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流烟怎么会摔着呢
    檀薇很快就抱着被子过来了,安流烟看她小脸粉扑扑的,比刚入府的时候丰腴了几分,不由笑道:“到底是将军府的风水养人

    ,看我们檀薇都清秀佳人了。”

    檀薇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羞红了脸道:“五小姐拿奴婢取笑了。”

    安流烟闻言眯了眯眼睛,支着下巴道:“檀薇,我要是放你出府,你可有去处?”

    檀薇正要剪烛花,听到安流烟这话,顿时跪倒在那里,“五小姐,奴婢做错了事,奴婢会改,五小姐您不要赶奴婢走呀!”

    安流烟连忙把她拉起来,脸上露出一丝无奈,“傻丫头,我总是要嫁人的,总不能耽误你的前程吧?”

    檀薇紧吊着的心松了一下,良久才慢慢道:“不会的,奴婢愿意伺候五小姐一辈……”她话没说完,只觉得眼前腰眼上一痛,整

    个人已经趴在了床沿上。

    “你伺候了我上辈子,我没齿难忘。”指尖的金针闪烁着点点光芒,安流烟看着彻底昏了过去的人,眼底闪过一丝冷意。

    院门咯吱一响,安倾羽轻轻地探出头,然后迈出了脚,半晌却没有动静。

    “去看娘亲,该走哪条路呢?”

    他着急踱来踱去,往左走了两步却又掉过头来往回走了两步,半刻钟过去了,安倾羽依旧原地踏步,安流烟看不下去了。

    “往右走。”

    安倾羽大喜,顿时感谢道:“妹妹你真好,我这就去看馕……”看到安流烟站在自己身前,安倾羽一下子捂住了嘴巴。

    “哥哥要去看谁呢?”安流烟笑意盈盈,月色下脸色更显得皎洁了几分。

    安倾羽挠了挠头,“我睡不着,四处转转,这就回去睡。”可是脚就是不往院门那里挪。

    安流烟轻声笑了笑,“是吗?那真是可惜了,我想去冰雪苑看看娘亲呢。”

    安倾羽眼睛一亮,拉着安流烟的手道:“真的吗?妹妹,我也想娘亲了。”他语气绵绵的,让人根本不忍心拒绝。

    若真是要拦住他,他连流烟院的院门都出不去。安流烟微微笑道:“去是可以去,但是哥哥你要听我的话。”

    既然她拦不住安倾羽的思念之情,又何必为此破坏了他们兄妹间的情谊。前世她最亏欠的两个人,第一个便是安倾羽。

    安倾羽忙不迭地点头,一路都静悄悄的,生怕发出些声音被安流烟赶走似的。

    “安语蝶不是说让哥哥酉时去吗?哥哥怎么去的那么早?”

    安倾羽听闻有些不解,“安语蝶是谁呀?”旋即他又不好意思地笑了,“我想早点看到娘亲。”

    安流烟笑意僵在了嘴角,她不知道安倾羽是真的还是在假装不知道闵冰蓝的死。若是真的倒还好说,若是假装不知,安流烟皱

    了皱眉头。

    “娘亲,一直在天上看着我们。”她轻轻道,语气里是坚决的。不止闵冰蓝,还有她前世未出世的孩子,都在天上看着他们,看

    着她如何报仇雪恨!

    冰雪苑里静悄悄的,没有半点灯火,似乎在无声的述说着她的萧条。

    安流烟正四处打量着,一不留神安倾羽已经溜了进去,安流烟没料到竟是这样,又不能大声呼喊,只是小跑着去找他。

    她刚进去,余光却扫到一道黑影一闪而过。安流烟不禁停下了脚步,里面却传来一阵闷哼声,正是安倾羽。

    月光皎洁,微风略过了窗户纸早已经零碎不堪的门窗。借着穿透过来的月光,安流烟这才看到安倾羽趴在地上,一身狼狈。

    “没摔着哪里吧?”安流烟赶忙把他扶起来,只是她腰还没直起来,耳畔却传来轻微的呼吸声。

    “丫头,你可别摔着,不然本座可是会心疼的。”

    太师!

    安流烟顿时警铃大作,一时不查她竟是被司南炎揽住了腰,而原本她要扶起来的安倾羽趴在地上,似乎沉睡了一般。

    安流烟身体一僵,耳畔的呼吸绵长悠远,让她觉得有小爪子挠着自己的心肝似的,痒痒的,偏生自己抓不得。

    “太师玩笑了,有太师在,流烟怎么会摔着呢?”她看不清司南炎的脸色,只听到他发出呵呵一笑,说不出的清凉薄幸味道。

    两人就这般僵持着,安流烟想挣脱他的束缚,偏生她一动,司南炎就打蛇随棍上似的跟着动一下,把她吃得死死的!

    “怎么,小美人不舒服吗?”长长的指甲捋起了安流烟耳畔的一丝碎发,安流烟只觉得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前世死的时候都二十六岁了,比眼前的人都还要年长些,偏生被他叫什么“小美人”,简直恶俗的她要死。只是人在屋檐下,

    安流烟早就学会了“趋炎附势”。

    “有太师保护着,自然是舒服的。”前世,她绝不会说出这等话来的。因为,即使混账不如宇文恒,也没身边这人这般妖孽!

    司南炎又是轻声一笑,声音比之前愉悦了些,“那便好,小美人舒服了,本座也舒服了。”

    安流烟再度扼腕叹息,她当初就不该招惹这人!

    “太……”安流烟刚开口,忽然又闭上了嘴。外面有人!

    而且,不止是一个人!

    “小美人,你说安将军来捉奸了,本座该怎么办?”

    捉个毛奸!安流烟要咆哮了,安善会来,绝对是因为安语蝶告了状的。

    冰雪苑外,灯火一片。

    “将军,那贼人从书房往后院里跑,跑到这里就不见了踪影。”手持火把的护院指着冰雪苑的门匾,一双眼睛肿满是火光。

    安善一脸凝重,刚想要说话,不远处却又传来一阵叽叽喳喳声。

    “母亲,琴妹妹昨个儿就丢了东西没敢声张,今个儿大姐的东西也丢了,这贼人也太大胆了些,母亲捉到一定要严惩!”

    安语蝶的声音由远及近,她簇拥着的正是安氏安氏。

    “老爷,您怎么也在这里?”安氏一脸惊讶,看着安善身后的十多个护院,不禁问道:“莫非前院也遭了贼子?”

    安善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了冰雪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