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
    “你别以为自己比我年长,又能修炼就比我强。”小女孩儿打断了薛茗玉的膨胀,“你还不知道我已经轮回了十世吧。虽然哪一世活得都不久,但见识要远远多于你。”

    “那你岂不是带着记忆重生那种?失敬失敬啊!”调皮完薛茗玉又好奇起来,“那你在每一世又为何不做些防范,好让自己活得更久一些?最起码也要活得好一些,来个逆袭神马的吧?”又嘟囔道,“不对啊,我刚刚怎么只零星看到了你的这一世经历?那之前的几世呢?”

    小女孩儿暗自苦笑,“我并不是带着记忆重生,事实上我都是在每一世死过之后才会收到前面几世的记忆。”

    “那我今后不会也一世一世短命,然后再一世一世重生吧?”

    “不会。”小女孩儿的语气十分肯定,“既然你已经选择了逆天修行,这将是你的最后一世。”

    “那你呢?”薛茗玉追问。

    “我的转世也被你给终结了啊。”小女孩说话的语调平静中带着释然。

    “那我们两个今后怎么办?不会像这样,仿佛一个身体内有两个灵魂吧?”那岂不是会很尴尬?总觉得有另外一个人会时时刻刻盯着你。

    “也不会。”小女孩儿道,“我们既然融合了,我也将彻底消散了。”

    “你是说你会彻底消散?”虽然只接触这么短短的时间,又觉得两个灵魂挤在一处十分别扭,但总有一种难以言明的失落之感。

    “对。再没有以后了。”

    “这不好吧?”薛茗玉有些自责,“是不是因为我的缘故?”

    “并不是因为你。”小女孩儿道,“经过十世我的意识已经越来越弱,寿命也一世比一世短,顶多再过个一两世就会彻底消散。倒不如便宜你,将那些记忆全都留给你。”小女孩儿又松了一口气,“好在这一世没有白等你,你我的魂魄终于全了。”

    “可是你却不在了。”这种被人成全的感觉并不好,总觉得是背上了沉重的债务。

    “你我本来就是一体,又何必在乎那么多。”小女孩劝道,“你就是经历的太少了,所以才这样……傻。”

    “唉!”薛茗玉险些暴走。

    “哈哈,但愿等我彻底消散后,你在了解我前几世的记忆后心肠会变得硬一些。”又道,“不过,这样傻乎乎也挺可爱。”

    最后一句的声音若有似无,薛茗玉听得并不真切。没待她继续询问,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记忆被强行塞入到她的识海。

    薛茗玉头痛莫名,感觉大脑随时会炸裂一般。随后如同孙悟空被唐僧念了紧箍咒在地上来回地打滚,最后头一歪,竟然晕厥了过去。

    “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活得越久越好。”这是薛茗玉脑海中小女孩儿留给她最后的一句话。

    是啊,没有任何人会比经历十世短命的小女孩儿更渴望长寿。既然她俩已经彻底融合,灵魂也已经补全,那么就让我和你永远的活下去。薛茗玉握了握拳,修仙,以前是漫无目的,现在终于有了奋斗的目标,她要好好地活着,还要活得长久。

    不知过了多久,薛茗玉缓缓睁开眼。她的目光异常坚定,且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她重生了,一个带着多世记忆的薛茗玉诞生了。

    呃,帅不过两秒。想到自己将要面对的一切,薛茗玉再次蔫了下来。

    不是她不想霸气一回,实在是小女孩儿这一世并不怎么乐观。更确切点说,是小女孩儿的每一世都不怎么乐观。

    小女孩儿的名字每一世都带一个“玉”字,每一世也都有灵根,还和薛茗玉一样是土木双灵根。

    可是她却没有薛茗玉那么幸运,因为意外得到顾凌筑基的灵气团从而引气入体得以修炼。

    小女孩儿则是空有灵根不能修炼的废材。即使每一世她都了不少的书籍、仙书,用尽了各种办法,可最终都没找到办法得以修炼。

    还因为废材资质受尽了百般羞辱,最终每一世都带着绝望死去,甚至有几世死得十分悲惨。

    这一世还能好些,虽然是个孤儿,但却被好心的刘奶奶捡回了家,当作亲孙女一般养大。

    这里是瀚宇大陆,一个低等的修仙大陆,她所在的这个小村庄叫徐刘村,村子里的人不是姓徐就是姓刘。

    小女孩这一世叫刘玉,刘奶奶还有个孙子比她大十岁,叫刘柱。

    三年前刘柱去市集卖柴不知道什么原因再也没回来。伤心欲绝的刘奶奶差一点一命呜呼,最终为了刘玉强挺着活了过来。

    至此她便和刘奶奶两人相依为命。前不久熬得油尽灯枯的刘奶奶也撒手去了,这世间就独剩下她一个。也因此,她在生病的时候没有人照看也没人知道,最终也去了。

    这就是小女孩儿简单的一世,也是她最后一个轮回。

    薛茗玉之所以愁容满面是因为今后她也要顶着八岁的小身板,在这个所剩无几的家中独自一人活下去。

    直到这时,她才想到要细细打量这个家。

    虽然这具身体没有引气入体,可薛茗玉的神识本身就达到练气期大圆满,再加上融合了刘玉十世的记忆,竟然隐隐摸到筑基期的神识。

    外面虽然是黑天,可她不需点灯,甚至不用睁眼用神识外放就可将周围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这里位于村西头,离最近的邻居还隔着相当远一段距离。家里除了厨房和堆放杂物的储藏间外,一共只有两间茅草屋。

    原本是刘柱自己一间,刘玉和刘奶奶合住一间。

    自打刘柱莫名失踪后,刘玉本该搬到他的房间,却因为要照顾身体一直不好的刘奶奶始终没有换地方。这里人便是和刘奶奶住的那间。

    屋子中除了一张比较大的破木板床外,还有一张破桌子和两个破凳子,余下就只剩一口装东西的破箱子。

    她之所以用到的形容词全带“破”字,是因为真的破,就没有一样东西是完好的。

    就连床上的被褥,都是补丁落着补丁。

    唯独能看的可能就是她身上穿的有些小的布衣、裤。如果细心也能看出上面秀的花纹实际上是用来遮挡里面的小补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