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春秋姐姐,这可该怎么办
    安流烟闻言心中一寒,果然这冬蜜有问题。

    她安流烟乃是将军府的嫡女,而在这丫头眼中竟是沦为安语蝶等庶女一流,甚至不如!

    只是她脸上却是一丝羞涩,似乎受宠若惊一般。

    冬蜜眼尖地瞧见安流烟过来,连忙闭嘴,就好像刚才说那话的并不是她一般。

    安流烟犹如得到了宝贝似的小孩子,不能置信地一遍遍翻看着那几件衣裳和首饰,惹得一旁冬蜜翻了翻白眼,心底里暗啐了一

    口:没见识。

    亏得她当初还以为这五小姐是个有主意的,还特意打量了一番,竟是看走眼了。

    一盏茶的工夫后,安流烟似乎有些累了,“冬蜜,你资历最老,负责这些衣裳和首饰,春秋一旁协助。”几句话,却是把冬蜜摆

    在了春秋前面。

    檀薇见状欲要开口,只是看到冬蜜那趾高气扬的模样却是欲言又止。

    倒是春秋,脆生生地应了声是,便和冬蜜一起把这衣裳首饰收拾了起来。

    “五小姐,要摆晚饭了,奴婢要不要把大少爷找回来?”

    安流烟看着外面的天色,又瞧了檀薇一眼,“让春……不用,我自己去找便是了。”

    她忽然改口,一旁伺候的檀薇欲言又止,最后只是沉声应道:“是。”

    “五小姐和大少爷感情真好。”

    指挥着春秋把衣裳首饰归拢到箱子和首饰盒里,冬蜜施施然地坐了下来,眼底透着些不屑,表情却是劝慰道:“檀薇你也别生气

    ,毕竟大少爷可是五小姐的心头宝,五小姐紧张了些也是人之常情。”

    她这话里分明是说五小姐并不信任自己,檀薇闻言猛地站起身来,看向冬蜜的目光带着尖锐,冬蜜面不改色。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冬蜜微微笑了,“我们是替主子办事的,自然是一切都听主子的。”

    “主……主要是五小姐这样子太累了。”

    看到春秋走了过来,檀薇连忙改口,神色中也带着一丝担忧,“春秋,你说呢?”自从被提为一等丫环,那“姐姐”二字就消失不

    见了。

    春秋对此不过苦涩一笑,听檀薇问及,“小姐怎么了?”她目光落在了冬蜜身上,很快便挪开了。

    冬蜜抿了一口茶,状似无意道:“刚才我和檀薇妹妹说咱们五小姐,对大少爷的事总是这么事毕亲为的,也太累了些,毕竟,大

    少爷这儿……”

    冬蜜指了指脑袋,有些遗憾似的叹气道:“是有些问题的。不瞒两位妹妹,姐姐是府里的老人,知道的比你们多了些。大少爷这

    些年过的这么苦,还不就是因为这儿的问题吗?老爷对他视若无睹,你又怎么能指望安氏对一个痴傻好了去?”

    冬蜜比檀薇大了些,却是没有春秋大,这一声姐姐分明是仗势欺人,春秋闻言并没有吱声,只是眉头却越来越皱。尤其是听到

    痴傻这个词的时候,脸色更是一变。

    “五小姐有大少爷这么个累赘,这路将来可是难走的很哟。”冬蜜忧心忡忡的,似乎真的在为安流烟的将来担忧似的。

    檀薇似乎害怕了似的,拉扯着春秋的衣袖,模样中带着几分担忧和恐惧,“春秋姐姐,这可该怎么办?”

    一声姐姐,春秋心微微软了一下,可是旋即却又硬了起来,“小姐有小姐的打算,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听主子安排,为主子办好

    事情,竭力为主子分忧便是了。”眼看着外面已经摆好了菜,安流烟却还未回来,春秋有些担心。

    “我去看看小姐回来了没。”

    待春秋离开,冬蜜啐了一口,瞪了一眼檀薇,“看见没,这才是五小姐的心腹。”

    檀薇想要辩驳,冬蜜却根本不搭理她,自行离开了。

    “你给我老实坐这里!”狠戾的声音传到耳中,安流烟蓦然一惊!

    她没有想到,跟在安倾羽身边的竟然不是紫儿,而是安语蝶!站在假山后面,只见安倾羽坐在草地上,安语蝶捏着锦帕不知道

    在想些什么。

    “我要回去找妹妹,我饿了,你带我回去。”安倾羽想要站起身来,却被安语蝶拦住了,一屁股又蹲在了草地上。

    安倾羽顿时大急,一下子就哭了起来,“你是坏人,我要去找妹妹,找妹妹。”

    真是个傻子,安语蝶啐了一口,眼中闪过一丝不耐,“你再喊,我就把你丢进荷塘里!”

    安倾羽有些害怕,丹凤眼中布满了水泽,看着安语蝶的目光瑟瑟发抖,“我不喊了,你,你送我去找妹妹好不好?”说着,他伸

    手抓住了安语蝶的衣袖。

    安语蝶厌恶似的挣开了他的手,只是想到自己的计划,顿时又变换了脸色,“我也是妹妹呀,大哥哥难道不记得了吗?”

    她原本就在想办法,怎么能鼓动安倾羽再去冰雪苑。

    只是安流烟片刻不离似的,让她连下手的机会都没有,直到小半个时辰前,机会来了。

    她让人拦住了追安倾羽的紫儿,自己则一路小跑跟着安倾羽来到这边。

    “是吗?可是我不认识你。”安倾羽摇了摇头,气得安语蝶只想掐死他,她要是有这么个亲哥哥,肯定会掐死一了百了的。

    只是,眼下,她很快就一脸笑意,“是吗?许是你记错了呢。对了,大哥哥有没有去看娘亲,娘亲说她想你了呢。”

    一听人提到“娘亲”,安倾羽顿时两眼放光,“我也想娘亲了,可是,可是妹妹说她回头会带着我去看娘亲的。”

    安语蝶暗骂了一声,伸手拉着安倾羽站起来,“妹妹是骗你的,她想自己霸占娘亲,不想让娘亲疼你才会这么说的。”

    假山后安流烟心中一动,顿时明白了安语蝶的打算。

    “你骗人,妹妹才不会骗我呢!”推开了安语蝶的手,安倾羽提防似的瞧着安语蝶,似乎看到巫婆一般。

    安语蝶没留意,险些跌倒在地,她好不容易扶着假山站稳,顿时扬起了手,要朝安倾羽挥过去!

    安流烟心一紧,刚想要出去拦她,却见安语蝶手愣在了半空里,脸色也慢慢好转,“我怎么会骗你呢,真的,要不然你明天亥时

    去看看,娘亲那时候肯定在冰雪苑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