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自来也的手段
    到了第二天早晨,北冥海域的朦胧细雨依旧下着。灰暗的天空今天多了一丝光彩。

    只见一个头发如雪一样纯白的曼妙女子带着三个人走在岛上的海边。她们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雪姬姐,叶不尘现在到底是死是活啊,你不是说你让花影楼的人留他一命吗,他现在到底在哪啊。”一个绿袍少年脸上透露着焦虑之色,说话有些着急。

    此人名为太乙,与叶不尘同龄。虽说叶不尘曾经为人可恶,但太乙也是他少数的朋友之一,太乙出自北冥海域贵族家庭。但他沉迷与炼药,被父母以及贵族朋友所厌恶,他们认为太乙玷污了贵族的身份,整天沉迷于炼药这种不着边际的事情。

    顺便一提,北冥海域有36座岛屿,虽说他们没有名字,但由于叶不尘所在的这个岛屿位于核心位置,也是最大的岛屿,所以这个岛也被称为北冥岛。

    而这为出落的如此动人的女子,不是雪姬还能有谁?

    雪姬没有回答太乙的话,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但从她的眼神中,也是可以看到一抹不易察觉的担忧。

    自那天晚上叶不尘被花影楼的人群殴已经过去两天,这些年来,她与叶不尘的距离越来越远,那晚本不想再多管闲事,让花影楼的人留他一命已经是对他最大的帮助,可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她的脑海中又不自觉的浮现出当年经常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那个淘气少年。

    想想他昔日的灿烂笑容,再看看他现在眼神中透露的哀伤,雪姬有些感慨。

    于是终于忍不住想要出来找他的冲动,她从扔叶不尘出来的大汉口中得知,叶不尘是被扔在了北冥岛最北边的那处树林里。

    其实就在叶不尘被打的当晚,雪姬就已经出来了,只不过是晚了几个时辰。

    如果当时叶不尘不是一心寻死,而是在树林里乖乖躺着,那肯定能等到雪姬的到来。

    “他受了这么重的伤,到底去哪了呢?”雪姬的心里想着。

    跟随雪姬出来的还有花影楼的两个姐妹,那晚太乙听闻叶不尘身处险境,也急忙出来找她,一行人在这里相遇。

    可是他们已经找了很久,可还是看不到叶不尘的身影,只见得在那树林的地上,有人爬过的痕迹,他们顺着痕迹,一路来到了海边。

    “难道这家伙想不开……”太乙看向大海,脑海中想到了最坏的情形。

    然而就在几人焦虑时,太乙往海上的随意一瞥,却是发现了什么。

    “你们快看,海上那是不是一个人!”太乙大叫。

    听见太乙的声音,雪姬往海上看,发现的确是有一个人漂泊在偌大的海流中。

    当下她也没有犹豫,直接**微微用力,往沙滩上踩了一下,然后整个人如仙子一样轻跃而出,在她的脚底浮现出几十颗白色光点,借住那些光点的支撑,雪姬在大海之上竟然可以不断跳跃。只是她的动作并不影响她的风韵,脚踩水面跃到空中时,紫色长裙飘荡而下,使人忍不住一睹里面的春光。

    没过多少时间,雪姬便来到了那人身边,仔细一看,漂泊在海流中的人正是叶不尘。

    “真的是他。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雪姬看到昏迷的叶不尘,仔细一想便猜测出叶不尘当时的绝望,美眸之中略显哀伤。

    雪姬双手抱着昏迷的叶不尘,又连续几个踩水,终于回到了岸边。

    “灵力化现?这可是要达到脉动境的人才能施展出的啊!雪姬姐修为已经这么高了吗?”太乙看到雪姬能在海上移动忍不住大惊。

    所谓灵力化现,正是修炼者达到脉灵境的凭证。原本开脉境虽然能凝聚灵力,使之浮现出来,但也是缥缈虚幻的东西,只能加强人的肉身。而脉灵境凝聚出来的灵力则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可以接触到物体。

    只是想不到雪姬年纪轻轻,就已经达到这个境界,要知道花影楼的那些打手,也算是北冥海域数一数二的强者,他们还只是开脉境的六重而已。

    至此,叶不尘算是被雪姬一行人给救了下来。接下来画面微微转移,再看花影楼那边的情况。

    自来也与唐吉诃德家族已经战斗了许久。

    多佛朗明哥是线线果实能力者,而且已经可以恶魔果实觉醒,是海贼世界称霸一方的强者。可此时面对这个名为“自来也”的大叔,他依旧讨不了什么便宜。

    “五色线!”

    明哥大吼一声,五指向自来也猛的一挥,只见五道蕴含着极强威力的能量链条向自来也劈斩而去。

    面对着如此强劲的一击,自来也没有选择与他硬碰硬,而是双脚猛的跺第,一跃而起躲过了那股能量链条。

    双方的战斗已经从花影楼打到了外面街市,此时的花影楼已经残破不堪,再也没有往日那种繁华。

    躲过了攻击后自来也立马使用隐藏在了房屋之内,但明哥依旧是一种警备状态,他可不认为对方会就这样逃了。

    “夫夫夫夫夫,你打算做什么呢?”

    就在刚才的战斗中,明哥发现对方正面上刚不过自己,但是却使用各种稀奇古怪的能力,这让他很头疼。

    “多重手里剑。”

    果不其然,没过一会后从明哥的背后突然飞出数百只暗器,速度非常之快。

    “这种小把戏你已经用过了!没用的!”明哥怒吼一声,转身手掌一挥,几道线条能量光束朝着手里剑攻击而去。

    仅仅一击,那些手里剑便全部被明哥切割成碎屑。

    手里剑的攻击被化解后,随之出现的是自来也。

    只见自来也如一枚炮弹一样暴冲而来,同时单臂上举,手里捏着大玉螺旋丸。

    自来也的冲击与手里剑的衔接非常连贯,没有给明哥一丝时间犹豫。就在明哥刚刚化解了多重手里剑后,自来也立马从手里剑后面冒了出来。

    看到对方如此凶猛的攻势,唐吉诃德家族的干部也心头一紧,开始为明哥担心起来。

    “少主!”

    “多佛!”

    炸弹人与鼻涕男同时大叫一声,提醒着多佛朗明哥。

    由于刚才手里剑完全吸引了明哥的注意力,所以对于自来也的突然出现才有点大意,很快自来也就手举着大玉螺旋丸冲到了明哥身边,一跃而起,对着多佛朗明哥暴砸而下。

    但明哥身经百战,怎会因此而乱了方寸,当即果断的使用出武装色霸气,不,此时应该称为武装色灵力,因为来到三千世界后,霸气需要转换成灵力才能使用。

    “超击绞鞭!”

    使用出武装色灵力后,明哥腿部像被钢铁覆盖了一样,坚硬无比。右腿像挥舞而出的暴鞭一样,猛的抽去。

    嘭!

    两股攻击正面刚上,发出一股巨大的爆炸声。

    由于之前战斗的动作太大,街市里的人早已经散去,只有花影楼的那些客人以及石娘等人还在一旁继续观察。

    “这种级别的战斗,我们根本参与不了。他们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会出现在北冥海域这种地方!”

    那些看到了自来也与多佛朗明哥战斗的人,精神受到了太大的冲击,在场的多数都还是开脉境,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强者。

    面对这压倒性的实力,就算他们一涌而上,恐怕也会被顷刻间轰成粉末。

    刚才的那一击,明哥的绞鞭占了上风,不仅化解了自来也的强势攻击,还反伤了对方,只见自来也的大玉螺旋丸已经消失不见,而他整个人也倒飞出去。

    噗!

    一口鲜血从自来也口中吐出,此时他已经浑身是伤,衣衫破烂。

    “挡我路的人,只有死这一种结果。”看到落败的自来也,明哥脸上再次露出了阴狠的笑容。

    然而就在他打算给自来也最后一击,送他归西的时候,只见躺在地上的自来也突然嘭的一声化成了烟雾,然后消失不见。

    随之一股声响传来:“想让我死,你这小子还不够份量啊!”

    当明哥注意到的时候,只见街市整个地面都已经充满了粘稠的石油。

    “不好!”明哥心里大惊一声。

    虽然此时他意识到自己已经身处险境,想要采取动作,可为时已晚。

    “忍法。蛤蟆油弹!”

    躲在街市房屋里的自来也双手结印,速度非常之快。然后立马从口中吐出一团巨火,将整个地面点燃。

    嘭!

    猝不及防的巨火以及爆炸,丝毫不差的全部打到了明哥的身上。

    原来早在花影楼战斗一开始的时候,自来也就趁明哥不注意,使用出了影分身,而刚刚手举大玉螺旋丸攻击明哥的正是自来也的一个分身,从手里剑开始,到大玉螺旋丸,这一切都是自来也的祥攻,为他现在这一重量级攻击做准备。

    而地面上的那些石油,也是从他口中吐出来的,这是他的独特能力。

    但还不仅仅如此,当时自来也弄出了两个分身,眼前房屋里的这个也是分身。因为自来也觉得,仅凭目前这个攻击还不足以斩杀对手。

    整个街道冒起了冲天大火,火焰里面发出不断的爆炸声。

    花影楼的那些人看到这般强大的攻击,身体已经被震惊的动弹不得。

    “这种规模的攻击,真不是我等可以想像的。此人的实力,就算是毁了整个北冥岛,怕也不是什么难事。”

    一个花影楼的客人,躲在房屋后面,忍不住大惊。

    而其他人也是纷纷点头,表示认同他说的话。

    “忍法?莫非,他是一个忍者?”石娘喃喃自语,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金发少年的模样,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旋即脸色巨变。

    “他,他也是那位天选之子的同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