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流烟,你的月例银子有多少?
    众人的目光又流连于安轻舞和安流烟。

    “流烟啊,轻舞既然这样说了,究竟有什么事,你就说清楚。”五王爷倒是先开口了。

    安轻舞素来出席贵女们之间的宴会,在外的名声极好,和玲珑郡主也有些交情,所以五王爷的心多少还是有偏向的。

    安流烟看着安轻舞那张脸梨花带雨,就是这副表情,勾引了宇文恒,并让所有人都喜欢这个蛇蝎毒妇。

    安流烟的泪水也涌出,似乎有些害怕,向五王妃身后躲了躲,“大姐,你和二姐在湖边踢花键,我帮你们捡了一个时辰的毽子,

    然后就和春秋夏水回流烟院里,我能做什么,我有什么本事让你们都掉进湖里呢……”

    捡毽子,捡一个时辰,落水,五王妃和五王爷彻底明白了,这一家人,完全是在欺负一个没地位的嫡出女儿!这让他们气不打

    一处来!

    轻舞泪水更加汹涌,“你……”

    她正要张口反驳,却看到安流烟从袖筒里拿出一张白纸一样的东西,她突然慌张,“父亲,母亲,是我和二妹不小心掉进湖里,

    和安流烟半点关系都没有,你们别怪她……”

    安轻舞果然记得还有表哥一封信的事,安流烟暗笑。

    安流烟拿出那张折叠好的白纸,交给一旁候着的大夫,“大夫,这个是我以前落水后得了风寒用的药方,我想应该可以给两位姐

    姐用的。”

    安轻舞这才松了一口气,含着泪水的眼睛恨恨地看着安流烟。

    五王爷和五王妃十分欣慰,两人对视一笑,这安流烟果然是个懂事的孩子。

    这安氏懂些医理,那大夫正要按照药方去抓药,安氏拿过来看了看,“这药方药效太慢,吃了恐怕病势会加重,大夫,再重新开

    一副,要好的。”

    安氏别有意味地瞟了安流烟一眼,在他人眼里看来,安氏这是没有点破安流烟想害两个姐姐不能痊愈这件事,这才能显示她是

    个大度能容人的好安氏。

    安流烟走到安氏面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低声哭道,“母亲,对不起,这个月流烟落水,得了两次风寒,春秋去抓药,预支了

    月例,用了八钱银子才抓到这些好药材,我……我之前不敢告诉您……”

    安善的脸也挂不住了,只看五王爷和五王妃的反应。

    五王爷奇道,“流烟,你的月例银子有多少?”

    安流烟怯怯抬头,抹了抹眼泪,“二两,我和春秋夏水做针线活儿还能再换二钱……”

    五王妃轻哼一声,她摸着手上的玉镯,悠悠地说道,“难道是我们王府太过奢侈?府里最末等的丫鬟,月例银子是一两八钱,嗯

    ,可能庶出的千金比丫鬟还不如吧……”

    王妃摸摸安流烟的脸蛋,“流烟,没有钱用时,就来王府找我,王府再穷养一个小丫头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话显然是说给安善和安氏听的,安善连忙赔笑,“怎么敢麻烦五王妃呢?”

    他扭头对母亲斥道,“以后由你亲自给流烟准备月例,提到一百两,衣裳脂粉你都准备齐全了,要是让我再看见流烟这么瘦弱,

    别怪我拿你问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