,他的状况比叶不尘糟糕多了,身体一个个恐怖的伤口让人不忍直视,鲜血像喷泉一样自他身上窜起,此时的他哪里还有半点风度翩翩的影子,简直是不成人样!

    脉动境三重的高手,在北冥海域也是能排进前三,平日里是人人尊敬的天才少爷。可今日却沦落到这般地步。

    反观叶不尘,一个多月前,自己与他又有什么区别,甚至还不如上官席城。

    物是人非事事休,此情此景,让叶不尘感慨万千。

    “这位前辈,实力恐怖如斯!”绕是以趣火那沉稳的性格,此时心里也不得不仰慕对方。

    “前辈,今日您救了花影楼,石娘感激不尽!敢问前辈大名,今日也好让花影楼报恩。”见得席城已经落败,石娘才敢向前走去,双手抱拳,但她的头一直是半低的,不敢直视黑衣人。

    “前辈,您老当益壮,实在太强了,小女子一定要以身相许。”

    “我也要以身相许,前辈。”

    “对,前辈是人中之杰,是高手中的佼佼者。我们都敬佩您,希望日后你能指点我们一二,我们一定会为您做牛做马,万死不辞。”

    ……

    又有几个花影楼的姐妹,纷纷出来说道。她们每一个都是花容月色,出落的水嫩漂亮。平日里一些名声显赫的客人费尽了心思想要换得她们一笑,都难如登天,可此时见了叶不尘,却娇羞的连头也不敢抬。

    此时的上官席城虽然还没有死去,但也是奄奄一息,失去了作战能力。

    大局已定,叶不尘收回了灵力,从他的黑衣中拿出一颗丹药,丹药浑圆无比,通体赤黑,上面印着莲花状的纹络,看着奇特无比。

    这正是太乙之前送给他的莲心丹,可以恢复伤势。但叶不尘并没有自己服用,而是转身拿给了雪姬。

    低下身子,叶不尘开口道:“这个,你吃了。可恢复伤势。”

    雪姬有些犹豫,但还是拒绝了,说:“多谢前辈,但有人比我更需要它。”

    雪姬眼眸看了一下旁边的五毒,暗示黑衣人是他们。

    叶不尘了解雪姬,此时有人受伤比她严重,她是绝对不会自己独食的。

    “刚才那是?不尘的手?”雪姬心里想着,略微有些惊讶。

    雪姬的心思是多么缜密机敏,叶不尘的手她不止接触过一次,那是多么的纤细修长。刚才黑衣人近距离给她递莲心丹的时候,无意中露出了自己的右手。

    “真的是你吗,不尘。”雪姬心里认定是他,那双手她太熟悉了,原本应该属于这个年龄的稚嫩,却多了一分沧桑。

    其实自黑衣人一出来的时候,雪姬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小时候就是这样,那时候叶不尘还是个少爷,雪姬家境不好,每当她被人骚扰的时候,叶不尘总是会第一时间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一次,也不例外。看着黑衣人的背影,雪姬想起曾经那个调皮顽劣的少年,如今成长到了这般地步,心里感到一丝欣慰。

    她是真的替叶不尘高兴,曾经他被贴上“败家子”的标签,人人可欺。很多次,在灰暗的天空下,暴雨挥洒而下,叶不尘被人打的躺在泥窝里浑身充满泥泞,雪姬都有看到过。她能帮他一次,都不能永远帮他。

    当时叶不尘那副痛苦的模样,深深刺伤了雪姬。她感同身受,她再也不想看见叶不尘那副痛苦的模样了。

    “不尘。谢谢你。谢谢你变得强大,不再让自己痛苦,也不再让我痛苦。”雪姬心里想着,眼眸落下一滴眼泪。

    叶不尘见雪姬不肯接受莲心丹,将其放在手心,暗劲一使,便将其分成了六份,给他们每人一份,雪姬这才将其服下。

    就当众人以为大战落幕时,却发现原本不成人样的上官席城突然动了起来,旋即以极快的速度撤离你花影楼。

    “什么!他还没死。”

    “放虎归山,这可是大忌。”几个姐妹大呼。

    但叶不尘并没有追赶而去,其实他是故意放席城一马,这也是他目的所在。

    既然自己能打败他一次,就能打败他第二次。一个上官席城,算不了什么。真正让叶不尘忌惮的,是上官家的大族长,那才是一个真正的高手,就连他都没把握能战胜对方。

    叶不尘隐藏身份,就是为了放席城回去,给大族长传递一个信息:花影楼背后有不好惹的强大势力。

    只有这样,上官家才不敢这么快对花影楼发动攻击。

    果然,当天夜里,一个消息就在上官家传开:一个实力恐怖的黑衣人打败了席城,而且他可能还带着十来个跟他一样的同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