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花影楼二姐,趣火
    渐进黄昏,花影楼的长明灯开始亮起来了。

    一座三层楼阁坐落在前方,灯火阑珊,精致辉煌。

    此时花影楼的客人开始多了起来,顿时这层楼阁变得嘈杂无比。

    与前方热闹的楼阁相比,后面那偌大的院子却显得凄凉孤寂。

    天空有些灰暗,朦胧的细雨使得后院都有些压抑。

    雨珠打在屋檐上,发出声声脆响。叶不尘一个人走在回房的路上,期间没有再碰到一个人。

    “时间不多了。等会石娘肯定又让我出来接客。抓紧时间再压缩点灵力吧。”

    叶不尘回到房中,把房门紧锁,然后盘腿坐在床榻上。

    闭上双眸,他又进入到一种玄异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他可以看到自己灵根里储存的灵力,以及体内各大脉络里流淌的灵力。

    “经过这段时间的拼命压缩,灵力分子已经被我提炼的极其浓密,虽然我现在还是开脉境九重,但即使遇到脉动境初期的高手,相信我也有一战之力。”叶不尘心里这样想着。

    的确,正如他所认为的这样。可以说,现在的他在开脉境内,再无敌手。

    想想就觉得想做梦一样,一个月之前他还是一个连灵根都没有的废物,别人辱骂他,辱骂他的娘亲,他也只能听着,反抗的话又是被人一顿暴揍。

    在他走投无路,对生活已经失去了信心,被逼的自杀结束自己一生时,在北冥海域的万里海底遇到了那个黑袍神秘青年,才开启了灵根。

    或许是先前黑袍青年的缘故,叶不尘形成的是具有黑暗属性的灵根,可吞噬天地万物。

    先前萨博与多佛朗明哥一战,他就捡了便宜,吸收了砂糖的灵力,一下子实力暴涨。

    按照常理来说,如果是其他人拥有这个灵根,肯定会拼命的吸收别人的灵力,早就突破到了脉动境,但叶不尘没有这样做。

    他始终觉得吸收太多别人的灵力会导致根基不稳,对日后更高的突破增加了风险。

    所以这段时间他拼命的压缩灵根内的灵力,这些灵力是由一个个浑圆的光点组成,细微无比。

    原本膨胀浮躁的灵力像皮球那么大,硬生生的被他给压缩成芝麻那么大。期间所带来的痛苦更是常人无法忍受。

    而且每当他有时间的时候,都会去北冥海域,与那些实力强大的海兽战斗,以此增加自己的**能力以及实战经验。

    与海兽战斗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能快速消耗从别人那吸收来的灵力,这样有进有出,才能保持平衡。

    呼。

    叶不尘吐出一口气,双眸缓缓睁开,看样子身体已经调整完毕。

    “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压缩灵力了,下次便可以试试突破到脉动境了。”

    削瘦稚嫩的脸庞露出一丝笑容,这也是叶不尘少见的表情。

    十七岁,开脉境九重,这可是一些天资拙劣的人花费半辈子才能修炼到的。要知道,花影楼的那些大汉打手,也才只是开脉境六重,而且越往上越难。

    当初上官氏家族攻打叶家,也是因为他们家族有一些脉动境的高手,但那也是一些老家伙。

    上官氏家族一些资质不错的晚辈,他们都是家族极其看好的人,将来是要继承家业的,但即使是这些人中佼佼者,这个年龄也才是开脉境四五重而已。

    由此可知,此时的叶不尘实力多么强大,只是从来没有显露过而已,即使是街市上的人辱骂他,他也全忍下来了。

    再加上萨博教会了他火拳,要知道,火拳可是三十多级的武技啊,那可是一方王朝势力才有资格修炼的。

    这段时间他也经常琢磨,虽然不像萨博那样能烧塌天穹这么恐怖,但也有所小成。

    吱。

    就在这时,房门发出了响声。

    叶不尘抬头往门口看去,但没有什么紧张的心情,想必来者是谁他已经知道。

    “太乙,你这家伙进我房间怎么老是不敲门。”未见其人。叶不尘便开口道。

    “哈哈哈哈,你不是都知道肯定是我嘛,既然知道是我,那我还敲门干嘛。”从门口走进来一个绿袍少年,同样是有些稚嫩。

    叶不尘从床榻上起身,走到太乙身边,把一只手拍在太乙肩上,显得轻松自在。

    这是他在北冥海域为数不多的朋友,就算在自己落魄的那段时间,他也没有放弃叶不尘这个朋友。

    “咋样,今天来找我,肯定又带了什么好东西吧。”

    “就你叶不尘识货,敢用我的丹药。别人见到我都要绕头走。”

    太乙是北冥海域正统势力的贵族,本应该继承官位的他,却痴迷于炼丹,因此被家族排挤。

    太乙与叶不尘,也可以说是同病相怜,互相珍惜吧。

    在三千世界,炼丹这个行业还没有兴起,因此没有多少人看好太乙。

    童年时太乙练的丹药还弄的一片海域死了不少鱼,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因此谁都怕了太乙的丹药,没人敢再尝试。

    “这是我最新研制出来的,名为莲心丹,可以让一个伤势严重的人迅速愈合。”太乙笑咪咪的说着。

    “你说话就说话,表情怎么那么猥琐啊。”叶不尘看到太乙那副嘴脸,忍不住吐槽一句。

    虽然吐槽太乙,但手还是不忘接过太乙的东西。

    这是一枚蚕豆大小的浑圆丹药,通体赤黑。上面印着莲花状的纹络,莲花散发着光泽,显得颇有生气。

    “话先说在前面,我还没实验过,你是第一个尝试的,有没有治愈伤的功效我也不能打保票。”太乙提醒道。

    “没事,你做的东西,我信的过。”

    叶不尘把莲心丹收进衣内,他相信太乙的能力,虽然现在用不着,可这世道太乱,指不定哪天又被打成重伤了。

    看到叶不尘如此相信自己,太乙特别满足,他就是想要这种感觉。他希望别人认可他的丹药。

    叶不尘伸头看看外面,此时已经漆黑一片,显然已经进入夜晚。

    “太乙兄弟,晚上我还要帮花影楼干活。恐怕没办法再陪你唠嗑了。”

    “没事,你去忙吧。那我先回去了。”

    一番交流后,太乙从后院走出,回到自己的府邸。

    其实太乙进出过花影楼很多次,石娘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多管。

    灯火通明的花影楼,此时客人已经爆满。

    女人身上的胭脂味道弥漫在每一处角落,叶不尘低调的从后院走来。

    他所谓的陪客其实就是给客人端菜倒酒,而且花影楼又没有女客人。

    三层楼阁,热闹无比。叶不尘端着盘子走在过道上,看了一眼大厅最中心的那个方形石台。

    这个方形石台是专门为雪姬准备的,但现在上面还没有人,想必雪姬的出场是作为压轴戏。

    就当叶不尘经过一个角落时,一个身材火辣的女子突然从后面搂住了他的腰,叶不尘顿时觉得后背有两处巨大柔软。

    此人正是趣火,花影楼的二姐。趣火身着红色裙袍,露出细长**,一直到股间。

    由于距离如此之近,叶不尘感觉她身上有一股香气,吸入鼻中,会感觉有些酥麻,让人精神恍惚,失去自我。

    “坏弟弟,上次你居然敢偷窥姐姐,姐姐现在来找你玩耍了。”趣火双手环着叶不尘的腰,妩媚的俏脸贴在叶不尘的耳边。

    “趣火姐,上次我是无心看到的,你就放过我吧。我还要给客人端菜呢,那几个老头都等不急了,等会要是被石娘看到又要骂我。”叶不尘苦着个脸,可怜兮兮的。

    “不放。除非你亲我一下。”

    叶不尘咽了一口吐沫,对方迷神的体香让叶不尘脑子有些嗡嗡作响。从趣火的嘴中,叶不尘闻到了浓烈的酒气,显然是喝多了。

    叶不尘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过来。让自己亲她一下,这他绝对做不出来啊。

    他的心里一直装着一个人,宛如清晨的阳光,给予他无穷的力量,他不可能做亵渎她地位的事情。

    看到叶不尘有些难为,趣火再次开口:“哈哈,看你身体这么单薄,想必也承受不了那事。姐姐逗你玩呢,走吧。”

    趣火松开双手,放叶不尘走去。

    而叶不尘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处于一种迷迷糊糊的状态,还不清楚她到底想干嘛。

    看到远去的叶不尘,趣火妖媚的双眸扑朔迷离。

    她身子微微倾斜,躺在一根木柱上,此时的她已经是醉酒状态,刚才被几个身份显赫的老头子给灌醉了,她找个借口稍微离开一下。

    走到拐角处刚好看到叶不尘,本来陪几个老头子她已经厌烦无比,但看到这个小弟弟她心里又多了一份乐趣,便来戏弄他一番。

    醉醺醺的趣火躺在一根木柱上,露出白嫩的大腿,引得不少客人围观,但她却视而不见。

    这种客人她见多了,哪个不是为了她的**,她已经恨透了这种贪婪的目光。

    脚跟有些不稳,她便扔掉自己的鞋子,赤着脚丫然后蹲下身子,从裙袍里拿出一只香烟,点了起来。

    本来三千世界是没有烟这种东西的,但是自从位面交汇后,这个玩意就出现了。

    一个身材火辣的妖艳女子,独自蹲在角落抽着香烟,这种场面有着一种另类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