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说什么呢,这么热闹?
    安流烟很早就醒了。

    前世的阴谋算计并没有落到她的身上,这让她上半夜一夜好眠。

    只是后来忽然在梦中梦到了冷宫里宇文恒的冷情绝情,安轻舞端着汤碗站在自己面前,命人给自己灌……

    一下子就坐起来了,安流烟浑身冰凉,只觉得胃里是一阵阵绞痛。

    睁眼看着空无他人的房间,她才慢慢躺下,后半夜似睡似醒,天微微亮便再也睡不着了。

    春秋走到床前的时候,看到睁大了眼睛无声地看着床顶上的雕花杜鹃花纹的安流烟时吓了一跳,“小姐,奴婢伺候您起床吧?”

    安流烟微微点头,任由着春秋和夏水给自己穿衣。

    给她梳头的是檀薇,她向来都是好手艺的,也唯独在梳头一事上,檀薇才没有那胆怯的模样。

    “小姐你头发又黑又密,将来肯定是有福气的。”

    安流烟唇角微微一动,这丫头还真是不会说话,只是看着铜镜里檀薇那满脸带笑的模样,她却又不想说什么。

    安流烟低头去看自己的首饰盒子,却瞥到铜镜里正在收拾床铺的春秋欲言又止的模样。

    似乎想说些什么,可到底却还是没说。

    盒子里只有老夫人昨个儿赏得翡翠玉镯,还有便是太师“赏赐”的柳枝簪。

    安流烟看着那有些蔫了的柳枝出了神,过了一会儿才道:“檀薇,过会儿去打听一下云婆婆什么时候有空。”

    檀薇愣了一下,然后才稍稍用力挽成了发髻,“是,奴婢知道了。”

    看着檀薇出去,春秋上前一步扶起了安流烟。

    有些忧心地说道:“小姐,檀薇还小,有些话不经心,您别在意。”

    这倒是个聪明人儿。她本就是将军府的小姐,有福气至极的、

    说什么将来肯定是有福气的,这话传扬出去,岂不是在说她这个小姐对将军府不满?

    “言者无意闻者有心,不是吗?”安流烟微微一笑,目光扫过了春秋的脸,然后慢慢走了出去。

    她身后,春秋身躯一颤。

    自己劝五小姐别在意,可是首先放在心上的不就是自己吗?

    昨个儿刚入府就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她岂会不明白这将军府的水有多深?

    想到这里,春秋不由心头一寒,连忙追上了安流烟,“奴婢谨记。”

    “好了,我还要去给母亲请安,别整这个脸如临大敌似的,没吓到别人倒是让别人有了提防之心。”

    安氏住的木槿院里还有些静悄悄的,安流烟看着紧闭的院门不由心底一笑。

    安氏这是替她的宝贝女儿出气而给自己来个闭门羹吗?

    “小姐,要不我回去给你拿些点心垫吧垫吧肚子?”

    春秋显得有些忧心,五小姐可是没吃早饭就来给安氏请安的,可是这一等就是小半个时辰,这正是长个子的年龄,怎么受得住

    呢?

    安流烟摇了摇头,既然要做戏那便做足了。

    何况,她那院子里哪来的什么点心?

    春秋刚站回去,远处就传来一阵欢声笑语。来人正是安轻舞、安语蝶和玉琴儿三人。

    安轻月因为前些年一场大病而导致身体虚弱,安氏免了她的早安,也许正是因为此。

    安轻月和安轻舞并不怎么亲近,就算是和安氏,也只是关系一般而已,怎么看都不像是有着血缘关系的母女姐妹。

    安轻舞穿着一身百褶如意流月裙,裙摆上的荷花随着行动犹如在风中摇摆,栩栩如生。

    她上面穿着一件藕丝琵琶衿的上裳,头上的簪子也是一系的荷花簪,更显得整个人亭亭玉立,卓尔不凡了。

    安流烟不由暗赞了一声,看来安轻舞不仅长着仙女般的样貌。

    更是连身体都是神仙一般,昨个儿被扔出去摔了那么一遭竟然一点异样都没有,要不是因为极其熟悉,她定会以为安轻舞练了

    武功呢。

    看到安流烟,她也不过是微微点头,并未言语。

    “哎哟,五妹妹还真是勤快呢,难道忘了昨个儿母亲说了老夫人寿辰大家都有些疲倦,明个儿什么事情都推迟半个时辰的话了?

    ”

    安语蝶清楚的很,这话安氏并没有派人告知安流烟,可是看到安流烟吃了闭门羹她还是忍不住的幸灾乐祸。

    这厢安语蝶话音刚落,木槿院的院门已经被看门婆子打开了,“大小姐真是早,夫人也是刚起床,正在梳洗呢。”院内传来水声

    ,似乎就是为了证实婆子和安语蝶的话似的。

    安语蝶得意地看了安流烟一眼,尾随着安轻舞进了门去,生怕安流烟抢了她的位置似的。

    安流烟脸上露出笑意,昨个儿安轻舞挨了那么一下重摔,不止是伤身更是丢了颜面,安氏如今就开始报复了,还真是睚眦必报

    的性子呢。

    不过也好,不这样,她想要告状还没证据呢……

    安流烟和玉琴儿并排走在后面,却是相顾无语,前面安轻舞和安语蝶低声说着话,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安轻舞回首看了眼安流

    烟,目光中带着疑惑。

    “大表姐,怎么了?”

    玉琴儿不解,大表姐和二表姐为什么老看着五姐的头?

    好像能看出一朵花来似的。

    “没什么。”安轻舞轻轻摇头,又是看了安流烟一眼。

    安语蝶却是抓住了安流烟的把柄似的,软声道:“我就说我没看错吧。”

    说罢又看向安流烟,讽刺般的笑道:“五妹妹怎么没带着太师赏赐的发簪?那可是太师的赏赐,荣耀的很呢。”

    荣耀?

    那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要真是戴着那发簪,怕是安善明天就把她赶出家门了吧?

    一旁安轻舞似乎有些不满安语蝶的大嘴巴,眼神中带着微微的责备,安流烟却知道,这不过是她做给自己看的而已。

    “太师的赏赐,自然要珍而重之的保管好,整日里带着招摇过市,岂不是冒失?”

    一般而言,皇家的赏赐向来都是动不得的,太师如今正是得了圣宠的时候,几乎是业云帝帝的代表,他的赏赐,几乎代表着业

    云帝帝。

    安语蝶被堵得为之一噎,圆润的脸上有些气鼓鼓的,杏眼也狠狠瞪着安流烟,似乎想要瞪出一个洞来。

    “说什么呢,这么热闹?”

    说话的正是安氏身边的王婆婆,王婆婆向来是安氏身边的第一心腹,就连安语蝶也都巴结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