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三大脉动境高手
    花影楼内,双方已经开打。

    桌椅粉碎,墙壁被洞穿了一个又一个窟窿,地上躺着不少人。

    在这期间,雪姬一直站在一旁,神情淡然,到现在没有出过手。关于她的实力一直是个谜,只知道她是脉动境的高手,但具体是第几重谁也不知道。

    原本那些客官也早就跑的没影了,现在只剩花影楼的人和上官家三人以及雷升。

    上官云虽然只有开脉境七重的实力,可在二十岁能取得这个成就已经非常了不得。要知道,花影楼的那些大汉打手已经年到中旬,也才只是六重。由此可见上官云的资质是有多好。

    在上官云旁边的那两个高手,一个名为青峰。而那个脸上带有刀疤的名为刺痕,这里也数他最为棘手,是脉动境两重。

    “罡风,断一。”

    青峰嘴里低吟一声,一股巨大的青色龙卷风席卷而来,龙卷风内带有极强的剑气,这是一招六级武技,虽然不比叶不尘三十多级的火拳,但威力也相当恐怖。凡是接近它的东西或者人,恐怕当场就得被千刀万剐。

    这一招下来,花影楼又损失了一批战力。

    对方虽然仅仅只有几人,但个个都是高手,花影楼很快就处在了下风。眼下花影楼的十个大汉死的死,伤的伤,可以说他们已经全部败北。

    “没想到对方实力如此强大,十个开脉境六重的人在他们面前不堪一击。”一个大汉躺在地上,捂着恐怖的伤口,临死前说出这句话。

    的确,脉动境与开脉境的差距犹如鸿沟,不可逾越。原本面对雷升这种开脉境八重的人,那十个大汉完全可以群殴他,还能靠人数弥补优势,但面对青峰与刺痕,等级相差实在太大。

    当然,石娘并没有亲自动手,她并不是一个修炼之人。在三千世界,背景,地位,实力,这三者同等重要。

    石娘虽说没有什么实力,但她背景比较不小,所以花影楼里的这些高手才听命于她。

    在看到上官氏家族的人后,石娘就明白了,雷升今晚敢在花影楼找茬,肯定是上官氏家族安排的。

    只是令她没想到的是,花影楼和上官氏家族实力相差这么大。

    对方今日只带了两个人,便已经将花影楼折腾成这样。

    “你们惹恼了本座,看本座如何收拾你们。”见得花影楼落入下风,雷升也趁机出来狐假虎威一下。

    “你们还藏着干嘛,还不出来。”

    石娘朝着上空大喊一声,那里本来空无一人,可在石娘的喊声过后,却突然出现了五个奇形怪状的人。

    感受他们的灵力,发现他们居然个个都是开脉境九重!

    在先前花影楼的人被打的落花流水的时候,石娘就再也没有保留,叫出了平日里没有出过手的强者。

    “花影楼的底牌,五毒,全都出来了吗。”上官云嘴里淡淡的说着。

    五毒,毒老头,毒老太婆,毒熊孩,毒姐,毒帅。五人心灵感应,战斗时合为一体,实力强大,就算是面对脉动境高手也有一战之力。

    正是这五人的存在,确立了花影楼在北冥海域的地位。

    当然,所有人都不知道雪姬的实力。

    “你这厮还敢称自己为本座?找打!”

    刚才雷升的那番话被毒老头听在耳里,出来后第一个打的就是他。

    声音落下,当即一拐棍横劈在雷升脸上,当即打的他不成人样,昏倒在地。

    外面细雨绵绵,原本繁华热闹的花影楼此时已经凌乱不堪,楼阁内很多东西都已经破碎。

    冷风吹过,双方呈对立形态站着。

    里面那一排有石娘,五毒,雪姬,以及她们身后的花影楼众多姐妹。

    外面那一排则是上官云,青峰,刺痕。

    趣火也坐在二楼一处角落注视着这场战斗,神色中看不出她的恐惧。

    至于叶不尘,此时正在后院房屋寻找着什么。

    “奇怪了,我记得太乙之前给过我一枚丹药,可以暂时改变人的声音,怎么找不到了?”

    此时的他已经身着遮体大袍,头戴斗笠,就算是熟人想必也认不出他。

    只是他的声音还能辨认的出,现在正努力的翻找太乙之前给自己的变声丹。

    “上官家的人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纵使雪姬实力强大,可她体内有多处暗伤,如若战斗起来肯定会旧伤复发。”

    叶不尘一边找着,一边心里这样想着。

    想起雪姬的暗伤,叶不尘眉头紧皱,脸色阴了下来,这是无言的愤怒。

    雪姬的暗伤是她曾经的夫君毒打所致,虽然她没有告诉叶不尘,但叶不尘断定是他。

    “这厮到底都对你做了些什么。”

    越想越生气,叶不尘猛的一拳打向墙壁,结果那整栋厚墙都塌了,要是被人看见恐怕会震惊许久,**力量居然如此之强。

    画面微微转移,说点题外话。

    此时此刻,三千世界正有一场大事件即将发生。世界各地的势力都在蠢蠢欲动。

    世界中央,玄灵大陆,天城圣府。

    宏伟辉煌的内殿之中,一个气势威严的男人正在与一群人讨论着什么。

    “自从发生位面交汇,已经过去五年。这五年,出现了不少天赋异禀的英杰,他们的天赋并不压于我,如果可以的话,我实在不想与他们为敌。”

    “天帝过于担忧了,他们纵然有无穷的潜力,但毕竟才来这里几年,底蕴不够。”

    “是啊,天帝,他们虽然人数众多,但也只有那三人能威胁到您,其他的都是一群乌合之众。”

    一个被称为天帝的男人与几个不知道活了多久的老者说着这些。谈话期间,天帝心情稍微有些变化,不自觉的从身体中流露出一丝灵力。

    就是因为这一丝灵力,引得方圆数万里生灵跪倒在地,举国朝拜。

    三千世界西部,忍者大陆。

    一个金发狐须青年双手负立,站在一处悬崖之上。背后的白色披风写着“七代目”这三个字,披风随风飘舞,整个人看起来气质不凡。

    他双眸有些哀愁,注视着悬崖下集结的数万忍者。

    由于悬崖极高,从上往下看去,那一大群忍者就像一片黑点。

    “忍界好不容易才迎来了和平,来到这里后又要引起战争吗?我到底应该怎么办。”男子发出一声感慨,旋即消失在这座山脉。

    世界南部,尸魂界内。

    有个名为黑崎一护的青年,同样是一头金发,手拿两把斩魄刀。

    此时他正站在一片偌大的海洋之上,海洋辽阔无垠,看不到尽头。

    黑崎君双刀一挥,原本浩瀚的海洋仿佛锅里沸腾的热水,炙热无比,发出阵阵白烟,旋即被彻底蒸发殆尽,只留一片空地。

    “一叽咕,看来你的灵压已经彻底转化成灵力,恢复了你的巅峰实力。”旁边有个女子走来,向他说道。

    “嗯。”

    世界东面,无尽海域,是与北冥海域相连的一处大洋。

    “路飞君,你知道吗,听说忍者大陆的漩涡鸣人要与玄灵大陆的人开战。”布鲁克随口一提。

    “咦!漩涡鸣人要与玄灵大陆开战?”乔巴大惊一场。

    五年前,位面交汇,鸣人和草帽海贼团刚刚来到这里,双方因为机缘巧合有过短暂的相处。

    “嘿嘿,既然是他的话,就不用担心了,那家伙可是很强的。”路飞笑呵呵的说着,依旧吃着手里的鸡腿。

    但想到一些事情后,路飞又补了一句:“我们还是去帮帮他吧。”

    言归正传,视野再回到花影楼内。

    此时的五毒已经与青峰、刺痕开战。

    五个开脉境九重的人,阵容非常强大。再加上他们所使用的独特武技,竟然与青峰也能对峙起来,谁也奈何不了谁。

    见久久没有战果,上官云有些着急,当即对身边的刺痕说:“不必留情,你也去吧。”

    “嗯。”刺痕冷淡的点了下头。

    本来势均力敌的阵容,由于刺痕的加入成了一边倒的姿态。

    “歌泣,十字斩。”刺痕嘴里低吟一声。

    声音落下,他在空中横竖各挥一刀,一个血红的巨大十字架爆射而来。

    “六级武技!”毒熊孩大叫一声。

    原本与青峰战斗的五毒此时根本抽不出身来应对如此强大一击。

    血红十字架凶猛而来,期间碰到阻碍它的东西都直接化为粉碎。

    “遭了!”此时此刻,就连石娘都有点惊慌失措。

    就在十字斩离五人只有几寸距离时,雪姬终于出手。

    只见这个白发紫裙女子左脚微微点地,转瞬便来到了五毒的面前。

    旋即玉手伸出,食指在空中轻轻一点,一个冰晶做的雪白莲花出现。

    “莲心,破。”雪姬嘴里轻轻低喝一声。

    动作虽然不大,可其中蕴含的力量却极为强大。

    当刺痕的血红十字斩与雪姬的冰莲碰撞在一起时,原本狂躁凶猛的十字斩顿时变得温顺下来,慢慢退去自身的血气。

    “什么!”

    上官云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大惊。

    仅仅一击,便把刺痕的六级武技轻易化解,要知道,刺痕可是脉动境两重的啊!花影楼什么时候培养出这种恐怖存在了?

    “雪姬!”上官云眼眸紧紧盯着她,脸色难看。

    此时此刻,花影楼的最后底牌,雪姬,终于出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