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就是你推我下去的
    “是啊烟儿,太师说了,你就好好坐下吧。”

    安流烟一听,这不是她的父亲大人么!

    她心中又是泛起一阵冷笑,真是有意思,还“烟儿”,想她在将军府中的日子,过得连个下人都不如,他们一干人何时对自己这么好过?

    这么一想,安流烟倒还真想坐在太师身边,然而就在这时。

    正厅门口处响起一阵骚动,众人皆看了过去,原来是一身狼狈的安轻舞被打捞上来了。

    安轻舞她一脸的胭脂水粉尽数化开,衣衫凌乱,发髻松散,哪里有将军府小姐的风范。

    此时将军府家的三位小姐都来赴宴。

    安语蝶缠着她的云凡哥哥还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安轻舞此时的狼狈不必多说,再看站在太师身侧的安流烟,果真孰高孰低一眼便可见分晓。

    安善一见女儿如此失态,连忙上来打圆场道:“轻舞!你这是怎么了!”

    安轻舞自己一身狼狈,她恶狠狠地指着站在司南炎身边的安流烟,大骂道:“你这个贱人!就是你推我下去的!”

    在场的不是达官显贵就是皇亲国戚,安轻舞一语惊了四座,连安善都被吓到。

    比起安流烟,安善当然更疼爱这木氏所生的安轻舞。

    但此刻不是偏袒安轻舞的时候,毕竟宾客众多,日后还得给安轻舞寻一户好人家呢。

    安善这么一想,连忙替她女儿说道:“轻舞你在胡说什么!切莫冲撞了太师!”

    安轻舞一听到“太师”还以为自己机智的想到了证人。

    于是连忙指着司南炎急急怒吼道:“太师也看到了!就是安流烟那个贱人推我下去的!”

    此语一出,空中寂静,无人敢发话,众人皆看向司南炎,可司南炎脸上云淡风轻,什么都看不出来。

    安流烟也一样看向司南炎,他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

    真是一个让人猜不透的人呢!

    不过这样一来,她倒是对这个前世被四皇子害死沙场的太师更感兴趣了。

    “太师您说话啊!在石桥上,是不是这个贱人推我下去的!”

    就在这时,司南炎忽然开口凌空截断她的话:“谁说是她推你下去,难道不是你自己笨手笨脚地摔下去的吗?石桥上的石块本就松动,你自己蠢,怪谁?”

    在场众人又是倒吸一口冷气,司南炎这话,明显是摆明了立场。

    安轻舞大惊失色,她在将军府一向最受宠,而安流烟当然也是人尽可欺,为何司南炎会替她撑腰?

    她安轻舞不服,一万个不服,当下开口还要反驳,但安善在一旁看了半天,哪里能眼睁睁地看着安轻舞做出如此傻事来。

    安善轻咳一声先是缓解一下尴尬,而后道:“好了!轻舞!你先回府去吧!这算怎么回事,莫要扫了大家的雅兴才是。”

    安善一开口,众人都回过神来,素日里与安善交好的几个人也上来打着圆场,厅内顿时变得喜气洋洋,仿佛方才什么都未发生一般。

    安流烟心中又是一阵冷笑,不过……

    司南炎心中到底是打了什么算盘?

    是觉得她安流烟奇货可居还是如何?4w34yuoxx903orenwbc/jpxrdg9y/io2hlnt9+sbyu09urww/0m8pxbue++in/

    为何要帮助她一个不受宠的将军府五小姐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