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太师能否举手之劳,把流烟送回去
    “自然是哪里来的回哪里凉快去了。”

    他说的轻飘飘的,安流烟的心慢慢安稳下来。也罢,今晚安氏和安善两路夹击,自己能躲过去已然不错了。

    日后再带哥哥他来便是了,想来经过今夜这事,安氏对这冰雪苑怕是恨之入骨,也不再会这般看守严谨了。

    “多谢太师,只是不知太师能否举手之劳,也把流烟送回去?”

    “噢?”

    司南炎微微挑了挑眉,脸上带着几分笑意。

    安流烟心猛地一跳,近在咫尺,她看不到对方的神色,可是从那语气里却听出几分异样……

    锦衣卫的手段她前世曾经听宇文夜说过的,能让活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也能让死人开口。

    “太师玩笑了,流烟本就是将军府的人,还能被太师送去哪里。”

    归根到底,她安流烟到底是将军府的五小姐。

    下巴猛地被捏住,眼前闪着明亮的光,是夜明珠柔和的光芒。

    她看着那近在咫尺的脸,还是忍不住再度惊艳。

    夜明珠的光芒下,司南炎眉眼间更是多了几分妖娆,这让她不禁想起坊间传闻。

    有人说,当今圣上之所以这么宠信这位太师,便是因为这一身好皮囊……

    “怎么,可是迷上了本座?”

    安流烟微微一笑,“太师风采,流烟自是折服。”语气连带着神色,都是十二分的诚恳。

    司南炎满意一笑,“倒也是,普天之下,谁人不折服于本座风采之下?”他眉眼间带着一丝睥睨,竟是有帝王一般指点江山的气

    魄。

    安流烟腹诽了一句,面上却是狗腿的笑意。

    两人之间又是一阵沉默,直到最后还是安流烟打破了僵持。

    “太师,时辰不早了,您看您是……”

    司南炎瞥了她一眼,手却还是揽着她的腰,“怎么,小美人这是在下逐客令?”

    安流烟刚要解释,他又道:“本座记得,前段日子,倒是有个人对本座下了逐客令,然后小美人知道他的下场吗?”

    安流烟听云婆婆说了,半个月前兵部侍郎陈道勇因为呵斥太师盘桓兵部衙门,傍晚时分陈氏父子三人齐齐进了东厂,陈府如今

    一片阴气,整日里哭哭啼啼的,吵闹着要告御状。

    “流烟孤陋寡闻,让太师笑话了,只是流烟是想问,太师是不是方便让流烟回去?”

    司南炎闻言紧紧盯着她,良久才露出一丝不解,“小美人这是在邀请本座吗?”

    邀请个屁!

    安流烟几乎忍不住要爆粗口了。

    她下逐客令,他要挟她性命。

    她回流烟院,他竟然说她邀请他?

    他哪个耳朵听到自己邀请他了?

    她明明说的是让,而不是送!

    司南炎看着几乎要炸毛的某人,眼中闪过一丝愉悦。能看到这小丫头炸毛,果真是有益于身心健康。

    “太师听错了,流烟没有……”

    “嘘,小点声。”

    司南炎堵住了她的嘴,食指轻轻地压在她的唇上,“安将军还没走远,万一回来可就糟糕了。”

    竟然用这个要挟她!

    安流烟气得心底里痒痒,偏生眼前的人又是她不能得罪的,她艰难地点了点头,脑袋往后移开了一些,慢慢道:“太师说的是,

    此地不宜久留,流烟还是先行回去为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