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北冥海域下的恐怖存在
    轰隆隆!

    北冥海域,电闪雷鸣,狂风与暴雨掀起了巨大的海浪。叶不尘身处其中,离死亡只差一步。

    按照常理来说,这么大的海浪,叶不尘应该是被席卷在海面才对。可令人奇怪的是,他却一直往海底下沉。

    那北冥海域的海底仿佛是有着一股神秘的吸力,将叶不尘逐渐拉拢过去。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表面上波涛巨浪的狂暴大海,下面却是异常的平静。海里似乎是有着一个极为恐怖的存在,在震慑着北冥海域。令没有生命的大自然都不得不臣服于他。

    咕噜噜。

    海底漆黑一片,偶尔会有一些水流的碰撞,发出这种声响。但也只是“只闻其声,不见其物。”因为你根本就看不见任何东西。

    叶不尘的四肢伸开着,自然下垂。浑身的伤痕若是让人看见,难免会有些心疼。这还只是一个十七岁的稚嫩少年,就算曾经他有再大的过错,上天也不应该就这样结束他的人生。

    俗话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叶不尘已经意识到了曾经的自己是多么的糟糕,可是他已经心如死灰,再也没有了生活下去的勇气和动力。

    “就这样结束了吗?呵呵,这还真是一个糟糕的人生,如果写进书中,我恐怕会是一个典型的败笔吧。不过也只能这样了,尘儿马上就来陪你了,娘”

    叶不尘的意识逐渐消失,在心里想着这些话。

    然而就在这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一股更为浓密的黑暗气流将叶不尘笼罩起来。被包裹后的叶不尘以极快的速度来到了海底的最深处。

    万丈开外,转瞬即到。这种速度,若是在外面让人看见,恐怕又要引起一阵轰动。

    来到海底后,叶不尘躺在地上,包裹着叶不尘的那股黑色气流瞬间扩大为原来的数十倍。此时的黑色气流呈半球状固定在周围,宛如一个巨大的锅盖。

    这里已经是北冥海域的万米之下,海底的水压极为强大,就算是把一个钢铁放在这里也会瞬间爆裂成粉末。可是这本不是固体的黑色气流,却比那货真价实的钢铁还要坚硬,硬生生的将叶不尘所在的空间与外界隔离了起来。

    黑色气流固若金汤,没有一丝的动摇。无尽海流、强大水压对其毫无影响。就连生活在海底的那些奇异生物,在看到这个黑色光圈后,都掉头离开,不敢再有所接近。因为它们心里都知道,在这北冥海域的海底,有着一个极为恐怖的存在。

    万籁俱寂,无尽黑暗。听不到任何声音,看不到任何东西。

    等等!看不到任何东西,那这又是什么?

    本来漆黑一片的海底,却突然出现一个模糊的存在。但由于距离太过遥远,不能辨别它具体是什么。

    这个存在正以不缓不满的速度接近叶不尘。视野拉进,居然是个人的身影!

    这太诡异了,在万米之深的大海之底,怎么会有人的存在?要知道,这里的水压之强,足以让金属爆裂,更何况是人的肉躯。

    而且看他的样子,还是以一种悠然自得的姿态,迈着轻松的步伐走向叶不尘。

    时间慢慢的过去,这个神秘之人也离叶不尘越来越近。

    咕噜噜。

    随着一声水泡的声响,打破了这里的寂静。这人终于来到了黑色气流的边界,原本那奇异古怪的黑色气流对他犹如不存在一样,竟然可以直接穿透。

    到了黑色气流覆盖内的这片空间,此人心神一动,里面的光线变得明亮起来。看到这里,哪里还不明白,这黑色气流肯定就是他施展出来的手段,而刚才也是他出手救了叶不尘。

    只是还不明白他到底是谁?又为什么要救叶不尘。

    由于光线变得明亮起来,也可以彻底看清他的真容。此人青年模样,身躯修长,一袭冷色调的黑袍着于外表,银发垂肩,削瘦的脸庞透露出一股冷峻,如同深潭一般的眼眸,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

    虽说他是青年模样,但从他施展出来的手段可以猜出,此人的年龄又怎会只是青年。三千世界,修炼的境界达到一定地步后,也能保持着年轻的面貌。

    青年目光微微下移,看着已经昏迷的叶不尘,开口轻声道:

    “凤凰经涅槃后才会重生,真正的强者必定会经历各种苦难。面对死亡毫无畏惧,但你的生命现在还不该结束。我的眼光不会错的,到了那一天我会有用到你的时候。”

    话音落下,青年缓缓抬起右手,五指对着叶不尘所在的方向猛的一伸,一股黑暗能量冲向了叶不尘的身体。

    紧接着,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当这股黑色能量融合在叶不尘身体的每个脉络里时,他原本那惨不忍睹的伤口竟然以极快的速度愈合着。

    刚才在花影楼那十个开脉境的大汉对叶不尘可是照死的打,他身上的很多筋骨已经完全断裂,就算是当地有名的医师恐怕都没法将其医治好。但是当这些黑色气流接触到叶不尘的筋骨时,这些筋骨竟然会自动连接,变得完美顺畅。

    叶不尘原本那苍白如死尸的脸色开始有了生气,呼吸也变得稳定下来,此时已完全看不出他之前有被一群大汉暴打过。

    看到叶不尘的身体在快速转好,冷峻青年的脸上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但整个人依旧是冰冷十足,仿佛刚才你敢窥探他的情绪,便会被其瞬间贯穿一切。

    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后,叶不尘苏醒过来。

    “这里是?我不是已经坠入大海了吗,原来就是这个模样。”眸子扫视着四周,叶不尘开口说道。

    令他惊讶的是,自己身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感觉不到一丝的疼痛,也感觉不到一丝的劳累。但他认为这是来到地府后的自然变化,所以那股惊讶也是一闪而过。

    “你还没有死。”

    “你说什么?这里不是地府吗?”一道略微冰冷的声音传入自己的耳中,叶不尘转身,发现了在自己身后还站着一个气质不凡的青年。

    “刚才是我救了你,所以你还没有死。”

    “我还没有死吗?为什么!为什么要救我,我可是已经下定了决心,不想再独活在这个世上了!”知道自己还没有死,叶不尘转为愤怒,站起来咆哮着。

    “我救了你,你反而对我这个态度。年轻人,未免太过狂妄了吧。”黑袍青年眼神微微一动,一股无形之力将叶不尘撞倒在地。

    “我知道你死意已决,再强大的力量你都不惧怕。但想想吧,你还剩下什么?还有什么可以守护的东西?”

    听到黑袍青年的这句话,叶不尘的脑海中仿佛有一道红线穿过,令他恍然大悟。他败光了家业,又连累了自己的母亲,在这世上他已经一无所有。但他好像的确还有些东西可以守护,也应该守护。

    是什么呢?

    叶不尘想到了母亲去世的那天晚上,母亲临死之前对自己说过“我相信有一天你会改变”。当时母亲虽然病痛交加,但还是面露微笑,强撑着最后一口气对他表达自己的心意。

    “娘她不怪我……她不怪我”。想到这里,叶不尘眼眸流出眼泪,痛哭起来。

    虽然自己曾经做错了很多事,但母亲还是相信他会改变,期待着有一天会有个焕然一新的叶不尘。

    除了母亲之外,叶不尘的脑海还浮现出了另外一个人的画面,是雪姬。这个比自己整整大了五岁的女人。

    叶不尘有印象,当自己还是个孩童的时候,雪姬就已经是个出落不俗的少女了。

    雪姬家境贫寒,但节节傲骨,出淤泥而不染。她性格冷淡,不喜欢与人打交道。或许当时她只是把叶不尘当个小孩吧,所以对他特别好,而叶不尘当时虽然还是个富家少爷,但知心朋友只有雪姬一个。

    长大后叶不尘发誓要娶她为妻,但后来发生一些事情,二人不再像以往那样亲近,距离反而越来越远。这一直是叶不尘痛心的地方。

    但不管怎样,叶不尘心里还是挂念着她的。他当年的决心依旧没有改变,他定要娶她为妻。

    可是这些执念刚才他都抛在了脑后,一心寻死,完全没有考虑到。

    “我真是糊涂。”叶不尘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母亲的寄托,雪姬的幸福,这些他都还没有实现,怎么能就这样死了?

    “多谢前辈出手相救,叶不尘感激不尽。刚才我的口气鲁莽了些,的确是我的不对,还望前辈见谅。”

    叶不尘拱手作揖,对着身前这个黑袍青年表达自己的谢意。

    看到叶不尘醒悟过来,青年微微点了下头。看来自己的眼光没有错,他就是自己所要寻找的人。

    “不必感谢。实不相瞒,我救你也是有我自己的目的。”

    “哦?”听到这里,叶不尘眼神微微一变,开始猜测起对方的身份。接着又说:“那敢问前辈的目的又是什么呢?对了,还没请教前辈大名呢。看前辈所施展出来的手段,定然是个高人。”

    就在叶不尘收拾好自己的情绪,仔细打量黑袍青年时,却是大吃一惊!

    对方的身体虚幻缥缈,宛如一个幽魂。他根本就没有真实的**!

    突如其来的发现,让叶不尘心脏急剧跳动,手心冒出了很多冷汗。他开始变得不安起来,这人,到底是谁?

    “你不必紧张。目前我是不会害你的。”

    “那你的意思是以后就会害我,是吗?而且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你到底是谁。”叶不尘的疑惑越来越重。

    看到多次询问自己是谁,黑袍青年沉默不语,脸上依旧是没有丝毫的表情。

    在气氛沉寂了一会后,黑袍青年终于缓缓开口,说出了这个曾经名震整个三千世界的名字:“你可以叫我,君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