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种*******误 小兽
    曾经有刘柱在,他身强体壮,除了干农活,还时不时上山打柴、打猎贴补家用,日子倒也过得去。

    可自打他失踪,家里就只剩下刘奶奶和刘玉,刘奶奶只能把不算肥沃的二亩农田租给别人,每年收取三分的收成供她们两个吃用。再有就是养了几只鸡和在外面的园子种了些菜。

    刘奶奶在时也还算勉强糊口,可前些时日刘奶奶去世,刘玉只能是听从村里的安排将两亩田卖掉用来葬刘奶奶。

    虽然知道吃了大亏,可是她一个小姑娘又有什么办法?所以眼下,留给薛茗玉的所有资产就只剩下这两间破草屋和外面一小块种菜的园子。

    不是还有鸡吗?哪还有了。为了给刘奶奶治病,早就给郎中当诊费了。

    想到鸡,薛茗玉的肚子咕噜噜应景般地叫了起来。

    “天啊!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薛茗玉一拍脑门,刘玉的死除了因为生病外,还有一部分原因是饿的。

    这个小身子之前就已经三天没有进食了,加上她晕过去的这段时间,现在已经足足过了四天。

    薛茗玉赶忙穿鞋下地,朝着厨房走去。翻来翻去毫无意外没有发现一粒米。

    想了想还有菜地,好歹弄些菜用水煮着吃也成啊!

    等她来到种菜的园子,我的天啊!刚刚用神识还看到绿油油一片,现在竟然荡然无存,只留下一个又一个拔过菜留下的坑。

    这是怎么回事?菜呢?

    薛茗玉静下心展开神识向四周一一探查。地上没有发现,那就一定在地下。如果是个普通凡人想要探查地下肯定办不到,可是她却不一样。

    最后通过神识查看地下竟然发现了一条小小的隧道,里面还有一些拖拽后遗落的菜叶子。

    顺着隧道,薛茗玉很是轻松找到了正趴在一个角落里不敢动弹怕发出声响的偷菜贼。

    “是我过去抓你,还是你自己过来?”薛茗玉用神识牢牢锁住了偷菜贼。

    “呜呜呜呜”偷菜贼哆哆嗦嗦一边回答,一边抬起两只前爪做了个求饶的动作。

    “你不用呜呜,我根本听不懂。”但显然人家能听懂她的话,于是薛茗玉又道:“你只要把刚刚偷走的菜给我送回来,我便饶了你这次。”

    “呜呜呜呜。”小家伙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啥?”薛茗玉嘴角直抽抽,“你不会说这一园子的菜都已经进了你的肚子吧?”

    见对方能理解自己的意思,小家伙愉快地点了点头。

    “那你说怎么办?”薛茗玉蹲下身子和小家伙打着商量,“我现在饿了,如果没有东西吃,就只能吃你了。”

    小家伙狂摇头,“呜呜呜呜”,随后眼珠子咕噜咕噜转了几圈后,又指着别处“呜呜呜呜”。

    “你是不是说让我等着你去偷别家的菜用来还我?”

    “呜呜呜呜”小家伙狂点头。

    “少来这套!如果放你走,岂不是放虎归山?那我今后要上哪里去找你?”薛茗玉又道,“何况偷别人家的菜一经被发现,你以为人家能饶过我?”

    这年月,一只小兽都这么精明了吗?不过细打量,这只小兽长得实在是特别。

    它身材如同老鼠大小,长得却像只小牛,头顶更是有两只龙一般的犄角。

    更奇怪的是,这只小兽身上隐隐有灵气散发。

    难道是灵兽?是她在玄灵宗做梦都想要拥有的灵兽。

    想想就觉得兴奋的薛茗玉朝小兽问道:“你可是灵兽?”

    小家伙先是一愣,随后一边“呜呜”,一边摇头。

    “你真的不是灵兽?”薛茗玉再次询问。

    “呜呜”小家伙这次十分果断地点了下头。

    “那你不是灵兽是什么?”

    “呜呜呜呜”小家伙这次一边说,一边得意地昂着头,挺起了胸。

    “那你可愿意和我契约?”

    “呜呜呜呜”小家伙这次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薛茗玉想了想试着问道:“你是没办法跟我契约?还是你不想跟我契约?”

    “呜呜呜呜。”

    小兽一本正经地回答,薛茗玉却一点没听懂。

    “好吧。”想到了问题的症结薛茗玉提议,“接下来我一个一个问题问你?”

    “呜呜”小家伙点了下头。

    “第一个问题,你因为不是灵兽所以才没法跟人类契约吗?”

    “呜呜呜呜”小家伙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什么意思?到底是你不是灵兽?还是你没法跟人类契约?”问完问题薛茗玉自己都感觉绕,更别说是人家小兽。

    “算了,我直接问你第二个问题好了。你回答我,你是不是不想和人类契约?如果不想就点头。”

    这次小兽听明白了,它直接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薛茗玉也了然地点了下头,“你放心,我是不会强求于你的。现在咱们再谈回菜的事吧?”

    “呜呜呜呜”小兽点了点头表示接受。

    “那你能不能不去偷别人家菜,给我弄些别的吃的?”

    小兽想了想,点了下头,“呜呜”。

    “那我松开锁定你的神识,你这就去弄些吃的给我算是赔偿吧?”

    “呜呜呜呜”小兽愉快地点起了头。

    “去吧。”薛茗玉说完,果真收回了锁定小兽的神识。

    小兽再小心试探了几次后,见她没有动作,这才撒欢地从地下钻出,朝远处跑去。

    说了这么多话,原本只是饿现在感觉口干舌燥,薛茗玉决定先弄些水喝个水饱。

    水缸里的水不知道存放了多久,里面隐隐有了绿色的青苔。现在的她还哪讲究那么多?直接用瓢舀了满满一瓢,然后就咕咚咕咚灌了起来。

    烧水?不存在的。没有柴火不说,就是有她也不会点火啊!再有,她也等不起。

    感觉肚子饱了,渴也解了,薛茗玉躺回了床打算养精蓄锐。

    刚翻了个身,“啪嗒”一声,一个物件从衣服里面钻出,沿着脖子滑落到床板之上。

    拿起物件,薛茗玉有些不敢相信,“玉佩。”

    她一骨碌翻身坐起,对着月光仔细查看。果然就是她当初在旅游景点看中的那块通体无渣,同游的同学说是跟玻璃一样根本不值钱的玉佩。

    这就是合二为一的锁魂玉?她还记得小女孩儿这种叫法。

    那除了将她和小女孩儿的魂魄合二为一,这块玉佩还能有什么作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