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老身岂敢嫌弃?
    “大胆,太师驾到,还不行礼!”

    尖锐的声音犹如长长的指甲刮在石地面上,众人耳中莫不是痒得难受。

    安流烟微一皱眉,这太师大人怎么来这种宴会。

    只是下一瞬间,老夫人却是颤颤巍巍站起身来,左手带着安流烟跪倒在地,安流烟还不明所以,耳边却是响着大厅里所有女眷

    的声音,“千岁,千岁,千千岁。”

    她目光所及,是一抹披风的下摆,金丝银线勾勒出的曼珠沙华妖娆绽放,犹如地狱烈火的粲然,和那主人的声音似乎是两个极

    端,偏偏又似是遥相呼应。

    “放肆,大呼小叫叨扰老夫人的寿辰,岂不是给本座招嫌弃?还不掌嘴向老夫人赔罪?”

    安流烟不由勾唇一笑,杀鸡给猴看这一招还真是什么人都屡试不爽。

    安氏和安轻舞想威慑自己,如今太师却是威慑这满厅的女眷。

    太师言罢,那响亮的耳光声已经响起,若是安流烟抬头望去,就会发现这自行掌嘴的太监脸上带着笑意,尽管双颊已经肿起。

    “太师大驾光临,蓬荜生辉,老身岂敢嫌弃?”

    老夫人抓着安流烟的右手微微颤抖,即使就跪在老夫人身边,安流烟却也看不清她的脸色。

    “那本座借花献佛,祝老夫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伴随着这话,一只手出现在老夫人面前。

    那双手修长却又纤细,几乎是指骨分明的,羊脂白玉色般的肌理下细微的血管都甚是清晰,而那细长却又锋利的指甲却让安流

    烟联想到鹰喙,甚至于利刃,能杀人于无形。

    望着那手,安流烟微微失神,耳畔却响起了太师那蛊惑的声音,“怎么,五小姐这是为本座风采折服了吗?”

    那曼珠沙华就弥漫在自己眼前,甚至于安流烟嗅到了浅淡的曼珠沙华的味道,太师的话似是极为漫不经心,可安流烟却总觉得

    自己似乎在被刁难。

    “太师,流烟还小,不知礼节,还望太师见……”

    安轻舞抬起头来,看到那张脸却是不由惊讶,整个人顿时愣在了那里,怔怔的望着太师。

    安流烟皱眉思索,余光却见太师那细长犹如利刃的指甲竟是捏住了安轻舞的下巴,安轻舞倾城的脸上笑意却是牵强,“回太师的

    ……话,臣女,女是……”

    她每说一个字,下巴那里尖锐的疼痛就深了一分,甚至安轻舞觉得太师那细长的指甲已然嵌入她的皮肉了,这让她再也不敢说

    话,良久才觉得那利刃般的禁锢松开。

    下巴上尖锐的疼痛似乎还在,犹豫了一下,安轻舞到底没有再开口。

    “都起来吧,整日里被这人那人跪拜,想来是要折我寿的。”

    这位太师还真会折腾人,安流烟缓缓站起身来,只是抬头望去,看到太师时,她还是愣怔了一下。

    “怎么?五小姐有了老夫人的宠幸,就不把本座看在眼里了吗?”

    太师慵懒的坐在了主位上,身下是一片猩红的大毛,那是刚才的两个身穿银白锦衣飞鱼服的锦衣卫铺上去的。

    他的指甲轻轻挑着老夫人放在桌上的抹额,眼中带着些玩味的色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