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大姐你着什么急呀
    王婆婆不过是一句空话而已,转头就扶着安轻舞的手,殷切道:“昨个儿临睡的时候夫人还在说大小姐你身子如何,要不就免

    了今天的早安。看大小姐你又巴巴的来请安,那么孝顺,回头还不得把夫人心疼死?”

    安轻舞但笑不语,松开王婆婆的手带着安流烟三人盈盈一礼,“给母亲请安。”

    此情此景,安流烟不由想起自己前世来给安氏请安的时候,她因为不通晓礼节而被王婆婆挑刺。

    一个上午都跟随着小丫鬟练习行礼,最后王婆婆看着自己行礼,高高在上,趾高气扬道:“夫人说了,五小姐什么时候学会了行

    礼,什么时候再吃饭。”

    她那时候早饭没吃就来请安,一上午的饥肠辘辘最后因为王婆婆这句话而彻底没了希望。

    直到黄昏回去的时候,她已经提不起脚了。

    若不是春秋在一旁搀扶着,她根本就会昏倒在安氏的木槿院。

    想到这些,衣袖下安流烟的手紧握成拳,脸上的笑意却是得体的,礼节也是完美的挑不出半点瑕疵的。

    安氏微微一惊,旋即点了点头,“起来吧。”

    安轻舞和安语蝶都看了眼安流烟,却见她缓缓起身,一举一动之间竟是有说不出的优雅,两人不由面面相觑,却又在对方眼中

    找不出答案。

    “起得那么早,吃过饭了没有?”

    安氏爱怜地看着安轻舞,瞧着女儿并没有不妥这才放下心来。

    “我和大姐都起得晚了些,又不像五妹妹似的吃了早饭才来给母亲请安的,还指望着母亲赏一口吃的呢。”安语蝶说得调皮,惹

    得安氏一笑,连忙吩咐摆饭。

    安流烟却是心底冷笑了一声,安语蝶这是想要一石二鸟。

    一来饿自己一顿,二来却是恶化自己在安氏心中的形象。

    不过,自己根本就不在意那虚无的可怜的形象问题,又岂会在意?

    “琴儿呢,要不要也再吃点?”

    忽然被点名的玉琴儿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站起身来喃喃道:“母亲,不用了,我……我还要回去做女红,就不打扰母亲了。

    ”

    安氏点了点头,玉琴儿如释重负一般行礼离开了。安流烟知道,下一个就轮到自己了。

    果然……

    “流烟你先在这边等会儿,等会儿我带你去正式拜见老夫人。”

    “是,母亲。”

    安流烟双手交叠放在小腹上,微不可察的揉了一揉。

    昨个儿的寿宴上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吃饭的时间那么短,以致于没能够储备足够的粮食,还真是失策。

    饭厅里粥香飘逸,安流烟干脆闭目,权当做打坐了。

    只是安氏这顿早膳,却是用时格外的长,吃了才不过一半,帘子外面就传来王婆婆的声音,“夫人,管事来回话了,说是有紧要

    的事要向您禀告。”

    安氏看了门外一眼,似乎有些不满,安语蝶赶紧道:“母亲先忙着便是了,过会儿由我们自去老夫人那里请安。”

    安氏点了点头,看了眼安轻舞,这才由王婆婆搀扶着去了西偏房处理庶务。

    安氏已经离桌,安轻舞便也放下了筷子,轻轻抿了抿嘴道:“五妹妹,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还是赶些去给老夫人请安吧。”

    安流烟点了点头,心底里却是暗笑:一顿饭用格外长的时间来折磨自己,原来安轻舞却也是知道的。

    还没走进香院的大门,安流烟就听到一阵鸟鸣声传来。

    她倒是想起来了,老夫人是喜爱花鸟的,平日里总是逗弄这些花花袅袅,而最得她意的就是门前的那只春秋鸟。

    只是前世她回府晚了一年,那春秋鸟在老夫人生辰前不知为什么死了。

    而最让安流烟记忆深刻的便是老夫人听到春秋名字的时候,那微妙的神情。

    就算是一块石头,捂了那么多年也热了,何况是那只善解人意的春秋鸟呢?

    那时候她诚惶诚恐的请求老夫人给春秋赐名,却得到的是安语蝶阴阳怪气的嘲弄,“五妹妹未免太不懂规矩了,什么不三不四的

    人竟然也让老夫人费神,还真是个傻子。”

    老夫人一言不发,似乎默认了安语蝶的嘲弄。

    “你这丫头,就算是药膳,可到底也是药呀,你尝尝这味道,整日里吃就知道是什么滋味了。”

    老夫人慢慢饮尽了那药膳,一脸苦涩的表情,分明是在说这药膳太过于苦涩了。

    安流烟站在门口一滞,却见老夫人身旁站着的丫环却有几分眼熟,正是昨日那给她掀帘子的丫头,似乎叫水……她倒是记不清

    了。

    安轻月顽皮地嘟着嘴,“我才不敢抢了祖母的吃食,不然水桃姐姐还不得把我关在门外?”

    老夫人身边的水桃低声笑着。

    安轻舞盈盈一礼,一脸无奈道:“也就你敢抢祖母的东西,越来越没规矩了。”

    却也没过多责怪,倒多是一番长姐风范。

    安轻月眼眸一扬,笑着道:“我又不像大姐会说奉承话。”

    安轻舞脸色一变,却又听安轻月娇笑道:“再说,身边都是说奉承话的人,祖母听得耳朵都生茧子了,难得我这么坦率直言,祖

    母都没说我什么,大姐你着什么急呀!”

    她说的天真活泼,似是不谙世事。

    榻上老夫人闻言更是把安轻月揽进了怀里。

    呵呵笑了起来,直说“顽皮”。

    安轻舞脸上闪过一丝难堪,只是看老夫人神色舒畅,却也不再说什么,脸色好一会儿才转好。

    “五姐姐,你刚身体养好,昨个儿休息的可好?

    要是有什么需要,尽管给祖母说便是,祖母这里好东西可多着呢。”

    安轻月颇有暗示性的给安流烟眨了眨眼,只是却太过明显,清晰地落在了安轻舞、安语蝶眼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