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为什么他会对自己这么好
    经过这一场闹剧,众人兴致也不高,还好有五王爷和五王妃能在席间笼络几句,也还算顺利。

    安流烟坐在身侧,看着他们推杯交盏,但自己却兴意全无,既然上天给了她机会让她重生,那就一定不要辜负了才是,她的眼神凌厉地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哪个人能为她所用?

    哪个人是她的敌对方?

    她扫视了一圈,心中正做这盘算,忽然见司南炎给她夹了一筷子的菜,语气和蔼地说:“吃菜啊,看本座干甚?”

    安流烟忽然眼眶有些湿润,那么一瞬间,她看到司南炎的眼睛中像是有小星星在闪烁,这是什么?

    为什么他会对自己这么好?

    “吃啊,愣住干什么?”

    司南炎又是一声,说完便不去理她,继续和其他宾客说着话。

    安流烟默默夹起菜,她心中下了一个决定。

    她要保住司南炎的性命,这一世,她不光要报仇,还不能让四皇子安轻舞等人陷害司南炎的奸计得逞!

    一场闹剧一般的太师宴结束,安轻舞早早回府,而安语蝶不知撞了什么鬼,一脸哭相。

    安流烟跟随着安善一干人准备坐马车回府,却不成想,走到门口之时,正好碰到安氏。

    安氏的手帕被她搅得一团乱,正好看到安流烟傻头傻脑地站在门口,当下气不打一处来!

    “安流烟!”

    安氏大喝一声,不待安流烟转过头来回上一句话,就见她立马冲上去打了安流烟一巴掌。

    安流烟抬袖就要还手,但一想到此刻的她还孤身一人,还身处在外面。

    就连唯一与她亲近的春秋夏水也不在身侧,这么一想,她倒瞬间将怒火熄灭,转而一笑对着安氏拜了一拜。

    安氏倒是一惊,没想到她竟然不生气也不恼怒。换做往日,她必然是要一顿啼哭才是啊。

    莫不是害怕了,现在想着讨好自己?安氏这么一想,心中明了,手中帕子甩了甩,指着安流烟说道:“你好自为之!等回府再收拾你。”

    安流烟就知道以安氏的性子必不会这么轻易算了,所以,回府之前还得打算一番。

    若是能引得五王爷和五王妃前往将军府一趟,她便可在这期间说上一番话。

    那么安氏和安善怎么说要看在五王爷和五王妃的面子上做事。

    可是现在将军府的人就要赶回将军府了,她得想个办法暂且留下才是。

    这么一想,安流烟计上心头,看着安氏说道:“我也不是故意要太师大人替我说话的。”

    本打算暂时放过安流烟的安氏都已经走出了两步,一听她竟然还敢提起太师!

    连忙折回来,迎面对着一脸无辜相的安流烟。

    她想都不想,都不碍着这可是太师府的门口,劈头盖脸地向着安流烟连打带骂。

    安流烟抱头蹲在太师府的门槛上,不敢退也不还手,就任凭安氏在自己身上发泄。

    安流烟心中的冷笑如潮水一般泛滥,她怕什么?

    呵呵,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她还怕这个不成?

    安氏,安轻舞,安语蝶,四皇子,今生我要你们一五一十地偿还给我,不!

    我要你们付出千百倍的代价!4w34yuoxx92//okeigojrs43lpqv8wg53lwljxkhcaybyxnx32kdpq2tgpz3ktho

    “小蹄子!你自己走回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