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我是嫡女,看清你的身份
    安流烟轻轻拍了拍木妈妈的肩膀,低垂眼眸,“木妈妈。你是母亲身边的下人,是将军府的下人,而我只是个不受宠的嫡女。”

    木妈妈的紧张才缓和了一下,就看见安流烟扬起的手掌重重打在了自己的右脸上,顿时火辣辣的疼,“哎呦。”

    木妈妈恼怒地瞪着眼睛,“你敢打我?”

    安流烟轻笑一声,向后退了几步,又补充道,“我是嫡女,是这将军府正儿八经的主人,也是你的主人,看清楚你的身份!”

    她的声音不软不硬,听起来那么霸气。

    春秋和夏水都吓坏了,她们不知道一贯软弱的五小姐竟然还敢打这个老刁奴,这让人又喜又忧。

    木妈妈也惧怕着安流烟身上那种戾气,她指着安流烟哆嗦说道,“你,五小姐就不怕我告诉夫人,说你偷懒不做工?”

    安流烟咯咯一笑,一把掐断了门口摆放的一盆牡丹花,“那你去说啊,我也去官府说说,老刁奴半夜杀人这事,该活剮几次才够!”

    木妈妈噤声,她再也不敢说什么了。

    安流烟悠然看向木妈妈,“嬷嬷。那么那三大盆的衣裳……”

    “五小姐说笑了,”

    木妈妈从牙缝中挤出一丝笑容,捂着脸说道,“小姐千金贵体,怎么敢劳动小姐?老奴去洗,您歇着,歇着……”

    木妈妈心里骂了安流烟多少次也不知道,待她退出去后,春秋和夏水站起来,战战兢兢地看着安流烟,安流烟和颜悦色,“怎么了?帮你们也出了口恶气,不高兴吗?”

    春秋犹豫了一下,“高兴……可是,以后怎么办,她还是会来欺负咱们的……”

    安流烟握住她们的手,“相信我,有我在,以后不会有人敢欺负咱们主仆三人的。”

    夏水和春秋都十分诧异地抬头,眼神中带着些感激的意味,只听夏水小声琢磨着,“怎么就觉得,小姐醒来后,变得不一样了呢?”

    安流烟看着窗外天空,长叹一口气。是啊,死过一次,她的人生再也不会和从前一样了。

    到了晌午,主仆三人吃了些粗茶淡饭后,安流烟站在破落的流烟院中,深深沉思着。

    业国现在仍是业云帝宇文业称帝,大约到明年春天,她会帮宇文恒弑君篡位,改朝换代,然后才是自己嫁进皇宫那段惨痛的经历……

    曾经的自己,那般软弱好欺,可一想到他们那对狗男女的所作所为,真是人神共愤!

    安流烟的下唇抑制不住的颤抖,她的手抓在门框上,指节泛白,她大口喘气,回归理性,慢慢思考着。

    十六岁这一年,她还不会遇见宇文恒,那不代表她会轻易放过那个仇人,更何况,还有府里这个长姐还要解决……

    对,还有自己的身世,为什么安轻舞会在自己临死前说,她安流烟不是将军的孩子?

    而眉梢的胭脂红又是代表什么呢?

    想到这里,安流烟的心汹涌翻腾,她努力克制情绪,让自己不显露真实情绪。

    这一切就像是乱麻,可安流烟却坚信不疑,她一定会解开这些谜团,把那些伤害她的人都赶尽杀绝。

    “春秋,夏水,走,陪我逛逛黎春院去,多日不动弹,很是无趣呢。”安流烟吩咐道,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春秋夏水从屋里跑出来,春秋劝阻道,“五小姐,咱们还是……还是不要去了吧……毕竟……”

    夏水是个急性子,“毕竟大小姐和二小姐总在那里玩,去了又会为难您……”4w34yuoxx92val1aw8jzdqytfhmemfjtc52xevwuhwqtilq8btttioqr78o

    正说着,就听府里下人来报,是要带上安流烟一同前往太师府赴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