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栽赃陷害!
    “你胡说八道!小姐首饰盒子里就那几样东西,怎么会有多余的首饰,分明是栽赃陷……”

    “啪”的一声脆响,王婆婆收起了巴掌,眼中带着一丝不屑,“将军夫人面前也敢大吼大叫,还有没有半点规矩了?”

    春秋的脸上顿时一片火辣辣的疼痛,安流烟狠狠瞪了一眼王婆婆,吓得她不由后退两步,王婆婆觉得五小姐看自己的目光恨不

    得活剥了自己似的!

    “是非曲直,搜了就知道了。”

    安氏扬手就要指挥人去搜查,安流烟忽然站起身来,眼中带着一丝坚决,“若是搜不出来,母亲该如何处置?”

    安氏脸色一变,旋即却认定安流烟这模样不过是假装镇定,“流烟这是何意?”

    安流烟笑了笑,指着一旁的王婆婆道:“母亲和王婆婆笃定女儿这里有赃物,就好像自己亲手放过来似的。”

    安氏闻言脸色登时一变,呵斥道:“你胡说什么!我不过是为了找到那贼子而已。”

    安流烟却毫不畏惧与安氏目光相对,脸上甚至带着笑意,“王婆婆打了春秋一巴掌,女儿疼在心里还不曾说什么。

    不过是猜测了一番,母亲又何须这般着急?

    女儿别无他求,只是若是搜不出这所谓的首饰,只要王婆婆向春秋赔礼道歉而已。父亲朝堂叱咤,能否给女儿做个见证?”

    安善一旁缄默不语,这个女儿他看不懂,有阿蓝的三分样貌,可是却没有她的半点娴静温和,只是不知为何最后他还是点了点

    头。

    安氏却觉得安流烟是小题大做,用将军威胁她?

    可是若真是没有的话,她何不就此提出个更大的要求?

    分明是心虚了,却又想最后补救一下。

    “好,檀薇你带人去找那……”

    “母亲,女儿有个不情之请。”

    安流烟打断了安氏的话,不管安氏脸色变化道:“不如女儿也随着一起去,省得她们有什么不知道的地方。”

    安流烟意思很明确,她一清二白没有做什么亏心事,但是保不齐这搜查的人手脚不干净把什么东西落在流烟院里,到时候她是

    八张嘴都说不清楚的。

    安氏闻言心中一恼,只是她看檀薇神色笃定,也不在乎安流烟这点要求了。

    安善并没有随着她们进去,甚至于去了的人不过七个人而已。

    安流烟,安氏,王婆婆,云婆婆,檀薇,春秋以及拿着首饰盒子钥匙的冬蜜。

    冬蜜打开了首饰盒子,里面的首饰一览无余,一只翡翠玉镯是当初老夫人赏的,一只枝叶翠绿的柳枝,还有几件朱钗步摇,却

    都是不起眼的。

    “咦,这是?”王婆婆指着那柳枝,一脸的疑惑。

    安流烟轻轻瞥了一眼房梁,垂眸道:“是当初太师赏赐的柳簪。”

    安氏眼中闪过一丝鄙夷?

    “夫人,奴婢看见五小姐是把那首饰藏在那里了。”

    檀薇指着临窗榻上的一个梅瓶,王婆婆见状连忙上前,生怕安流烟把那里面的“首饰”弄没了似的。

    安流烟笑了笑,看着窗外的灯火通明,分明是不愿意说话的模样。

    春秋捂着脸,看着檀薇的目光没了半点热度。

    唯独檀薇,目光中带着热烈,很是紧张似的。

    梅瓶上插着几枝竹枝,王婆婆不管不顾伸手就往瓶口里去,她人比较胖,手也是肥肥的,刚巧卡在了那里不上不下。

    安流烟见状微微一笑,神色中带着几丝紧张,“王婆婆你可当心些,可别弄坏了这梅瓶。”

    王婆婆看她这般紧张,明白这里果然有猫腻,捋了袖子就往下摸,手指碰到一点尖锐的东西,王婆婆顿时笑了起来,“夫人,奴

    婢摸……啊!”

    一声惨叫响彻了流烟院,王婆婆想要缩手,可是胳膊却恰恰卡在了那瓶口!

    “王婆婆,你这是怎么了,难道被簪子咬了一口?”

    说到“簪子”的时候,安流烟语气特意加重了几分。

    王婆婆脸色惨白,只觉得手背上又是被咬了好几口,“蝎……”她脸若金纸,安氏见她这般着急,“还不快救王婆婆?”

    云婆婆立马瞧了安流烟一眼,但见她神色中带着几分冷漠,连忙喊道:“快去厨房里拿油来。”

    流烟院中并没有小厨房,安氏左等右等并不见人过来,又见王婆婆在那里哭喊连天,指着云婆婆道:“给我砸了这梅瓶!”

    云婆婆顿时为难了,要救王婆婆最快的方法便是砸了这梅瓶,

    但是五小姐适才还特意吩咐不要弄坏了这梅瓶。

    那可不止是告诫王婆婆,还有连带着警示自己呀!

    云婆婆犹豫了,王婆婆可一点没犹豫,她只觉得整个胳膊都被咬断了似的,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就把那梅瓶狠狠往榻上一掼,登

    时解放了她的右手。

    梅瓶顿时粉身碎骨,只是那梅瓶的碎瓷却并不饶人,立竿见影在她胳膊上划了几个口子。

    王婆婆的胳膊鲜血淋漓,几乎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在了她胳膊上,只有安流烟注意到一只蝎子飞一般地从梅瓶那里爬走了。

    “不知道那首饰在何处?”

    略带些冰凉的声音引得众人都看向了临窗的美人榻上,碎瓷散落了一榻,几茎竹枝也散落在那里,却没有半点首饰的影子。

    安氏顿时脸色一黑,狠狠地看向了檀薇,“檀薇,你不是说五小姐把首饰藏在梅瓶里了吗?”

    檀薇瞪大了眼睛看着那梅瓶,眼中满是不能置信。

    睡觉前,她明明趁着五小姐不注意把那首饰包着放到了梅瓶里的,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了呢?

    “奴,奴婢……”

    檀薇结结巴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安流烟脸色温和,带着柔柔的笑意,似乎那冰凉的声音并不是自己的一般,“母亲,不如再搜查一下别处,许是这丫头记错了呢

    。”

    檀薇闻言竟是同意道:“是呀,是,夫人,一定是五小姐把那首饰放到了别……”

    “住口!”

    安氏脸色转为酱红,眼中带着几分冰渣子,“再胡说八道诬陷五小姐,看我不家法伺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