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怎生去了这么久
    此时的春秋见到她家小姐出来了,连忙上前来接,但却见到这同往日里判若两人的小姐,春秋吓得目瞪口呆,张张口不知道说

    什么,只是呆呆地看着她家小姐。

    安流烟看到春秋的神情,伸手拉上春秋的手,扯着她蹦跳着离开了院子,向着假山方向走去。

    “五……五小姐。”

    “怎么了春秋?你抖什么?”安流烟语气缓和,十分温柔,一双眸子如剪水一般。

    春秋晃了晃神,这好像才是她家的五小姐,方才那个到底是什么人?是自己眼花了吗?

    “没……没什么小姐,只是你的手好凉啊。是安氏她们又打你了吗?”

    安流烟缓缓重复着春秋的话:“打我……安氏……呵呵,就凭她们?”她语气狠厉,有些渗人。

    春秋浑身一个激灵打上来,她停下脚步,低头看了一眼被五小姐牵在手中的手,嗫喏说道:“小姐,我感觉你从太子府回来之后

    ,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呢。小姐,在太师府可发生什么了吗?”

    安流烟回过头,柔情地看着矮自己半头的春秋,摸了摸她的头发安慰道:“怕什么?什么都未发生,我还是我,我安流烟从来都

    是安流烟,从未变过。”

    “那就好。”春秋嘟囔一声,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大叫一声:“哎呀,不好了小姐!夫人吩咐要洗的衣服我们还未我们洗完啊,我

    们快些回去吧,要不然安氏又要打您了。”

    说着,春秋拉起安流烟的手就要跑,但安流烟却不动脚步,而是反手扯住了春秋,说道:“怕什么?今日的衣服不用洗了。”

    春秋大喜过望,闪烁着一双桃花眼追问道:“哦?小姐,今天夫人打算放过您了?”

    “不光是今日的不用洗了,以后的所有衣服,我们都不用洗了。你就将心咽回肚子里吧。”

    春秋连忙拍着巴掌向着安流烟道喜,“那我们快些回去吧,在假山转悠的话,万一碰到那些人就有麻烦了,小姐你上次做的事她

    们一定记在心上,我们快些离开吧。”

    “不急。”安流烟向前走去,一路上假山的构局牢牢记在心上,她要记得自己的目的,她回来可是要复仇的!

    春秋在旁吵闹了半天才说动她家小姐回到她们的小院,刚进小院迎面撞上即将要冲撞出来的夏儿。

    夏儿被撞得眼冒金星,还以为又是安氏那些人来了,抬头一看是春秋和小姐,也放下心来。

    “小姐你回来了,我正要出去找你呢,怎生去了这么久?”

    安流烟一只手揽过春秋,一只手揽过夏儿,将两个丫头都抱在怀中,看着惊慌的她们笑了出来。

    “你们放心,这样的日子很快就会过去了。”

    春秋夏儿对视一眼,从安流烟的怀中钻出来,笑吟吟的说:“小姐又在说胡话了。”

    安流烟却不答话,抬脚向着房内走去。

    夏儿一见,转头对春秋说:“小姐这是怎么了?算了,小姐歇着吧,我们来洗衣服。”

    春秋却摆摆手,学着安流烟的语气和神态对夏人说:

    “不光是今日的不用洗了,以后的所有衣服,我们都不用洗了。你就将心咽回肚子里吧。”

    安流烟难得过了几天太平日子,这几天府上没有一人来找她的麻烦,但安流烟面上还是十分平静,春秋和夏儿却将开心写在了

    脸上,整日喜形于色,真的以为她们的苦日子到头了。

    安流烟此刻正坐在院中石凳上,看着春秋和夏儿在玩耍,既不上前,也不回房,就这么看着她们,面露和善,眼神也柔情更甚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