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跳动的节奏 第二十七章 赌局(上)
    万鑫溪走进了一条小巷,在小巷的入口处还挂着一张破旧的招牌,上面“五兴汽修厂”五个大字几乎褪色褪的看不清了。

    在外面犹豫了一下,温杰轩还是跟着她走了进去,已经快晚上十点半了,万鑫溪一个女生跑到这样荒郊野外的地方万一出点什么事就不好了。

    顺着小巷进去,只有一条笔直的水泥路,道路的尽头有一扇破烂的铁门,这里就是已经荒废了的五兴汽修厂。

    看着万鑫溪头也不回的走进汽修厂,温杰轩眉头一皱,显然她是不可能住在这里,那么究竟是为什么她要在深夜来这个地方呢?

    从最初的无聊,到现在的好奇,温杰轩想也不想的就跟了上去,在靠近汽修厂大门的时候从里面传来了隐隐约约说话的男声。

    “怎么现在才来?知不知道我们在这里浪费了多少时间?”男人的声音很大,语气中满满的都是不耐烦。

    “晚自习一下课我就来了,你们还要怎么样?”这是万鑫溪的声音。

    “你还上什么课?欠我们多少钱心里不清楚吗?还不赶快来还。”

    “我再重申一遍,不是我欠你们的,是你们耍手段骗来的。”万鑫溪的语气微微颤抖,隔着墙温杰轩都能感觉到她心中的愤怒。

    “愿赌服输,当初是你弟弟非要赌,我们又没有强迫他,自己技不如人输了钱,也能赖我们吗?少废话,这次带了多少钱?今天下午刻意提醒了你,给了你时间筹钱,别告诉老子没有。”

    接下来是短暂的沉默,但是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应该是万鑫溪在拿东西。

    “这是我最后能拿出来的东西了。”

    “什么,就这个破玩意儿?你耍我呢吧?”

    “如果你不要,我也拿不来了其他的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哟,小娘儿们敢这么跟我们星哥说话,脾气挺大啊,真以为我们不敢把你怎么样?”开口的另外一个男人,声音尖锐刺耳,让人听着十分的不舒服。

    “你们别过来,我跟朋友说了11点半不回去她就报警,她知道我去哪儿见什么人了,你们最好老实点。”

    “哼,吓唬我们?我们在这一带混了多久什么人没见过,就凭你也想唬住我们?今天你不把钱都交出来就别想走出这个大门。”第一个粗犷的男人声音又提高了几分。

    温杰轩在外听了他们的对话之后没有过多的犹豫,直接推开虚掩的破旧大门,迈着大步子踏了进来,造成的大动静瞬间吸引了里面所有人的目光。

    温杰轩进来以后才看清,除了万鑫溪和开口说过话的那两个男人之外,在他们的后面还站着四五个流里流气的小混混,在温杰轩进来之后,他们才将那贪婪的目光从万鑫溪身上移开。

    “你是干嘛的?”那名声音尖锐难听的男子章助呵斥道。

    对于温杰轩的现身,万鑫溪感到十分的不可思议,“你怎么会在这里?”

    温杰轩扫了一眼对面的几个男人,如实答道:“我跟着你来的,”随后顿了顿,补充道,“纯粹是无聊加好奇。”

    “看来是认识的,那更好,这女的欠我们钱,还了钱才能走人。”为首的廖星拿出一张欠条,“这是你弟弟亲手写下的欠条,最后的还钱期限也写的很清楚是今天,还想抵赖的话可别怪我去告他哦。”

    “我弟弟才读初中,他什么都不懂,你们靠不齿的手段来骗他,你要是敢胡来的话,我一定会报警抓你们。”万鑫溪渐渐变得激动,廖星手上的欠条是她最忌惮的东西。

    “要报警你早就去报了,还用得着等到现在?实话告诉你吧,我们手里还有你弟弟当天出手打人的视频,我们可是都没有还手哦,你要是报了警我把这两样东西都交出去,恐怕你弟弟想在学校上课就难了,搞不好还要进少管所,啧啧,多可惜啊,那可是省重点初中的尖子班,可惜,太可惜了。”廖星故作遗憾的说道,那副虚伪做作的姿态气的万鑫溪浑身发颤。

    “你还有弟弟?”温杰轩偏头问道。

    “嗯,是我爸爸跟后妈的儿子,今年才读初二。”万鑫溪缓缓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你弟弟怎么会跟他们有关系?”温杰轩看到了地上刚才被廖星丢弃的红色吊坠,材质,工艺和成色都比较普通,难怪这群人看不上。

    “这件事说来话长,但是我很确定我弟弟是被他们耍手段欺骗的。”

    “什么叫被我们骗啊,你自己看看这是不是你弟弟的字迹,当初要死要活的和我们打赌的是不是他本人,现在输了不想给钱就要耍赖啊,当我们傻子吗?反正我们也不怕把事情闹大,你不想给钱我们明天就把欠条和视频交到派出所去,到时候看谁倒霉。”廖星冷笑一声,给身后的几个跟班使了个眼色,抬脚就准备离开。

    “等等,她弟弟跟你们打的什么赌?欠了你们多少钱?”温杰轩出声拦住了廖星几人,不管万鑫溪的弟弟是不是被他们骗,这件事不能被闹大。

    廖星看了一眼温杰轩,不屑地问道:“你是谁?你想帮他们还吗?”

    温杰轩没有说话,只是平静地看着廖星。

    “我弟弟是在上个星期在外面打球的时候认识的他们,刚开始的时候只是在一起组队打球,可是到后来他们的态度非常恶劣,不仅小动作频频,还不停地辱骂对手,我弟弟看不惯,在争执无果之后选择了球技单挑,我弟弟年龄尚小而且心高气傲,认为他们的实力根本不强,只会耍小动作,被他们言语相激还签字立下了赌注,我弟弟一个人分别和他们三个人打,5分定胜负,只要我弟弟能赢了他们其中任何一个就算他赢,赌金有1000元,被他们写成了一张欠条。”万鑫溪一五一十的向温杰轩解释道,“可是没想到他们在打球的时候看起来很弱其实都是装的,他们一直在隐藏实力欺骗其他人,在与我弟弟一对一的时候他们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突然变强了很多,三个人都在两分钟之内赢了,我弟弟他输的很快,对他的打击很大。”

    听到这里温杰轩看向廖星几人的目光变得凌厉起来。

    “输了比赛之后我弟弟意识到是被他们骗了,情急之下动手打了他们,没想到还被他们全程录制了下来,后来我们才知道,他们是附近臭名昭著的一伙混混,平日里游手好闲,总喜欢干这种见不得光的事,看他们轻车熟路的样子,显然不是第一次这样干了。”万鑫溪明亮的眼眸中充斥着对廖星等人的愤怒,在她看来他们就是一群彻头彻尾的大骗子。

    “哼,输了就是输了,你就是说破了天也没有用,等着看你弟弟被退学吧,不过嘛,你要是真的没钱也好说,只要你今晚能陪我们兄弟们一晚……”廖星话只说到一半,他身后的几个小混混顿时露出了猥琐的笑容,从万鑫溪进来开始他们的目光就没少在她的身上游荡。

    “你…无耻!”万鑫溪气的浑身发抖,从小到大一直被哥哥所呵护的她什么时候受过这般侮辱,一时间气的说不出话来。

    “你不是没钱吗?女人没钱可是可以拿其他东西要偿还的哟,这也是你们的优势嘛……”廖星的狗腿子章助继续无耻地说道,丝毫不在意一旁脸色已经变得沉重无比的温杰轩。

    “你们喜欢赌是吧?好,我跟你们赌。”

    廖星等人神色一愣,随即把目光从万鑫溪身上移开,嘴角露出了毫不掩饰的讥讽之色,“小子,想出风头英雄救美啊,得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吧?”

    “你们敢还是不敢?赢了你把欠条和给我,输了我给你2000元,怎么样,敢来吗?”温杰轩语气淡淡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