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透视能力
    别人听不懂,雪姬却能听懂叶不尘这句梦话。

    当初他还是一个孩童时,便喜欢跟着自己,可那时候自己一直把叶不尘当个小孩。不明白他的心思。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

    雪姬冰冷的眼眸此时也有一丝波动,粉唇慢慢说出这几个字。

    叶不尘在梦中遇到了母亲,雪姬,最后画面一转,竟然是来到了一片完全被黑暗包裹的空间。

    这片空间极为诡异神秘。在这里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只有无尽的黑暗。叶不尘有些慌张,大叫一声,却是发现连他自己的声音都听不见。

    突然,在那无尽的黑暗尽头,冒出一丝光亮。

    光亮极为遥远,也极为微弱。但叶不尘确实能发现它的存在。

    就在叶不尘有些疑惑的时候,这光点慢慢的接近叶不尘。

    由于距离拉进,叶不尘终于能看清了,那是一个人。

    是他!银发垂肩的黑袍青年,一双深邃的眼眸如古谭般深不见底,让人看不出他的喜忧,透露出的气势冰冷霸道。

    与此同时,一股黑暗气流朝着叶不尘席卷而来。

    叶不尘越发觉得诡异,当即心头一紧,朝着远方疾跑而去。可那黑暗气流却一直追着他,仿佛誓言将他吞噬殆尽。

    “啊!别靠近我!”

    终于,叶不尘大吼一声,从梦中惊醒过来。

    此时的他竟是直接挺起了身子,脸色煞白,满头大汗,不断的喘着粗气。

    不过当他看到一旁的女子后,原本彷徨不安的心灵仿佛又找到了归宿,有了一丝安稳。

    “雪姬?”

    叶不尘有些不确定,怀疑自己还在做梦。二人虽然以前有一些难以言喻的关系,但那也是以前了。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再这样近距离的待在一起,所以叶不尘有些不敢相信。

    “是我。我从北冥海域把你带回来,你已经在花影楼昏迷了一个星期。”

    与此同时,雪姬玉手一招,让那些下人退下。

    此时的房屋里只有他们二人独自相处。

    “原来是你救了我。原来你真的还没有忘记我们曾经的感情。”

    叶不尘有些激动,用力的掐了一下自己。“疼。原来真的不是做梦。”

    “呵呵。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傻傻的。”

    “好大。”

    就在雪姬说话的时候,叶不尘突然眼眸一亮,表情有些诡异。他好像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怎么了。”雪姬也有些疑惑,然而当她发现叶不尘一直盯着自己的胸部时,脸颊顿时绯红起来,连忙又紧了禁上身衣物。

    “男人果然都是一丘之貉。”

    “没,没。我跟他们不是一路的。我是说你的眼镜好大,很美。里面有山川,有森林,有日月星辰,但是我的眼睛更美,因为我的眼里一直都有你。”叶不尘赶忙解释起来,顺便又瞄了两眼。

    一觉醒来,叶不尘发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变化。

    尤其是这双眼睛,此时竟然能透过衣物看到雪姬的内部。

    他心里也有些疑惑,但想到了之前在北冥海域那个自称“君主”的神秘青年后,这一切又可以解释了。

    那位青年看起来神通广大,想必这也是他给予自己的能力之一吧。

    “油嘴滑舌。”雪姬又轻责了叶不尘一句,但心里却有一丝喜悦。如果是别的男人跟她这样说,她肯定厌恶至极,但这个少年是比自己小了五岁,是自己看着他长大的。

    所以雪姬对叶不尘也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微妙感觉。

    但是雪姬始终告诉自己,她只是把叶不尘当成孩子看待,内心一直抗拒自己对他的感情。

    “石娘已经答应你留在花影楼了。这两头你先继续休息吧,不过身体好了之后要帮花影楼做事,石娘可不会让你在这里白吃白喝。”

    提到石娘,叶不尘原本舒畅的心情顿时变得烦躁起来。

    这个刁钻刻薄的老板娘,平日里把钱看的比命还重要,而且为人心狠手辣,当初就是她下命令把自己打成重伤的。

    现在还要自己给她干活?以后指不定怎么被她给压榨呢。

    但这也都是气话,自己现在无家可归,不留在花影楼还能去哪呢?而且最重要的,雪姬不是在这嘛!

    雪姬也不管叶不尘心里想什么,此时她伸出自己的玉手摸向叶不尘的脸颊。

    叶不尘看她摸自己脸,本能的向后退了一下。虽说他喜欢雪姬,但还没发展到那种地步啊!

    “别动,我帮你检查。”雪姬稍微解释一下,叶不尘才把脸又凑了上来。

    叶不尘的双眸此时虽然有透视能力,但也没在雪姬身上多看。

    要是放在以前,他肯定会直勾勾的盯着雪姬,但毕竟是差点死过一次的人。心性已经与之前完全不同。

    他至今还记得那个夜晚自己是多么的绝望,多么的痛苦,在冰冷的雨水下,他懊悔自己曾经是多么的混蛋,所以在被人救了后,他下定决心要改过自新。

    透视这种能力,肯定有更大的作用,如果把心思都放在了女色上,那跟曾经的自己又有什么不同?

    雪姬玉手伸出,调动自己的灵力,顿时她的手上冒出一些紫色光点。这是修炼者特有的现象。

    不过叶不尘也能看出来,雪姬的紫色光点虽然比平常修炼者更多,更浓密,但跟之前那个黑袍青年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完全不是一个次元的。

    要知道,那个黑袍青年可是能释放出庞大的黑暗气流啊!那般规模,岂是这几个紫色光点能比的。

    玉手抚摸着叶不尘的脸颊,让他觉得脸上有一股柔软。

    叶不尘的双眸停在雪姬的手上,雪姬的手纤细修长,没有平常女人的肉呼,反而是有一种骨感。

    突然,叶不尘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虽然从外表上看,雪姬的玉手白嫩漂亮,没有一丝岁月的摧残,但此时的叶不尘拥有透视能力,。

    仔细观察,他居然发现雪姬的玉手上有暗伤,而且还是很久之前留下的,平常人不会轻易发现。

    “那段时期,雪姬是跟那个男人在一起,难道是他?”

    推测到了一种可能,叶不尘顿时暴怒起来。

    自己还是个孩童的时候,雪姬就已经有夫君了,二人恩爱无比,但不知道为什么最终没有走下去。

    那时他还听到一些传闻,说经常听到雪姬的住处传来打骂声。那时候叶不尘还小,以为是别人传的谣言,而且雪姬也从来没有提到过夫君的不好,一直都是说她多么爱自己的夫君。

    现在想想,其中必有文章。

    “你的手,怎么回事?”叶不尘开口问了一句。

    “手怎么了?”

    “里面有暗伤,你被人打过?是谁”

    突然被他这样问道,雪姬内心颤抖了一下,仿佛回忆起了往事,但也只是一闪而过,仿佛不想再继续回忆下去。

    “没事。有些无礼的客人弄的,他们已经被花影楼抹杀了。”

    雪姬解释着,不想让叶不尘多管。但脸上些许波动的表情还是让叶不尘看出端倪。

    “以你的实力,在北冥海域谁敢动你。而且还有花影楼这种势力作为后盾。最主要的是,你这伤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是他干的?”

    叶不尘说话时,双眸紧盯着雪姬的眼睛,样子极为认真。

    雪姬自然也知道叶不尘口中的“他”是指谁。那是她曾经的夫君,也是她最爱的男人。

    “岁月变迁,物是人非。往事又何必再提呢。”雪姬的眼眸中透露出一股哀伤。

    “可……”

    就在叶不尘想要继续追问时,雪姬伸出一根手指,当在了叶不尘的嘴前。

    “你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再休养两日就会彻底恢复。好好休息吧,不要再多问了。”

    雪姬的声音很温柔,她是真的在关心叶不尘。

    她的叶不尘的感情非常迷茫,非常纠结。

    她是妙龄少女时,他还只是一个孩童。当初这个小不点就非常顽劣,非常好色,但看到他那个样子,她总是觉得想笑,跟小时候的叶不尘在一起,她是真的很开心。但她一直把他当做孩子看待。

    “好。”

    叶不尘带着一股无奈,简单的只说了这一个字。

    虽然雪姬没有直说,但他断定肯定是她曾经的夫君打的。

    古朴狭小的房间内,二人独处。此时的叶不尘与雪姬都不再说话,两人只是安静的注视着彼此。

    时间过去很久,虽然没有说话,但他们并不觉得尴尬。

    岁月变迁,物是人非。北冥海域的雨从来没有停过,就像叶不尘曾经所说的那样,这是他的眼泪,从来没有停止过哭泣。

    “如果你能生的早点的话,或许会更好。”

    雪姬留下这有着莫名意味的一句话,转身离去。

    坐在床榻上的叶不尘,静静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感慨万千。今天或许去这几年开他们交流最多的一次了吧,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变化的历史,不变的心。浩瀚的世界如万花筒般绚烂,我只是烟火里的一个尘埃吗?渺小到连自己最爱的人都无法保护。”

    叶不尘有点怀疑自己。但转瞬即逝,他已经死过一次,这次他就是为了守护他最重要的东西而活的。

    “浩瀚世界。我定为不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