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您说这可如何是好?
    紫檀靠背座椅瞬间消失在大厅内,砰然落地夹带着一声闷哼同时响起。

    长袍无风自动,甚至满室都是那曼珠沙华的味道一般,司南炎缓缓转身,看着额头上鲜血直流的士子不由叹息了一声,“安将军

    ,您这得意门生毁了本座的紫檀木椅,您说这可如何是好?”

    明明是他伤了人,却还这般颠倒黑白诬陷人,安流烟不由想笑,这太师,果真妖孽的可以。

    “恩师,明明是他伤了我,还这般红口白牙诬陷我,还请恩师给……”那青年世子正说着,却是一颗牙齿掉了出来,说话顿时含

    糊不清,一口血水也喷了出来。

    “住口!”低沉的声音喝止了那士子的反驳,安轻舞看见来人只觉得心中顿时有了底气,只是却没力气站起身来。

    安流烟就站在门口,第一眼就看到安善。

    早已过了不惑之年,安善却还是有着年轻时的俊朗,只看他如今眉眼间的模样,便能勾勒出他过往的风采,只是此时的严肃彰

    示了他业国当朝丞相的威严。

    “古公子,本座的座椅可以御赐之物,被你玷污了不说,更可恨的是你竟然还诬陷本座。安将军,人道是世风日下本座还不相信

    ,今日看到安将军高徒竟是这般德行,由不得本座不信呐。”

    安善看着距离自己三步之遥的人,从那张脸上他看不到任何情绪,就好像高高在上的帝王。

    可就算是帝王,高深莫测如业云帝自己也能猜对帝王的心思,而对这个新贵,自己竟是猜不到分毫。

    “那依太师所言,该如何处置古泽?”久居朝堂,安善很清楚谈判的时候自己占据什么位置才最有利。

    “古泽?果真是个好名字,丫头你说呢?”

    又把自己牵扯进来了。

    安流烟抬眸,却迎上了安善那探究的目光,那目光中似乎带着不解,还有镇静。

    这丫头,之前让她说太师找她,让她自己跟她说下,也没有跟他说,只是到底是安家的儿女,谅她也不敢胡说八道的!

    安流烟尚未开口,却是有人说道:“施之广义于人,正大光明于事,不知太师以为何?”

    宇文恒声线温和,与太师的泠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几乎霎时间众人心中已然有了比较高低。

    跟随在宇文恒身后的丫头则是连忙上前搀扶起了安轻舞,她二人虽是从未见过太师,可却也知道这人的恐怖,不仅战场上杀人

    如麻,就连官场上也,前不久刚战场上回来听说这人大摆了好几天宴席,她们俩又马上扶着安轻舞连忙躲在了宇文恒的身边。

    分明是视太师如豺狼虎豹!

    只是安语蝶却还是时不时偷看司南炎一眼,似乎又觊觎他绝世容颜一般。

    “四皇子错矣,奔到倒是觉得应当是施治广义于女人,正大光明于情事才对。都说是红颜祸水,果真如斯,丫头可要保存好本座

    赏得这簪子,要是有损伤,小心你小命。”

    他说的轻描淡写,只是安流烟却觉得蓦然一冷,这簪子……怕是另有玄机。

    “贤妃微恙,本座还要去看望,就先告辞了。”

    说是告辞,他人却是丝毫不动,似乎在瞧着宇文恒的脸色。

    宇文恒闻言却是脸色一变,他早年丧母,正是被贤妃抱养,记在了贤妃名下。如今贤妃身体抱恙,自己却来参加这寿宴而不侍

    奉汤药,可不就是不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