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神秘人,萨博
    缓过神来,画面再一次转到花影楼。此时整个花影楼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叶不尘身上,要知道,在这北冥海域没有人不知道叶不尘,他是出了名的败家子。此时此刻所有人都想看他笑话。

    “报告石娘,小的查过了,叶不尘根本没有买牌子,他是偷偷混进来的。”一个腰跨刚刀的青年男子跑进门来,对着一个体态肥硕的女人说着。

    这女人名为石娘,正是花影楼的老板,为人刁钻刻薄,心狠手辣。

    “好啊,你个臭小子,钻空子敢钻到我花影楼来了。来人啊,给我打!”石娘大喝一声,顿时十个大汉从楼阁的各个角落里跳了出来,将叶不尘团团包围。

    这十个大汉都是体格健硕,胸肌暴起,手心处有蓝色光点冒出,而且比起刚才那锦袍青年脚跟处的光点更是深了几分。

    看到这里,在场的人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原来花影楼里还藏了这么多高手,看他们手心冒出的光点数量以及深度,这至少达到了开脉境的六重啊!

    这让刚才对雪姬还抱有强抢念头的人顿时打消了念头,看来这花影楼能在北冥海域屹立这么久而不倒,还是有些底蕴的。

    十个大汉对着叶不尘一涌而上,一顿暴打!本来对付叶不尘这种没有修为的人根本不需要这么强大的阵容,但刚才听石娘的语气这么愤怒,分明是下了必杀令。谁不想讨个功,所以藏在人群中的花影楼高手一下子全都冒了出来。

    叶不尘哪里是他们的对手,尽管他拼命反抗,但还是被打的奄奄一息。

    “哈哈哈哈,你活该啊。”

    “打的好啊,石娘,像他这种人早就该死了。”

    在场没有人怜悯叶不尘,大家对他的印象都是他败光了家业,又害死了自己的娘。都巴不得他早点消失在北冥海域。

    叶不尘被打的不成人样,他已经失去了痛感,此时再多的拳头落在他身上他都感觉不到什么。

    几个呼吸的时间后,叶不尘感觉眼前逐渐变黑,自己的意识正在慢慢消失。

    “娘,尘儿要来见你了。是我对不起你,希望到了那里你能原谅我,再让我做一次你的儿子,我一定会好好孝敬你。”叶不尘心里想着,自己快要死了,但他一点都不觉得害怕,反而是有种解脱的舒畅。

    这一辈子,他已经做人做够了。他悔恨自己的人生,居然会是如此的糟糕。

    就在这些大汉准备下死手的时候,坐在石台左侧贵宾席上的一位青年摸了摸自己的帽子,随即五指内弯呈龙爪状。看样子他是准备出手营救叶不尘。

    这位青年在整个花影楼里显得非常独特,头带黑色大礼帽,穿着不属于这个古老时代的服饰,一头黄色英伦卷发自然蓬松,给人一种英姿飒(sa)爽的印象。

    “萨博,不可以,这样子会暴露我们的身份的。你难道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吗?”就在青年准备出手的时候,他身旁的一个女子按住了他的肩膀。

    听这女子对他的称呼可以知道,这个青年名为萨博。至于她所说的“目的”,便不得而知了。

    如果提到萨博,相信一定有很多人知道他是谁。海贼王世界中革命军的二把手、路飞的哥哥、烧烧果实的拥有者,二十岁出头便能与海军大将“藤虎”一较高下,是一个真正天赋异禀、实力强大的人。萨博本是下位面的人,由于位面交汇,次元屏障破碎,他也来到了这里。

    “克尔拉,可是……”萨博想要辩解着什么,在他看来,人命比任务更重要。

    “可是什么?不准可是。”克尔拉用手揪着萨博的鼻子,用一种强硬的态度堵住了萨博接下来的话。

    就在萨博那边还在犹豫的时候,雪姬突然开口道:“够了,让他走吧。”

    在场的所有人都傻眼了,谁都没想到花影楼那位冰美人今日会主动帮一个男人,而且还是帮叶不尘这个败家子。

    声音落下,雪姬迈开脚步离开石台,身影缓缓消失在了屏障后面。走路期间,她那细白的**露出紫裙之外,令不少在场的男人为之癫狂。

    随着雪姬的离去,大家再次回过神来。刚才雪姬说的那句话声音不大,可却犹如铁一般的命令,让那十位大汉不敢再动叶不尘一下。

    大汉纷纷转头看向石娘,毕竟她才是这里的老板。石娘哀叹一声,随即说道:“算了,今天你小子命大,有雪姬姑娘为你说话。你们都别打了,把他给我扔出花影楼。记得扔远点,免得晦气。”

    听到石娘的命令后,一位大汉单手抓住叶不尘的衣服,将其拎起,从花影楼的后门走了出去。

    “好了好了,是石娘疏忽大意,让这小子混了进来,扫了各位大爷的兴。为了给各位爷赔不是,今日通通半价。姑娘们,赶快招呼客人啊,还愣着干嘛。”石娘也是个精明的人,他知道在场有很多人都想看到叶不尘被打死,可雪姬偏偏要放了他,这难免让很多人生气。那些底层人士她自然不管,可是贵宾席里也有些厉害角色,她并不想招惹他们。所以减个半价来稍微安抚一下他们。

    听到石娘的话后,花影楼的那些女子赶紧又忙着伺候这些客人。大家也都不再管刚才发生的事情,继续饮酒做乐。

    看到叶不尘留了条命,萨博舒了口气。他刚才还打算冒着身份暴露的风险出手帮助叶不尘呢,这下倒好,不用自己麻烦了。

    对于萨博来说,叶不尘只是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少年,但即使这样,他也不想看到有人被群殴而死。

    “这个国度,究竟是怎样的?为什么同样是令我连呼吸都感觉到压抑。”萨博心中这样想着。

    花影楼也有不少眼力劲好的,她们自然发现了萨博不是北冥海域的人,而且萨博的衣着打扮比较奇怪,她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穿衣服的人。

    虽然抱着一些怀疑,但对于她们来说,有银子就行。只当萨博是在其他地方发家致富的公子哥,来她们北冥海域寻点乐子,所以也不再多想。

    花影楼十里外,一个茂密而又漆黑的树林里。中年大汉单身拎着叶不尘来到了这里,将其随手一扔,然后又朝他身上吐了一口吐沫。

    “你个晦气的东西,让老子这么费力。害了你娘又来连累老子?你就在这自生自灭吧。”骂完之后大汉转身离开,要不是雪姬姑娘开口,他也真想打死叶不尘。

    滴、滴、滴

    雨珠拍打在叶不尘的脸上,让本来已经快要失去意识的他又清醒过来。

    “好痛。”

    醒来后叶不尘的第一感觉就是浑身剧痛无比,仿佛自己的筋骨都要断裂开来。

    夜,漆黑的如同那化不开的墨碱。在这片茂密的树林中更是伸手不见五指。

    冷风吹来,叶不尘感觉到一股凉意。原本趴倒在地上的他转了下身子,使身体正仰天空。

    “这里的雨就像是人的眼泪,永远都不会停吗?”看着天空那无尽的黑暗,以及掺杂着冷风掉落下来的雨珠,叶不尘蜷缩着身子发出一声感慨。

    正如他所言,北冥海域的雨从来都没有停过。而这个小岛,也不例外。

    叶不尘感觉到很累,他知道自己被打成了重伤,但他已经失去了重新站起来的信心。

    “我现在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叶不尘喃喃自语,声音小的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他已经失去了他的母亲,这个世界上他唯一的亲人。

    而且曾经自己作恶多端,沦落到如此地步也是恶有恶报。或许真的像所有人希望的那样,自己死了,才是最好的结局。想到这里,叶不尘下定决心,是时候该结束自己的人生了。

    “这里是岛上最北方的那片树林吗?如果是的话,那真的太好了。娘以前说过,生活在海岛上的人,都是大海的儿子。就算死,也至少让我死在海里。”

    叶不尘强忍着身上的剧痛,用双手支撑着地面,一点一点的向北方爬去。因为他知道,只要往北,就一定能最快的到达海岸。

    雨珠淋湿了他的身子,流到伤口上时更是痛上加痛。再加上地面的泥土黏了上来,血、泥、水混杂在他一身,让人看着不由得心酸,这哪里还是一个十七岁少年应有的模样?

    时间对于叶不尘来说过的非常缓慢,他不知道自己这样爬了多久,手掌已经裂开,看上去惨目忍睹,体力也快要耗尽。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支撑到海岸。

    就在他有些怀疑的时候,“滋滋~”一股巨大叫声传入他的耳中,这是北冥海域那些海兽的声音,能听到这个就说明离海岸不远了。

    “到了吗?”叶不尘又自语一句,脸上露出一抹微笑。

    果然,没过一会后叶不尘终于爬出了森林,来到一片沙滩之上,眼前豁然开朗。虽然前面的大海依旧是无穷无尽的黑暗,但对于叶不尘来说,这也比岛内那连呼吸都感到压抑的地方强上百倍。这些年,他已经受够了那些人的冷笑讥讽,那种眼神,他再也不想看到。

    迎着狂风,叶不尘慢慢的爬进了大海,越往前去,水位越深。但他根本不在乎,一直这样往前,脸上还带着一丝微笑,看上去非常诡异。

    到了某个点的时候,他的身子终于被海水完全淹没。叶不尘没有挣扎,任由自己随着海流越漂越远、越沉越深。

    就算此时他回心转意,想要留自己一命,恐怕也无力回天。本来他就被打成重伤,又带着虚弱的身子爬了那么久,早已经体力透支。更何况这北冥海域可是极为狂躁的海域,风浪不断,就算是一个修炼之人掉了进去也不是那么容易上来。更何况是这种状态的叶不尘。

    难道老天注定要让这个十七岁少年就这样死去?这,或许太不公了。但不管怎样,叶不尘的心确确实实已经死了。

    这里的雨,就像是他的眼泪,永远都不会停,永远都不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