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滥情我也喜欢你。
    正月心道,难不成也是因为手机名单的事儿?就问:“是不是我们班男生的...”

    郝美丽心里呸了一声,说这个小妮子自恋到一定水平了,我还没说勾搭男生的事儿,她倒还挺骄傲?这种自知之明,老娘不爽。

    没等正月说完,郝美丽直接打断:“就是这个,你说怎么办?”

    “我...道歉了,这事的确是我不对,下次不这样了。”

    “一个两个我就忍了,凭什么所有男生都这样?!”郝美丽开始抱着胳膊往后退,后边儿的几个男生就笑嘻嘻往前挪。

    正月想转身跑,发现后路也被堵死。

    果然,是因为名单的事来报复了,正月后悔大发了,自己缩到一个墙角,害怕到耳鸣,开始听不清郝美丽后边儿的话了。

    “今天我就来教训你一次,让你把一身骚气收敛一点儿,省的你到处祸害人。”

    其中一个男生已经走到正月脚尖正前,攥起正月的手腕,开始把人往怀里拉扯,正月反抗,但是没啥用。

    几个男生就开始扯正月的外套,本来就是薄薄的一层毛衣,男生手劲儿又大,不经拉,一扯就开线了,关键正月里头就穿了个吊带裙子,一下,圆滑滑的肩膀就漏出来。

    正月一边哭一边蹲下:“我...我道歉了,你...你们别这样,求求你们,别这样...”,她哪见过这样的事,除了哭,挣扎反抗统统没用。

    几个男生看正月泪花子底下红彤彤的小脸,越来越兴奋,有几个甚至手指头已经勾到正月的裙子边上,但是被正月死死拽住。

    “你们几个没吃饭啊?没看见人家可高兴,在这儿欲拒还迎呢!”

    正月除了听见自己哭,就是周围男生的哄笑,推推搡搡自己根本站不起来,所有的力气都在手上,攥住自己那一截儿最后的最严。

    男生更来劲了,后边一个干脆把正月两只细胳膊架起来,强迫正月抬头,正月脸上都是泪花,头发因为出汗黏在额头上,眼角的两颊一水儿的艳红,看得几个男生变态笑容逐渐扩大。

    “行了!”郝美丽突然开口,还有几个男生悻悻不愿意撒手。

    “今天先教训你到这儿,以后在学校见了我,得恭恭敬敬跑过来冲我乐,知道么,还有,我知道你爸是校长,你要是想说就去说,我爸在社会上也有朋友,到时候请你跟你爸一块儿去坐坐,滚吧!”

    “这就完了?美丽姐,我还没亲一口呢!”最后还有一个男生拽着不撒手。

    郝美丽蹬他一脚:“没出息,我看你是不是也让她迷晕了?亲她,你恶不恶心?”

    看郝美丽生气发火,男生也怂回去,撒手,站到郝美丽身后。

    “今天就是个教训,以后咱们日子还长着呢!”

    这句话跟魔咒一样晃悠在正月脑子里,人都走了老大一会儿了,正月愣是站不起来,掏出手机给秦歌发了条短信:

    [不好意思,奶茶取消了,有点事,先回家,抱歉。]

    秦歌盯着那几行字坐在奶茶店,若有所思。

    卢汉天焦急打败恐惧,扒着秦歌的手机问:“正月发来的?”

    “我看看。”王野也凑过去看。

    “怎么回事?”卢汉天不解:“这变化也太快了吧?”

    “我奶奶说,女人都这样。”王野抱着胳膊,喝着秦歌请的奶茶,被酸了一口:“嚯,这柠檬忒酸!”

    秦歌看着手机,接过王野推过来的柠檬奶茶,面无表情续了一口:“应该是出事儿了,去她家一趟。”

    一听说要去校长家,卢汉天第一个腿打哆嗦:“你确定?”

    ——

    “嘟——嘟——”

    秦歌站在头里,对着按门铃。

    卢汉天还在说秦歌小题大做,说不定是正月突然突然赶上亲戚拜访,肚子疼也说不定。

    王野弹了他一个脑瓜崩:“闭嘴,秦狗错不了。”

    门里边弱弱传出来一个动静儿:“谁...谁啊?”

    “我!卢汉天!”卢汉天冲在第一个回应。

    又听声音慢慢弱下去:“我今天不舒服,不是故意放你们鸽子的。”

    “你不是还有题不会吗?我们来你家讲题。”秦歌声音放轻,尽可能听起来温柔。

    王野听得耳朵眼儿里头痒痒,也说:“就是,别怕,开门就行。”

    过了五分钟,门才被缓缓打开,正月浑身冒着热气儿,身上香香的,穿着肥大的睡衣,扣子扣到最上面那一截。

    “不好意思,今天真的是不方便,明天上课的时候你再给我讲吧。”

    露出的脑袋也湿漉漉的。

    卢汉天脑袋挤到前边儿,轻声问:“你是不是生病了,我看你爸没在家,不然你吃什么药,我给买去。”

    正月听卢汉天说话,声音轻轻柔柔的,想着刚才自己还在被粗暴对待,马上眼眶里头就有股热浪往上涌,一个没忍住,咕嘟咕嘟开始掉泪豆子。

    啪嗒啪嗒就从脸上往下滚,兜都兜不住。

    正月一个劲儿地道歉:“对不起...,我...知道名单的事儿是...我...我不好...”

    一句话正月已经哭得说不连贯了,秦歌轻抚住正月的肩膀,把人往屋里带,王野和卢汉天也跟进去。

    正月家里确实没人。

    “你爸妈呢?”秦歌给正月倒了杯水,卢汉天怕烫,还给她吹热气。

    “我爸开会,我妈...出差了,我,我...”正月哭得说话都不利索,想到那些人的手蹭到自己身上,就一阵恶心,和秦歌说话的时候,还跑到厕所干呕了几次。

    好不容易心情平复之后,鼻头儿和额头顿时又冒出几颗痘痘。

    通红。

    卢汉天觉得心都要碎了,又不好意思跟她接触,就安慰说:“谁欺负你了?”

    正月顿时不哭了,盯着卢汉天,小声说:“没人,就是...学习压力有点大。”

    “买个奶茶的功夫,就有学习压力了?”秦歌不信。

    王野自然也不信:“你甭怕,有啥事儿就说,看见没,我们仨个都是打架特牛逼的那种,看卢汉天这胸肌!”

    说着在卢汉天胸口拍了拍:“贼瓷实!”

    卢汉天忍住咳嗽:“对对对,谁欺负你,我第一个不同意。”

    正月还是摇头,自己要是再把这三个卷进去,就太对不起他们了:“真的没事,就是今天家里没人,想着上课偷懒,对不起我爸,就委屈矫情一会,没啥大事儿,真的。”

    正月脸上挤出一个惨笑。

    卢汉天放心呼出一口气:“那就行,吓死我了,以后有事儿就给我打电话,手机我有的是!”

    听见卢汉天又说到手机的事儿,正月本能害怕。

    秦歌没多说什么,就是借给正月笔记,安慰她高三压力大,这些都正常。

    正月看着笔记点头,突然正月想起来,拖鞋也没穿,跑到客厅给他们三个端水果,她爸教育过她,客人来了,得好好招待才行。

    可能因为刚才哭过劲儿来了,走路不稳当,小细胳膊端着果盆儿,脚底下走了个滑,眼看就要平地飞起,就数王野离门口儿最近,眼疾手快,伸手——

    就把果盆接住了。

    卢汉天原本以为王野伸手去够得正月,哪想这个傻逼去直接去接果盆,赶紧往前一步,接着就觉得胸口柔软一片,把人搂住之后,自己后背着地。

    正月趴在卢汉天的胸口,坐起来,着急问:“你没事儿吧?!”

    卢汉天压根就感觉不到正月的体重,小女生轻飘飘的,一头撞到怀里来的感觉简直要上天,就算正月一头把自己撞死,卢汉天发誓,他绝对不会说一个疼字。

    正月慢慢站起来,干巴巴笑了两声,给卢汉天递过去一个有红又大的苹果:“真的谢谢你了!”

    ——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王野现在特想把卢汉天嘴缝上,这货跟个发情的鸽子一样,一路上咕咕半天,手里还抱着正月给的大苹果,宝贝一样掖着。

    秦歌背着包走在前面,等了会儿王野,趁两个人并肩的时候,扭过头来,严肃说:“不成,我觉得正月有事儿,最近看着点儿她,再把话慢慢往外套。”

    王野点头,踹了一脚卢汉天:“你别咕咕了,秦狗的话你听见没?”

    卢汉天一脸痴笑扭头:“咯咯咯...你们...说啥?”

    王野抹了把脸,有点绝望:“恋爱的人脑子里都是怕不都是鸽子吧。”

    “还有可能是浆糊。”秦歌接上一句。

    三个人在路口分开,王野盯着秦歌额后脑勺,突然开口:“你说我是不是始乱终弃。”

    “怎么说。”秦歌回头,王野看见秦歌又笑了,这次的笑看着很舒服。

    本着一码归一码的心态,王野压下去想问秦歌为什么笑的冲动,继续刚才的话题:“我觉得我有点滥情,原来我挺喜欢正月的,现在看就没感觉了。”

    秦歌笑得更厉害:“因为她爸是校长?”

    王野挠头:“不是,说不上来,就是没感觉了。”

    秦歌走过去拉住王野的胳膊:“那就跟着感觉走呗。”

    王野坚持:“那我还是个滥情的人。”

    秦歌无所谓:“是就是。”

    王野挣扎:“滥情我还怎么找女朋友?”

    秦歌猛地拽了一把王野的胳膊:“那就不找。”

    “那可不行!”

    两人中间插进来一个女声。

    吊带、洞裤、大凶眉。

    郝美丽呗。

    作者有话要说:  小正月暂时被欺负了,但是!

    有人给她报仇哇!

    王野:我飘了,我开始不喜欢正月了。

    秦歌:你为啥不考虑喜欢我?

    郝美丽:我不同意!

    三花:啧啧,修罗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