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前院后院都遭了贼?
    前院后院都遭了贼?

    这可真是凑巧。

    难怪昨个儿玉琴儿丢了东西,原来安氏是打的这个算盘。

    借着搜寻失物为由来搜查冰雪苑,而搜查之时安倾羽刚好在这里。

    冰雪苑是安善的心头禁忌,安氏到时候一定会把事情捅到安善那里去的,不管是家法伺候还是跪祠堂,她都能给安瑾俞报了仇

    。

    当然,也能把这脏水顺带着泼到自己身上。

    难怪,老夫人提出让安倾羽住在流烟院的时候安氏没有反对,竟是想到了这一步。

    不过,她千算万算却独独没料到冰雪苑里不止安倾羽和她,竟还有个司南炎的存在。

    安流烟转过头,唇瓣却碰到一阵冰凉的柔软。

    “小美人投怀送抱不够,竟还是献上香吻,本座还真是惊喜呢。”

    安流烟这才恍然,自己竟是无意间吻到了那妖孽!她不由耳垂火热,幸好一片黑暗什么司南炎也瞧不出什么。

    “那太师可有奖励?”

    她压低了声音,耳朵却无时无刻不警惕着冰雪苑外的一举一动。

    司南炎似乎不满她的一心二用,揉了揉她的耳朵道:“那本座把从安将军书房里找到的美人图送与小美人可好?”

    书房?

    美人图?

    “那贼子是你?”安流烟惊讶地抬起了头,却正好对上了司南炎那无边深邃的丹凤眼眸,那眼角蜿蜒了一片的曼珠沙华似乎燃烧

    着一般。

    “自然是本座了。”司南炎唇角慢慢勾起,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仿佛做贼子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一般。

    屋外,脚步声越发沉重,火把一点点靠近这主屋。

    “仔细搜查,别漏下哪里,让贼子逃脱了。”安氏的声音中透着如安善一般的严肃,安流烟刚想要开口,身子一轻却被司南炎带

    离了地面。

    “我哥哥他……”她轻声道,耳朵却被司南炎咬住了,“再来一下,本座倒是可以施以援手。”

    登徒子!

    坐在横梁上,眼看着那火把越发清晰,安流烟心里一横,闭着眼睛靠近了他,只是……唇瓣一凉。

    她蓦然睁开了眼睛,却见司南炎摇着头,自己的唇瓣吻着的却是他的手指。

    地上,一道身影掠过,一瞬间便消失无踪了。

    安流烟这才放下心来,而持着火把的家丁已经推开了陈旧的门,顿时屋子里灯火通明。

    安善和安氏先后进来,神色却并不一致。

    安流烟居高临下,又恰好躲藏在视觉死角中,堪堪把两人神色看得一清二楚。

    安善的目光复杂而深沉,似乎还带着一丝愧色。

    而安氏则简单的多,是熊熊烈火般的狠毒,恨不得将这冰雪苑燃烧的一丝不剩似的。

    “老爷,夫人,没人。”

    “将军,没人。”

    “夫人,没人。”

    “……”

    安氏的眼中满是不能置信,“怎么可……你们好好搜搜,可别落下哪里让贼子藏匿了起来。”

    她小心翼翼看了眼安善,却见他冷哼了一声,负手走了出去。

    很快,冰雪苑恢复了平静。

    安流烟想要下去,奈何自己被某人抱在怀里,半晌只折腾下去许多灰尘。

    “你把他怎么样了?”她没指名点姓,司南炎却也知道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