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二妹妹未免太放肆了
    “回母亲的话,今天女儿去给老夫人请安的时候,看到哥哥在救一只受伤的雀儿,水桃说那是老夫人养的金丝雀,女儿便自作

    主张带着哥哥一起要去给老夫人请安了。”

    事到如今,安流烟清楚了安氏的算计,却没想到自己的将计就计竟是得到这意外效果,她不由一阵后怕。若是她没有当机立断

    ,那么此时此刻,趴倒在地上的人会不会是哥哥呢?想到这里,安流烟目光冷冽了几分,似乎冰箭一般齐齐射向了安氏。

    很显然,安氏对安流烟的“自作主张”很不满意,安倾羽之所以没出现在冰雪苑,定是安流烟搞的鬼。甚至,就连瑾俞会出现在

    这里,也可能是安流烟使的诡计!

    想到这里安氏一阵激动道:“瑾俞,你赶紧……”

    安轻舞厉声打断了安氏的话,“还不赶紧向爹爹认错!”

    她不清楚母亲的算计,只是事到如今,再去争执任何都没有半分意义了,只会给父亲留下狡辩的印象。甚至于若是瑾俞说错了

    话,那么母亲的这番算计就彻底曝光在众人眼皮子底下了。

    “父亲,这里交由女儿处置便是了。”安轻舞温声道,语气里却是不容置疑的坚持。

    处罚王婆婆她们是后宅之事,安善的确不便插手。

    安善点了点头,只是目光却慢慢落在了安倾羽身上,声音中带着严厉,“你怎么会在这里?”

    安倾羽浑身一抖,想要往安流烟身后躲。

    可是又想起来什么似的,母鸟护雏似的护在了安流烟身前,脸上满是紧张说不出一句话来。

    长袖之下,安流烟双手紧握成拳,慢慢走到了安倾羽身前,柔声道:“哥哥,你不是一直想念父亲吗?怎么见到父亲,又忘了?

    ”

    安倾羽瘪了瘪嘴,委屈地看向安流烟,余光却是不时地扫在安善身上,“妹妹,他,他才不是爹爹呢,爹爹从来不凶羽儿的。”

    意识到安倾羽仍旧是那个痴傻儿后安善脸色越来越阴沉,可是听到最后一句却不由心头一滞。

    安流烟自是没有错过这一幕,只是,她才不相信安善会忽然涌起愧疚之感,然后求她们原谅自己这么多年的忽视。

    他的眼中只有权势,何曾有自己半点影子?

    果然,安善很快收敛了眉目,看着安倾羽的目光带着些复杂,声音却是严肃的,“四处乱跑,惊扰了贵客怎么办?”却分明是在

    指责安流烟。

    安倾羽害怕极了,却还是颤抖着站在安流烟身前,似乎要保护她一般。

    安流烟闻言心中一凉,见到安倾羽这般举动却又是微微一暖,她慢慢走到安善面前,恭敬一礼道:“父亲,这里是后宅,哪来的

    什么贵客?何况,哥哥是将军府的大少爷,难道还不能四处走走了?”

    她一言戳破了安善的话,却是半点情面也没留,简直是放肆至极,却也是合情合理。

    明明是自己的女儿,看到安流烟的目光时安善却有些心虚,竟是不能直视一般。

    “五妹妹,有你这么跟父亲说话的没,还有没有半点规矩了?”

    安语蝶唯恐天下不乱,自是不愿意放过这个机会。安善脸色不好,正是需要一个着火点,她只需要扇上一扇子风,便足够了,“

    父亲,我看……”

    “够了!”

    安善一声暴喝打断了安语蝶的话,他面目顿时严肃冷冽,唬得安语蝶直哆嗦,可安善却也没说出下半句话来。

    安流烟见状心底里冷笑,看着一旁病怏怏欲言又止的安氏更是多了几分讽刺。

    “管好他,否则别怪家规无情!”

    冷冷地抛下这一句,安善扬长离去,倒似有逃离的嫌疑似的。

    老夫人看着那匆忙离去的背影,目光中透着几分通透,最后却是摇了摇头,“还不快去扶夫人去休息?五丫头,刚才的故事讲到

    哪里了,回去继续给我们讲故事。”

    安氏看着安流烟离开,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刚想要开口却被安轻舞制止住,“母亲,小不忍则乱大谋。”

    安轻舞说的意味深长,看向安流烟的目光复杂不明。

    今天的事情本是想趁机除了安倾羽,这样三哥的地位便是十拿九稳了。谁知道,竟会是出现这样的差错,以致于把七弟都搭了

    进去。

    安轻舞摇了摇头,安语蝶却也是猜出了七八分,顿时不屑道:“母亲何必把她放在心上?更何况,她现在身边多了一个傻子而已

    ,总会有犯错的时候,到时候就算老夫人想要保他们,怕也是众怒难平,有心无力。”

    她笑得诡异,安氏闻言不由皱了皱眉头,“语蝶你有什么好主意?”

    安语蝶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冰雪苑,眼中闪过一丝狠毒,“那个傻子可是最挂念他娘了,母亲,您说呢?”

    安氏闻言眼中闪过一丝阴狠,只是很快便消失了。冰雪苑,冰雪苑……

    “这事,你小心处理,回头我定不会亏待了你的。”

    安语蝶心中一喜,脸上一片恭敬,“母亲说笑了,女儿只是看不惯安流烟罢了,这点教训也不过是小惩大诫。再说,流烟院里的

    人若是不用,岂不是白白浪费?”

    安语蝶很快便离开了,安氏看了眼冰雪苑,眼中的狠毒再也不加遮掩。一旁安轻舞视若无睹,只是扫了眼安语蝶离去的方向,“

    二妹妹未免太放肆了。”

    不过就是因为翠艾和从儿没在安流烟那里讨得好处,被云婆婆糊弄了一番,白白折送了些礼物而已。如今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就

    想要处理了安流烟,也太沉不住气了。

    安氏闻言脸色柔和了些,“无妨,有她探路,也不失一步好棋。”

    安轻舞闻言不由皱了皱眉,安流烟的到来,一开始没能如愿的掌控在母亲手中,而且竟还是左右逢源似的,以致于如今二妹妹

    和母亲都有些沉不住气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察觉到安轻舞的心不在焉,安氏爱怜地握住了她的手,“轻舞你放心,就算是拼了母亲这条命,也定要给你谋一个好前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