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妨让五妹妹解释解释
    安流烟闻言望去,安氏一脸的内疚,似乎恨不得自己替安流烟跪在这里似的,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虚伪。

    一句话不轻不重的说是自己的过错,可是她又怎么会有错呢?

    主持安府后院的事,和京城的贵妇圈打好交道,教养安善的子女,这样操劳的人简直是劳苦功高了,又怎么会有过错呢?

    安氏果真好算计,自己轻飘飘的一句话,却是奠定了自己的罪名:惹出祸事。自己若是还真得如上世那般单纯无知,怕是连这

    大厅都走不出去吧!

    安流烟低头静默不语,只是看在别人眼里便是“自知有错,认了罪”的模样,安语蝶见状可谓是欣喜若狂,若不是碍于安善和安

    氏在场早就笑出来了。

    想起刚才安流烟拿话噎自己,安语蝶眼珠子骨碌转了一圈,“父亲明鉴,母亲主持府中事宜向来最是辛苦,京城之中无人不知母

    亲严于律己。安流……五妹她本来就没规矩闯了祸,怎么能怨母亲呢?”

    果然,安流烟头低的更低了,越发显得胆小怕事模样。

    安语蝶不屑的讥笑一声,却感觉袖子一紧,却是玉琴儿在扯着自己的衣袖,脸上带着不赞同的神色。

    “胆小鬼。”安语蝶心底里骂道……

    安善目光斜斜瞥了一眼安语蝶,眼眸更是凌冽了几分,看着跪在地上的安流烟不由厉声道:“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

    安流烟突然抬起头来,脸上带着不解与委屈,“父亲和二姐姐一直说女儿闯祸惹了事,可是女儿做错了什么?还望父亲明示。”

    “死到临头还这么嘴硬,要不是你撺掇太师,古公子会被带到……”

    “你给我闭嘴!”安善怒喝打断了安语蝶的话,唬得她腿一软顿时跪倒在地,瑟瑟发抖。

    就知道会拿这件事发难,不敢挑衅太师那个活阎罗,就拿自己开刀?欺软怕硬!

    安流烟心底里不屑,脸上却是装出一副不能置信的模样,“难道父亲也以为女儿是……”

    眼中氤氲着水泽,安流烟倔强的仰着头,“既然父亲已然给流烟定罪,流烟无话可说,还望父亲惩罚!”

    眼见得安流烟竟是自己认罪,安语蝶喜不自胜,只是想起刚才安善的怒喝,她顿时心有余悸不敢再说话,只是眼底分明是幸灾

    乐祸的表情。

    “父亲,五妹妹她……”

    没想到安流烟竟然会自动认错,安轻舞不免有些诧异,想起之前安流烟躲过自己的陷害时,也是这般弱质可怜模样。

    她不由觉得安流烟定有后招,原本想要落井下石却又犹豫了一下,才又道:“五妹妹许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妨让五妹妹解释解

    释?”

    “轻舞说的是,月儿还不去把你五姐姐扶起来?”

    老夫人在安轻月的搀扶下慢慢走了进来,安氏见状不由一愣,站起身来道:“老夫人您劳累了一天了,好好休息便是,这府中事

    情交由我来处理便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