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校史
    “兆泉,还他一个!”

    童晴羽苦笑一声,拉了拉高容的衣袖,“容容,注意形象。”

    刚才的一幕只是一个过渡,重新回到比赛节奏的场内再次打的火热,徐兆泉一方已依然控制着球权,刘志涛带着球在三分线外徘徊,寻找队友的身影或者自己出手的机会。

    鲁飞利吃了一次亏不会有第二次,他上前贴住刘志涛,不给他任何投篮的机会。

    赵远身小灵活,接住了刘志涛的传球之后巧妙的把陈启甩在了身后,然后自己带球上篮,温杰轩的身子被徐兆泉挡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赵远的花式上篮动作在自己眼前晃悠,球擦着篮板掉入了篮筐。

    赵远得分,比分变成了3:3。

    比分被扳平对温杰轩这一组人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对方已经连得了三分,正是他们攻势如潮的时候,如果自己这边不能有效的防住他们一次进攻的话,那很有可能被他们连续得分,反超比分拿下这场比赛。

    尽管温杰轩心里知道这一点,可是他看的出来,自己这边无论是陈启还是鲁飞利,都跟对面的刘志涛赵远比起来还差了那么一点,所以在防守上才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温杰轩在准备防守的同时无意间瞟见了场边的童晴羽和高容,不过他似乎看见了童晴羽眼中的一抹焦急与期待。

    温杰轩使劲眨眨眼,不会是我眼花了吧。

    这边刘志涛拿球之后快速传给赵远,赵远的快速跑位果然不是盖得,陈启再次被他甩开,拿球之后的赵远没有过多的犹豫,选择了在罚球线附近起跳投篮。

    陈启见自己要去封盖已经来不及了,索性直接跑到篮下等着抢这个篮板球。

    投篮打在了篮板上弹了下来,早已恭候多时的陈启稳稳地抢下篮板球,一把传给了外线的鲁飞利。

    转换球权!

    温杰轩稍稍舒了一口气,还好赵远没有投进,否则很有可能这场比赛就结束了。

    接球之后的鲁飞利反应也很迅速,见赵远在投篮之后还没有上去防守的意思,迅速又回传给了篮下的陈启,陈启接球刚准备出手,徐兆泉猛地闪现到他的身侧,虽说陈启具有一定的身高优势,可是徐兆泉的弹跳能力也是不俗,将陈启准备上篮的篮球直接盖掉,化解了这次对方的快攻。

    还来不及众人有什么惊叹,徐兆泉朝着飞落的篮球扑去,这个球并没有飞出场外,只要还能抢到他就有信心能直接结束这场比赛。

    不过温杰轩可不会让他这么轻易的就得逞,同样以极快的速度朝篮球奔去,同时赶来的还有外线附近的鲁飞利和刘志涛。

    短短一瞬间,四个人就向着那个孤零零的篮球飞奔而去。

    最先赶到的是刘志涛,可是他的手刚碰到球,鲁飞利伸出他的快手,将球拍向了温杰轩所在的位置。

    徐兆泉想要去拦截可是却晚了一步,温杰轩毫不客气的将球收下,而他也不啰嗦,接球就出手,在以底线45度角的位置中投。

    篮球如炮弹一般精准,路线仿佛被计算过一般,全场似乎只能听见“唰”的一声清脆的响声,空蓝入网的声音对温杰轩来说是最悦耳的音符。

    温杰轩得分,比分4:3。

    只差一球。

    场边又送来了欢呼声,童晴羽稍稍松了口气,看着场内的温杰轩,低语道:“我还以为你不会投篮了呢。”

    可是正当温杰轩要发动最后的总攻的时候,裤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顿时一股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

    再看看时间,我去,已经6点多了,屏幕上来电显示的不是自己的老妈还能是谁,赶紧冲着准备继续的众人赔笑道:“对不起啊,我还有事,我先走了,你们慢慢打。”

    说完也不等众人有什么反应,直接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这……这算什么?”童晴羽刚浮现出来的笑意就僵住了,不解地望着高容道。

    “我不管,温杰轩跑了就当他弃权,打赌你输了。”

    “不是吧……”

    小心翼翼地开了家门,温杰轩探出脑袋向客厅搜索了一遍,看见一个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眉宇间透着内敛的威严与沉稳,颇有领导的风范。

    “爸,我回来了。”

    温文鼎看了一眼满身臭汗的儿子,说道:“报个道报了一下午,你可以啊,如果不是你妈给你打电话,你都不知道回来是吧。”

    温杰轩讪笑两声,飞快的跑进来卫生间简单的洗洗脸。

    韩英端着几盘菜从厨房里走出来,“快来吃饭了,把你身上的汗都擦擦,每次都这样。”

    饭桌上温杰轩老老实实地吃着饭,温文鼎忽然开口问道:“你报名校队了?”

    “嗯。”

    “有信心吗?你们高二有上千人,能进校队的就那么几个。”

    “放心吧,没问题的,省队的人我都见过,我不会有压力的。”温杰轩微笑着说道。

    “臭小子,大话不是这么说的,人外有人你知不知道,你们沥青高中前几年虽然几次都挤进了全省高中联赛的八强,可是没有一次进军过决赛,更不用说代表省参加分区地区的比赛了,全国比赛更不用提,你知道是为什么吗?”温文鼎平静地看着儿子。

    “为什么?”温杰轩也对温文鼎的话来了兴趣,沥青高中的历史他也知道,不过之前他并没有过多的在意。

    “你查阅往年的比赛记录你就明白,在省内的市区预选赛里,沥青在面对同地区的其他学校,比分几乎都是大比分领先碾压对手,早早的在第三节就进入垃圾时间,这其中的对手就包括同样是体育强校的十三中和凌华实验中学,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你们沥青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面对强队他们也有能力赢下比赛。”

    温杰轩仔细地听着,关于以前的比赛史,他还真没有怎么去在意。

    “可是到了市区预选赛之后呢,在全省联赛里面对其他市区的强队他们就显得没那么轻松了,好几场比赛都是苦战,从比分你就可以看出来,每一场胜利都来之不易,双方分差咬的很紧。所以仅仅只是八强,就是他们的极限。在省内都打的那么艰苦,更何况分区和全国,这其中的困难可想而知。”

    温杰轩若有所思,要说沥青的实力强吗?当然强,不然怎么会年年都进全省八强,可是相比与那些更强的学校呢,沥青也只不过是他们眼中稍微好一点的对手罢了,无论沥青在面对其他学校时多么的无敌,在他们面前还是没有战胜的可能。

    “所以,你之前遇到的对手只能说明过去,以后会有怎样的人出现你猜不到,体育竞技就是如此,没有永远的不败,只有无限的可能,任何人都可能问鼎那最高的荣誉,要的只是一个契机。而那些强者的存在,才使得我们有追求的目标,如果你只是满足于现状就认为自己没有对手的话,那么你就没有办法再前进了,你懂了没有?”温文鼎语重心长地说着,目光时不时地看看有些发愣的温杰轩。

    “哎呀,你们吃饭还那么多话,赶紧吃。”一旁的韩英见这父子俩说起话来就没完没了,实在是看不下去。

    温杰轩听了温文鼎的话之后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微微点头,“我知道了。”

    就在温杰轩被温文鼎教育的同时,没有了温杰轩的存在徐兆泉那队很轻易的就翻盘取胜,所以无论怎么说都是高容打赌赢了,“晴羽,你说我要你干什么呢?”

    “随你便,不过前提是我能做到的。”童晴羽心里的那个气啊,本来形势是大好的,就因为温杰轩的无故弃权导致自己打赌输了,看明天自己到学校之后怎么收拾他。

    “好啊,你肯定能做的,说不定,你还会感谢我呢?”高容笑的十分狡黠。

    “什么?”

    “我要你……给温杰轩表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