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太师请留步
    安流烟再度伏下身子,动作极为优雅,“回太师的话,流烟不敢。”

    太师闻言唇角微微一勾,笑意却止步于眼角,“是吗?本座还以为五小姐天不怕地不怕呢,原来也有不敢的时候呢。”

    一旁老夫人颤颤巍巍的站在那里,看着那莫名其妙似乎在针对安流烟的太师,也是一头雾水。

    整个大厅里的人似乎都屏住了呼吸,静谧的能清楚的听到太师翘着兰花指玩弄茶盏的声音。

    “还是五小姐嘴上说不敢,其实心中却是恨不得将本座碎尸万段呢?”

    茶盖在他指尖溜溜打转了几圈,伴随着那尾音忽然落在了茶杯上,清脆的碰瓷声几乎引出了众人砰砰直跳的心,包括安轻舞在

    内众人莫不是倒吸了一口气。

    安轻舞眼角忽然露出一丝得意,不管安流烟回答是还是否,依照太师这乖张的脾气,她安流烟今天死定了。

    还以为那次在宴会上太师对安流烟有这不一样的情愫,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

    安流烟抬起了头,对上了那深邃无底的眼眸,声音清越分明,“若是太师以为流烟如此,流烟无话可说,还望太师明鉴。”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既然他太师跟自己玩诡辩术,安流烟不介意奉陪到底。

    她一开始还以为这是自己的错觉,毕竟太师之前还帮助过自己,不至于针对自己。

    可是到了这时候她再糊涂可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自己浪费的。

    虽然不知道为何这太师会和自己过不去,不过安流烟直觉,他并不会杀了自己的。

    “将军,真是好福气。”

    他这话说的没头没脑,安流烟却知道,自己一条小命算是保住了。

    只是,自己和这太师这几句话的纠缠,怕是从今往后自己的日子也不会太平了。

    不过,太平不太平有什么要紧的呢?

    她是从地狱烈火中走出来的恶魔,所要做的从来不是祈求太平。

    一股冰凉贴着头皮略过,安流烟身子一僵硬,却听到太师那浅唱低吟般的笑意,“五小姐深得本座欢心,这簪子赏你了。”

    簪子?

    安流烟微微皱眉,正不解间却听到“扑哧”一声轻笑。

    锦衣卫簇拥下正要离开的太师听到这笑声,唇角不由微微勾起,“陈夫人不妨去溜井胡同最里面那一户人家看看,不知道看到些

    什么后,陈夫人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陈氏顿时笑意僵硬在脸上,整张脸变成了炭黑色。

    难怪最近陈石那厮整日里早出晚归,原来竟是在外面养了人。

    这厢陈氏气的胸前起伏,恨不得立马杀出去杀了陈石。

    那边安轻舞却是骤然身形一动,紧忙追了两步,“太师请留步。”

    一旁安氏见状一脸焦急,想要去阻拦女儿,毕竟太师这名头可是响彻京城的,可是已经晚了一步。

    那厢太师缓缓转过身来,目光却并没有落在安轻舞身上,“何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