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叶不尘出手
    “没想到花影楼也有脉动境的高手。”刺痕嘴里淡淡的说道。

    刺痕已经是脉动境二重,这种境界就算放在上官氏家也能排进前三。没想到雪姬居然轻而易举的就化解了自己的攻击。

    难道说对方比自己修为还要高?

    刺痕心里闪过这个念头,原本无情的面色多了一份担忧。

    上官氏家族,有大族长和二族长,这二人是亲兄弟。

    大族长实力最为强大,年近半百,已经达到了脉动境五重的境界。上官云便是大族长的儿子。

    上官家实力排第二的并不是二族长,而是他的儿子,一个极少露面的人,但每次出现都会引起腥风血雨。当年叶家被覆灭,就是二族长的儿子带人干的,上官云跟他比起来简直差的太远。

    而第三就数刺痕了。这也是刺痕现在最为担心的事情,仅仅一招,他就感觉到了雪姬的强大。如果雪姬能轻松打败自己,那她跟大族长又相差多少?

    “青峰,速速解决五毒,助我一臂之力。”原本冰冷无情的刺痕也开始露出着急之色。

    雪姬不理会刺痕的心情变化,玉手抬起轻拈头顶上一处空气,嘴里又淡淡吐出几个字:“冬雪,埋葬。”

    当她说完这几个字后,当时并没有什么变化,上官云还以为雪姬是在装腔作势呢。随着一片雪花从头顶上飘落下来,刺痕作为一个高手,本能的意识到了危险的气息。

    而当成千上万片雪花突然出现,飘满整个楼阁之内时,刺痕倒吸一口凉气,寒毛炸立。失声大喊:“七级武技!你到底是谁!”

    而青峰也意识到了危险,转身对上官云说:“少爷,快跑!”

    原本已经呆住的上官云听到这句呵斥后,顿时醒悟过来,也不再管青峰与刺痕,转身就朝门口狂奔而去。

    而青峰与刺痕双脚也猛一跺地,爆射而退。

    但一切,都为时已晚。

    成千上万片雪花普通风暴般将三人席卷其中,谁也逃脱不了。

    在场的所有人看到这般景象都觉得不可思议。在楼阁之内,凭空出现漫天大雪,这种手段北冥海域还有谁能做到?

    漫天大雪仿佛有灵性一样,将上官家三人重重包围。

    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后,随着最后一片雪花的飘落,这场战斗落下帷幕。

    石娘眨巴眨巴眼睛,仔细看了一下。整个花影楼已经成了白茫茫的一片,而那三个人也已经全部被冻成了冰块。

    “两个脉动境的高手,就这样被雪姬清晰抹杀了?”

    花影楼一些姐妹不敢相信。

    可事实,的确如此。但雪姬也消耗极大,因为她体内的暗伤实在是太严重了,都已经过去那么多年,还没有恢复。

    噗。

    一口鲜血自雪姬口中吐出,此时的她脸色苍白,甚至连站都有些站不稳。

    本来以雪姬的实力,对付这几个脉动境初期的人并没有太大问题,可她曾经的夫君给她造成的伤都是在筋骨、脉络上的。

    平日看不出来她的伤势,叶不尘还是通过透视能力才看到的。

    当看到雪姬各大脉络里的断裂时,当时叶不尘震惊不已。

    看起来孤傲冷淡的雪姬,像仙子下凡般不食人间烟火,却也经常做噩梦,梦到自己曾经的那位夫君宛如野兽般折磨自己。

    一阵冷风吹过,上官云,青峰,刺痕,从冰块里破碎,化为尘埃。

    “终于结束了吗?”雪姬轻声自语一句,接着擦拭着嘴角的雪姬。

    石娘,五毒,趣火,都在各个角落注视着这一切。

    然而就当众人都以为今晚的风波过去了,突然!

    雪姬本能的嗅到了一丝更加危险的气息。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沉重,双眸紧盯着门口。

    石娘等人不明白怎么回事,就当她们也朝门口看时,发现那里凭空出现一个白衫青年。

    白衫青年与上官云年龄差不多,都是二十来岁。但是气质上却是上官云远远不能比的。

    “大族长如此强大,没想到他的儿子却是这这么不堪一击。”白衫青年冰冷的说道。

    “莫非,你是上官家二族长之子,上官席城?”石娘不肯定的问了一句。

    “什么!”

    “怎么会是他。”

    在场的人听到是上官席城后都极为震惊,不敢相信。

    上官席城,上官家族的第二高手。年纪轻轻便达到了常人半辈子都触及不到的境界,是一个真正的天才。

    青峰,刺痕虽说也是脉动境高手,但也是年近半百,而上官席城才二十岁出头啊!再看上官云,开脉境中游水平,来到花影楼还没怎么出手呢就没人给抹杀了,二者真的是天壤之别。

    “上官云没解决的事情,就让席城来替他完成吧。”白衫青年对着花影楼众人这么说着。

    而这句话也间接的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雪姬脸色苍白,刚才那招七级武技消耗了她极大的灵力,此时已经虚弱不堪。

    如果放在巅峰时期,雪姬自然不会怕他。可暗疾在身,体内各大脉络都被打断,刚才那招也是她拼了命施展出来的。

    “天要亡我花影楼啊。”石娘有些绝望的感叹一声。

    在场的人都知道上官家的实力,如果是上官席城亲自出马的话,结局基本上已经注定了。

    脉动境三重,这个境界,花影楼,甚至北冥海域,都没几人能抗衡的了。

    五毒刚才与青峰一战,也消耗不少,但他们视死如归,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态,五人同时出手,各自施展出自己的最强武技。

    “五毒合一,毒神绝。”五人的攻击融为一体,一个充满煞气的暗紫巨掌朝着席城迎面而来。

    “好大的口气,这种伎俩还敢自称毒神绝。若是当年你们的祖师我还相信,但你们还不够资格!”上官席城一眼就看穿五毒的攻击。

    “不要。”石娘想要阻止五毒,因为她知道五毒根本就不是对方的对手。

    面对浩大的暗紫巨掌,席城同样一掌打出。

    滋滋!

    双方碰撞,发出阵阵声响。

    单掌对十掌,居然处于不败之地,而且还显得轻松自在,可见上官席城的强大。反观五毒,个个都是脸色难看,勉强支撑着。

    嘭!

    一声巨大的声响发出,暗紫巨响被粉碎,上官席城趁机推力,正中五人。五毒被击中后,瘫倒在地上,个个口吐鲜血,身上有着恐怖的伤口。

    而雪姬欲要出手,可刚调动灵力,又是一口鲜血吐出。显然,此时的她无法再战。

    “就从你开始吧。”席城目光看向雪姬,右手伸出呈爪状,其中蕴含的力量极为强大。

    锁定目标后,席城右脚微微踩地,旋即对着雪姬猛冲而去。

    就当众人感到绝望时,一个头戴黑色斗篷,身着遮体大袍的人突然出现在雪姬面前,一拳猛的打出,替她抵挡住席城那凶猛攻击。

    黑衣人的出现非常突然,而且这一拳震的上官席城五指隐隐作疼,双方的攻击碰撞在一起,席城竟然有些不敌,当即暴退而去。

    “你又是何人?”席城十分震惊的看着黑衣人,双眸紧紧盯着对方,开口问道。

    自己虽然是脉动境三重,可平时也极为重视体能的修炼,经常与家族中的壮汉肉搏,能断石裂木。

    可通过刚才的碰撞,席城发现对方的拳头简直犹如钢铁般坚硬,让他怀疑与自己碰撞的是不是人的拳头。若不是自己及时收回力道,恐怕这手就要当场废了。

    想起刚刚的事情,上官席城就有些后怕。

    此人正是叶不尘,在雷升大闹花影楼,上官家的几位高手出现时,他就预感到了花影楼今日的危机。

    叶不尘曾经被花影楼的人打死,本来他对花影楼是没有感情的,甚至可以说花影楼是他的敌人。但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发现花影楼并不算什么邪恶势力。

    当初他们打自己,也是因为自己曾经是个败家子,是个混蛋,还连累了母亲,给她们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这也叫罪有应得,这些往事叶不尘也想开了,没往心里去。

    而且最主要的,还不是因为雪姬也是花影楼的人嘛。

    那时叶不尘看到青峰、刺痕的时候,认定对方实力非常强大,可他有自信能与对方一战。

    当然,叶不尘不能直接出手。上官家对花影楼虎视眈眈,今晚只是来了这么几个人,就算出手打败了他们也没用,上官家家族里还有很多高手,所以必须给对方一种威慑,让上官家以为花影楼背后还藏有很多潜在的势力,这样对方日后才不敢继续来找你麻烦。

    面对席城的疑问,叶不尘回答道:“我是谁并不重要。但是,年轻人,老夫要提醒你一句。花影楼背后的势力是你招惹不起的!”

    叶不尘刚才在后院吞食了太乙之前给他的变声丹,此时是一副苍老的声音。再加上他那完全遮体的黑袍,让人根本认不出他是谁。

    听到这话,上官席城有点明白对方的意思,而且经过之前与他的一次碰撞,席城深感对方的强大,当下也不敢再放肆,转而是用一种客气的口吻说:“初次见面,是在下莽撞,冒犯了前辈。前辈的意思是说,您是花影楼背后的势力?”

    “哼。族中高手数不胜数,老夫只是垫底的。前几日族中收到消息,说你们上官家对花影楼蠢蠢欲动,族中便派了十来个像老夫这样的人来一看究竟。”叶不尘继续装腔作势的说道。

    “十来个像他这样的!”席城心里大惊。这也太恐怖了,刚才只是过了一招,自己差点就成了残疾,要是再来十个像他这样的,指不定把自己打成什么样呢。就算上官家底蕴再雄厚,也承受不住这么大的阵容啊。

    但席城是何许人也,怎么会轻易相信对方的话,又问:“那其他几位前辈呢?”

    “对付你个小娃娃,老夫一人就够了,自然不必他们现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