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学霸每天都在告白[重生] 飙车我也喜欢你。
    “秦歌,那你可就是净出馊主意。”郝美丽骑着个白色小摩托,弓腰撅腚在车上冲王野打招呼,油门轰轰直响。

    “王爷,玩儿去!”郝美丽猛加油门,一甩车腚,一条长腿竖在秦歌前面:“小白脸儿,你去不去?”

    秦歌拿眼打量郝美丽,冷冰冰扔下一句话:“我不去,王野他也不去。”

    “呦呵,口气挺大的嘛,王野,问你话呢,去不去?”

    王野想去!

    自己那辆小野驴早就被霸王花在家关了将近大半年了,但是!

    霸王花回老家抱鸡崽儿去了,今天家里没人!

    “我——”一个去字蹦出半截儿,秦歌就扯着他领子问:“作业呢?做完了么?”

    这句话很赶客,王野更不想回去了。

    “秦狗,我是老大,去不去的也得我发话,注意下你的态度。”

    秦歌一脸很铁不成钢:“你们去飙车?”

    “不然嘞,骑车看风景啊?”郝美丽打心眼儿里瞧不上秦歌,尤其那次晚自习被摆了一道,想趁机吓吓这个怂货书呆子,就说:“就你这样还是别去了,没裤子给你换。”

    王野不识好歹问了一句:“为啥换裤子?”

    郝美丽哨声大笑:“吓尿了呗!”

    女人的挑衅,秦歌闭上眼,对王野说:“走着。”

    ——

    “呜呼!爽!”王野戴着头盔疾驰在马路上,后边跟着一样疯狂的郝美丽。

    秦歌面无表情,坐在王野车后边儿,寻思为什么青少年都会如此**等一系列严肃的当代中国的教育话题。

    摩托车轰鸣声很大,秦歌一听就是改装过的,忍不住气得掐王野的腰。

    “卧槽,秦狗,你掐我干嘛,就说爽不爽!”

    急速的风声把王野的话刮出去老远。

    郝美丽从后面赶上来,看着头发被吹得乱七八糟的秦歌就想笑:小子,就这两下子还跟姐姐牛,一会儿吓不死你!

    “王野!你来追我!”郝美丽一脚油门超过王野,留给王野自以为潇洒帅气的臀部。

    秦歌感受两边景物急速后退的爽感,回想起自己玩儿车的时候,王野大概还在上初中?

    两个中二青年在大街上来回追赶,到目的地的时候,秦歌估计也就用了二十分钟。

    “都等着了。”郝美丽下车,摘下头盔冲王野一甩脑袋,金发很迷的滞留在她的嘴角。

    王野眼珠子压根儿就没往郝美丽脸上瞅,而是看着后面一直弯弯曲曲延续到山里的公路,实在是很久没出来放松一把,头一转看见还有一个人也在。

    于浩林已经整装待发。

    操!怎么哪哪儿有他!

    王野下车,发现秦歌已经跳下去跟于浩林聊上了!

    于浩林挨得和秦歌很近,笑出声:“实话告诉你,郝美丽嘴里的那一套词儿,我教的。”

    秦歌面无表情:“生怕我不来?心思吃挺透。”

    “那在这方面,我是不是又赢了?嗯?”于浩林给秦歌准备了头盔:“拿着,不容易受伤。”

    秦歌接过来,动了动脖子问:“手套,还有么?”

    于浩林有点惊讶:“你也要玩?”

    “不玩来干嘛?”秦歌自打上了大四就不大接触这些东西,年轻那会儿觉得装逼拉风,过个几年,就顶多臊着一张老脸看看过去照片,每天中规中矩开始挤地铁上下班,猛然又回来了,觉得自己这个逼还他妈能再装几年。

    王野把人往自己这边拢了拢,对于浩林颇有不满:“你怎么也在这儿。”

    王野想不通,于浩林他不是学生会主席?!

    然后,让王野惊悚的事情发生了。

    于浩林娴熟地抽了根烟,然后递给自己:“王爷,来一根?”

    王野内心很崩溃,在他面前咳可就他妈丢死个人了!但是仍然一脸拽气接过来,一脸拽气点头,又一脸拽气找火。

    郝美丽在旁边整头发,看着王野一脸拽气,简直要迷死了,就喜欢王野这股子男人味,除了王野她找不出第二个,所以看见王野找火,自己就凑上去:“喏。”

    站在中间秦歌双手一抬,左烟右火,点着了就塞自己嘴里。

    对郝美丽礼貌点头:“谢了。”

    “秦狗!你可真是个救场子的大宝贝!”王野内心再次发出感叹,这个小弟收得不亏,血赚!

    郝美丽想骂人,眼睛里把秦歌杀了三个来回,鉴于保持风度,嘴里那一套乱七八糟的全又咽回去,憋得够呛,转了个话题:“场子跟跑,老规矩,轰三。”

    这是他们来玩常用的简话,意思是,三个人,围着场地比赛,拼速度。

    很简单,但是很刺激。

    除了秦歌认识的几个人,还有一些生面孔,有几个秦歌看着眼熟。

    秦歌回头的时候,对面的半生不熟的面孔也在看他,几个人嘀嘀咕咕,脸上几度惊恐。

    整个场地是一片山林公路,平时晚上没什么车,一般交警也不管,喜欢摩托的小青年晚上基本都要来跑一跑。

    郝美丽丝毫不犹豫的站到王野身边:“我跟王爷。”

    王野瞅了一圈:“还缺一个呢?”

    “算上我。”秦歌已经开始戴头盔。

    于浩林十分配合把摩托车钥匙交到王野手上:“注意安全。”

    王野瞪大眼:“秦狗,你别告诉我这个你也会。”

    “你要是追得上我,我就告诉你。”秦歌两腿一跨,轰鸣嗡嗡冲击着王野的耳朵。

    郝美丽不甘示弱,翘臀垫在白色座椅上:“王爷,干他!”

    “总算说了句人话。”秦歌戴着头盔,调整一下姿势,到了起跑线。

    郝美丽玩摩托在圈子是出名儿的,认识的都叫她‘白色妖姬’,人长得勾人,车技又好,性格也是火辣辣的带劲,跟她玩儿得好的男生很多,但是让她放在眼里只有一个。

    王野跃跃欲试,第一局,三个人到了起点聚合,准备的时候,王野有点担心,过去打开秦歌的头盔嘱咐:“这是一圈绕山公路,在路节上有个红漆标记,看见它再往后的第二个路口左转就能顺着第二条路绕回来。”

    秦歌眨眨眼,表示明白。

    王野不放心又问了一句:“你听懂了没啊。”

    秦歌示意王野把头盔摘下来。

    王野以为自己带了头盔他听不清,就摘下来,刚要说话,秦歌就凑上来,又打了一个滋润水滑的波儿。

    王野可能已经免疫了,居然没啥激烈的回应,还是问:“别光亲,明白了没?”

    郝美丽差点捏碎自己的头壳!这尼玛什么鬼?直男交流这波脑回路作为已经18岁的淑女他娘的不懂!

    王野又把刚才的话说了一遍,保证秦歌能够复述并理解才有扣上脑壳,骑车到了起跑线。

    郝美丽搓着手里的油门儿表示老娘今天一定要让姓秦的小白脸跪在地上叫爸爸!

    秦歌则表示刚才应该多亲一会,顺便伸舌头,主权宣誓要彻底,才能杜绝一些猫猫狗狗的垂涎。

    “预备!”

    轰的一声,红色帆旗应声而下。

    三辆摩托基本上飞走了。

    于浩林坐在一边的马扎上,招呼对面的一个人过来问话:“上次捅人的是不是他?”

    “是是是,绝对是!那小子长得挺个性的,贼白!”

    于浩林突然又是很想笑,这可真是太有意思了。

    王野跟在秦歌后边儿的时候,才是真的知道对方是个练家子,几个弯转的那叫一个漂亮!几乎膝盖蹭地,王野在后边儿跟着捏了把汗。

    索性,技术过硬。

    郝美丽心里撂了个别扭,在自己男人面前臭显摆,秦歌他凭什么!

    秦歌眯着眼,因为这条公路越往里光线越不好,秦歌仔细分辨,加上自己夜盲,不由得开始放慢速度,后面白色摩托就趁这个空档追平。

    但是对方没有要超过秦歌的意思,而是慢慢朝秦歌逼近。

    只要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是很危险的。

    秦歌在急速行驶的过程中,任何细微的动作都会对方向造成极大的影响,赛程已经过半,秦歌猛加油门。

    郝美丽又被逼停在后面,王野追上来鸣笛警告郝美丽。

    郝美丽充耳不闻。

    赛程最后,是一段下坡冲刺,碍于光线秦歌不得不再一次放弃速度。

    “嘭!嘭!嘭!”三声强烈的撞击,秦歌开始想打人,这个女人敌意太明显了,而且这车不是自己的,撞坏了又得欠于浩林那小子人情。

    秦歌一改全盘守势,降低车速的同时绕道郝美丽身后,趁对方还没有反应的时候,猛然从侧身经过,郝美丽身子歪了歪,之后憋着一股劲,朝下面撞去!

    本来马上就接近终点,郝美丽冲得太猛,以至于到了山下平底根本来不及刹车,强大冲击让郝美丽叫出声:“啊!”

    郝美丽的方向直勾勾冲着于浩林就过去了。

    秦歌猛踩油门,在最后一刻绕道于浩林前头。

    “哐当——”

    “秦歌!!”王野猛踩刹车,扔了车就往前跑,王野心怦怦直跳,不知怎么就突然想到生死这种大事儿了。

    远远看着,两辆摩托的车屁股直接报废。

    “秦歌!”王野没忍住,又喊了一声。

    作者有话要说:  **青年欢乐多。

    搞事还不忘飙车。

    要问秋名山上谁?

    夜盲较劲是秦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