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
    叶不尘注视着眼前的大海,顿时有点向往外面的世界。

    “我自生下来就在北冥海域,十七年从未出去过。若有一天,我希望能和她并肩走出。”

    一声感叹后,叶不尘看看时辰,快要接近黄昏,准备赶回花影楼。

    走在街道上,北冥海域的人看到叶不尘依旧是指指点点。

    他们对叶不尘的印象还是之前那个一无是处,谁都可欺的废物。

    “嘿,听说这个败家子现在住花影楼。”

    “真不知道花影楼要他这种废物干嘛。难怪会愈来愈衰弱,听说上官氏家族正准备对付花影楼呢。”

    “嘿嘿,等上官氏拿下花影楼,雪姬这骚蹄子不知道要被多少个男人骑。”

    几个人面相猥琐,在那里议论纷纷,完全不顾及旁边有人。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叶不尘打着油纸伞,脚步停了下来。

    当听到有人侮辱雪姬时他心里一股怒火莫名的升起,但他还是强忍着,打着油纸伞低下头来一动不动。

    这些人他也认识,也是北冥海域几个家族的人,如果此刻出手,定会给花影楼招惹麻烦。尤其是不想再给雪姬添麻烦。

    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脸上充满了嘲讽之意,走到叶不尘的身边,对他说:“你说这废物在这装什么装呢。我知道你喜欢雪姬,我现在就是当着你的面告诉你,雪姬这贱人……”

    嘭!

    还没等满脸胡子的大汉说完,一记极重的鞭腿横扫而过,大汉犹如炮弹一样暴飞而出,将附近楼阁的墙都给砸烂一个洞。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刚才还辱骂雪姬和叶不尘的人寒毛倒立。

    “他不是连灵根都没开吗?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实力,啊豹可是开脉境六重啊,居然被他一击就打败了。”

    “你赶紧给我闭嘴吧。”

    两个人看到叶不尘展现出来的实力后,都大吃一惊。

    这些都是曾经嘲讽叶不尘的人,是北冥海域其他家族的人,虽然地位没有上官氏和花影楼那么高,但也是人中显贵。

    叶不尘打着油纸伞,从刚才到现在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世态炎凉,很多时候他已经习惯了别人对他的嘲讽。

    但你不能侮辱雪姬,谁都不能。

    将那大汉一脚踢开后,叶不尘撑着油纸伞继续缓缓而行。

    他看着灰暗的天空,眸子中有些哀伤。这般情绪或许跟这里的天气有关。

    “人与人之间为什么总是要这般争斗。如若我不是有诸多奇遇,侥幸踏入开脉境九重,今日恐怕看着别人侮辱雪姬我也无能为力。”

    叶不尘有些感慨,这里的雨就像他的眼泪,永远也不会停。

    他继续向前走,街道上的人对他指指点点,有的骂他败家子,有的骂他混蛋,但他都全当没听见,不再理会。

    回到花影楼后,叶不尘见到众多姐妹都聚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讨论着什么。

    “什么!花花姐要回来了。”

    “花花姐是谁?”一个新来的姑娘不明白怎么回事,俏脸有些疑惑。

    “这你都不知道啊。花花是我们老板娘的表妹。当年她替父从军,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斩杀了不少强者,实力非常强大。老板娘就是请她来帮忙的。”

    “对啊。上官氏家族早就想一统北冥海域了,现在其他家族也都归附了上官氏。我们花影楼是上官氏称霸北冥海域最后的障碍。最近上官氏对我们花影楼蠢蠢欲动,随时都有可能开战。所以石娘才让花花姐来帮忙的。”

    ……

    众人还在议论,叶不尘从旁边走过,朝着一个说的正起劲的姐妹看去。

    这姑娘名为趣火,身材极其饱满,凹凸有致,浓妆艳抹的眸子勾魂摄魄,除了雪姬外,她算是花影楼最带劲的了。

    花影楼楼阁里的通道不是很宽,一群人在那讨论自然会堵住路。叶不尘贴着墙走,而趣火刚好站在离墙比较近的地方。

    所以走过去时,叶不尘难免会跟她有身体接触,顿时一股巨大柔软感传入他的上身。

    下面发生的场面更是不可描述……

    这让他本能的往下看了一眼,透视能力不自觉的开启。

    “粉色的?”

    叶不尘轻声自语一句,本来他以为没有人听到,但还是被趣火收入耳中。趣火继续与众人说花花的事情,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当她还是转身,带着莫名的意味看了叶不尘一眼。浓妆艳抹的眼眸妩媚至极,让叶不尘差点就想当场对不起雪姬了。

    “坏弟弟,你给我等着。”

    两人相距较近,趣火贴在叶不尘耳边轻语一句。

    叶不尘强忍着不再看她,快速穿过人群,扬长而去。

    此时此刻,北冥海域之上,怒涛汹涌澎湃,细雨转变为狂风暴雨,本来就有些晦涩的天空变得更加漆黑。

    这还只是下午,还没到黄昏呢,天就已经黑的看不清远方。

    在那漫无边际的海面上,隐隐看到一个黑点。

    黑点从玄灵大陆方向出来,慢慢接近北冥海域。

    视野拉进,船!原来是一个小船。

    说它是船也是勉强这样称呼它,其实就是六根树木绑在一起。

    这六根树木粗壮无比,但在根处都有一道明显的剑痕,剑痕光滑无比,从树根的一侧到另一侧没有重复砍过的迹象。由此可见用剑之人功力极其深厚,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而且六根树木的剑痕都在同一个位置,树根被砍的深浅也是一致。显然是被同一击所斩断。

    一剑断六木,这般实力就算放眼整个北冥海域,恐怕也找不到第二个。

    在那船上,站着一个身穿赤红耀眼盔甲的人。红色盔甲布满龙纹,散发着淡淡的红色光芒,玄奥奇特,一看就不是寻常之物。

    此人身子站的如铁枪般笔直,双眸炯炯有神,霸气威武气质非凡,宛如上古战神亲临人间。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眼前这人更是雄姿英发……

    英发?咦?

    仔细一瞧,三千发丝飘散后背,赤红盔甲下是一副娇躯,原来这还是个女子!

    “他奶奶的,老子都在这海里待两天了,你们这群混蛋再不快点,老子非把你们全炖了!”

    女子怒吼一声,对着海面甩手一剑。

    嘭!

    这看似随意的一挥,竟引起巨大爆炸,使得方圆几里的水面都不平静。

    在这声爆炸炸响后,令人奇怪的是,这小船的速度居然加快了许多。

    往船下看去,海水之内,原来是几个海王类生物正在拉着这船前进!

    几个海王类,这是要有多恐怖的实力才能驯服它们?而且驯服过后就让它们给自己当船夫拉船?

    “大哥,我们几个一起反抗吧,以我们的实力联起手来绝对能干翻她!”其中一个海王类生物用它们的鱼语交流着。

    “别傻了,这娘们不好惹。我们几个联手只能让她找更大的锅炖我们。”

    “我恨啊!想当年咱们哪个不是叱诧风云,在北冥海域谁敢招惹我们?怎么就碰上这么个恐怖娘们。”

    一个海王类大鱼流着眼泪,一边回忆往日的辉煌一边卖力拉着船,让人看着心疼。

    就在两日前,它们在北冥海域上见到一只小舟。

    上面站的那人虽然看似不凡,但它们几个也是叱诧风云的海怪,平日里别人见到它就跟见阎王似的,所以也没把船上那人当回事。

    本来几个海王类生物还抢着要吃她呢,结果对方仅仅一击,它们就全部落败,其中一个兄弟还被她给炖着吃了。

    它们为了保命,只能任她使唤,做牛做马在所不辞。

    此人正是花花,石娘的表妹。当年她替父从军,踏上无情战场。

    纵使战场上强者如云,但她也能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再看花影楼那边,叶不尘从大厅走过,回到后院。

    比起后院寂寥无人,只有他独自走在悠长的走廊中。

    突然,他看到前方有一个白发紫裙女子向他对面走来,是雪姬。雪姬步伐轻柔,举止优雅,走路时美眸看向外面的花,有一种不可言喻的美。

    走着走着,雪姬停下了脚步。伸出纤细嫩白的玉手,感受着滴落下来的雨珠。

    “北冥海域的雨,永远都不会停吗?”她嘴里轻声自语一句。

    叶不尘缓缓走到她的身边,同样抬头看向外面灰暗的天空。

    两人并肩而站,虽说叶不尘今年才十七,比雪姬小了五岁,但已经比她高出了一个头。

    粗布旧衣,身躯单薄,这就是叶不尘。而旁边的雪姬则是华丽紫裙,就像两人的服饰一样,似乎很不般配。

    两人久久伫立,谁都没有说话,因为叶不尘跟雪姬似乎没有话题可说。

    雪姬不擅言谈,性格冷淡。叶不尘懂她,于是也不开口,就这样静静的站在她身边。

    时间过去很久,雪姬早就注意到叶不尘在她身边,她没有觉得尴尬,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是有一种珍惜眼前时光的感觉。

    她也不知道自己对叶不尘到底是什么感情,她是个有夫之妇,虽然那人曾经伤了她,但毕竟还没有休她,那个人已经离开北冥海域了,但雪姬有种预感,她和他的事情还没有结束,雪姬不想让叶不尘牵扯其中。

    雪姬似乎早就察觉到了叶不尘对她的心意,但她还是一直告诉自己,是把他当弟弟。

    雨势稍缓,两人颇有默契的同时转身,朝不同的方向走去,期间没有打过任何招呼,也没有说过任何话。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但盼风雨来,能留你在此。”

    终于,在雪姬即将走出走廊的时候,叶不尘开口说道。

    听到叶不尘的话,雪姬微微停顿一下,眼眸有些湿润,但终究还是继续走了。

    背影渐行渐远,略微灰暗冰冷的走廊,独留他一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