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马甲破了还是喜欢你。
    正月哭丧着脸,看见秦歌坐在自己傍边,心里头才算有了着落。

    “秦歌,救我!”

    秦歌猜着是什么事儿了,就说:“当时给你爸跑腿的时候,你就没想到?”

    “想到了,可是没想到这么恐怖!”正月垂下眼,委屈巴巴扣指甲。

    “你没记王野的名儿。”秦歌扭头,顺便把自己做的练习题推给正月。

    正月接过来,生无可恋对答案,一边划拉一边说:“我是觉得你挺宝贝他。”

    秦歌竟然被噎了一句。

    正月继续沮丧说:“再说眼镜店里我都听见了,你俩要是没手机联系多不方便,我知道你那是气话,就没往心上去。”

    连这个小姑娘都看出来了,王野还一团浆糊呢,人比人,不能比啊。

    秦歌仰脸说:“放心,这事儿男生顶多气几天,不过保险起见,你还是别到处乱跑了。”

    正月惨着笑脸:“我觉得也是。”

    ——

    王野屁股坐到后边儿,看段其民一脸凶相,觉着可乐,这年头儿竹竿子也会咬人了。

    “谁惹你了?”王野磨磨蹭蹭掏课本,手机扣进战斗堡垒,看着‘秦月如歌’四个字开始琢磨。

    “正月呗,那份手机名单还不是她诓过去的,班上的男生都气炸了。”

    王野大惊:“啊?”之后大悟:“就她要帮忙那次!”

    “可不是吗,而且都传正月他爸是校长。”

    正立国,没错了。

    段其民感叹:“话说,咱班没给手机号的可就你跟秦歌了,可真有你的。”

    王野心里头臊得慌,但是又想,明明自己把手机号发过去了呀?又想着前几天帮秦歌搬行李那次,王野有点儿眉目,敲开键盘:

    [在吗?]

    秦月如歌:[在。]

    [你谁啊?]

    秦月如歌:[你说呢?]

    王野看着‘秦月如歌’四个字,在嘴里来来回回念叨,突然!

    [妈的,秦歌!]

    秦月如歌:[才明白?]

    [卧槽是不是??!]

    秦月如歌:[恭喜大哥喜提狗子!]

    [你!等着!]

    王野把手机一摔,就往前走,刚抬腚,就觉得不对,靠,忘了这上课呢!

    “王野,这题我看你会,既然你起来了,来来来,这题给你做。”数学老师拿粉笔头子戳黑板,一脸看热闹,自己抬起茶盖儿,嘘嘘热气。

    “我就起来放个屁,老师您继续。”王野拿眼剜秦歌后脑勺。

    “上来!”茶盖儿猛地扣在杯子上。

    王野正了正衣服领子,这面子还是要的。

    两步上台,看着近在咫尺的数学题疯狂涌上来一阵欣喜。

    这题他做过!

    所以当他大笔一挥,写出答案的时候,数学老师本人是震惊的,甚至怀疑这是个假王野。

    “牛逼!王爷牛逼!”段其民在下边儿起哄,班上随即响起一阵掌声。

    王野仰天感叹,老子我终于在数学面前抬起头来了!

    老师难得从牙缝儿摘出几个字,用来夸奖王野。

    卢汉天切了一声,他眼神落在第一排的秦歌身上,上次被秦歌基本上吓跪了,他头一回见拿刀捅完人还面不改色擦刀的。

    惹不起,惹不起。

    秦歌察觉目光,温和回眸一笑。卢汉天立马坐直,后背冒汗。

    下了课,王野提着秦歌的后领子:“一次次耍我有意思?”

    “有。”秦歌捏着王野的手腕,强迫对方放手。

    王野没扭过秦歌。

    “那!我之前说得话你都看见了?!”王野突然羞耻,自己之前没羞没臊跟“正月”说了很多话,还纳闷对方干嘛一直不回应,想着一筐子的骚话全进了秦歌的脑袋,王野臊得想打人。

    秦歌眼皮翻上去:“不爽的话,想不想干一架?”

    按原来王野早就把秦歌摁在墙上揍了,但瞅着黑板上那道题,王野把“干”字否了,气儿也就消了一半,凭良心,一码归一码,秦歌平时在学习上倒是提点自己不止一星半点儿,课堂上没丢人,没他不成。

    王野深呼一口气:“算了。”然后撑着半个身子盖过秦歌半个头:“但账我得算,还是得跟你细水长流的算,老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

    “那说好了,十年之后,你还得跟我在一块儿。”秦歌把王野的话抢去半截儿,转过身子摸着王野的脖子,认真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王野愣了会儿神:“你抽风?”

    正月捂着嘴偷笑。

    ——

    周一的拍的值日生:秦歌、王野、正月、卢汉天。

    正月面对卢汉天有点不好意思,确实觉得自己在名单这件事儿上做得挺过分的,人家毕竟还请自己唱过歌儿,自己就这么把他抖落出来,还是第一个。

    正月红着脸,不知道咋说,面前突然冒出来一个扫帚。

    卢汉天脸上没有一点儿叫介意的东西:“拿着。”

    正月木木接过来。

    卢汉天内心:卧槽!我蹭到她手了!好可爱!我的天啊!她是天使吗?!我该说什么,你是怎么保持脸蛋如此水润光滑的?会被当变态吧?那你喜不喜欢粉色条纹的内...卧槽,这更怪吧??说点什么,说点什么,她正用水灵灵的大眼睛看老子呢!老子要酷啊!贼几把酷啊!

    正月看卢汉天正面无表情的盯着自己,突然开始慌了。

    正月内心:果然,他生气了!他一定因为手机名单的事生我气了,我该怎么办,得道歉才行啊,可是说啥?以后遇到女同学帮忙的时候不要这么积极了?不对,我在说什么?他是好心啊。那,你骂我一顿吧,这样他会不会好受点?

    门口儿王野扛着拖把进来,就看见两个人颜艺超群的人堵在门口,大眼瞪小眼。

    “正月?”王野试探一声。

    “嗯?!”正月回神,突然弯腰!

    卢汉天也被吓了一跳,跟着弯腰。

    “砰!”两个人头碰头,动静儿还不小。

    王野憋着笑,这操作骚啊!

    “你...你没事吧,我...对不起,我不是...”卢汉天语无伦次,抱着正月的脑袋可劲儿吹。

    正月则表示没关系,自己憨憨揉着头,冲卢汉天乐,就这一笑,卢汉天半天没缓过来。这笑王野也看见了,但是春鹿没反应了。

    秦歌提着水桶,把抹布扔到王野脸上:“别偷懒。”王野倒是盯着秦歌的卷毛看了半天。

    四个人十五分钟搞定卫生。

    正月把毛衣袖子撸下来,掉了个绣花,王野瞧见卢汉天偷偷把那小花揣兜儿里了。

    啧,真是个情种。

    “咱们去喝奶茶,我请客,顺便问问秦歌几道题,上课走神儿来着,没听懂。”正月自告奋勇,因为卢汉天的原谅,让她大受鼓舞:“我先去定个桌子,你们一会跟上来啊,就校门口右拐那家!”

    男生们还在收拾工具,正月就跟个兔子一样,蹦蹦跳跳走了。

    卢汉天眼神痴迷,捂着胸口:“天,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女生!”

    王野倒是没有太大的感觉,倒不如说和正月认识久了,才觉得更像个邻家妹妹,没有初见时的悸动,心里那头春鹿,王野就算拿脚踢,也没反应了。

    “正月告密手机号,你也不怪她?”王野问。

    “这么可爱,你忍心怪她?”卢汉天迫不及待,伸腿一蹬:“走着,喝奶茶!”

    正月一路小跑,想去奶茶店找个靠窗户的位置,顺便赶紧把钱付了,生怕被男生撵上,走到学校到门口的一段小路上,被截胡儿了。

    “你叫正月?对付男生你还挺有手段的嘛?”郝美丽吊带束肩,套着个九分洞裤,画了个“一看老娘就很不爽”的凶眉,正瞪着正月。

    正月对面前这个人不熟悉,弱弱问一句:“你认识我吗?”

    “我不认识你妈,但我认识你。”郝美丽身后还站着四五个男生,一个斜眼歪嘴,很不友善。

    正月慢慢往后退:“你找我有事?”

    郝美丽笑了:“有,太有了。”

    作者有话要说:  秦歌:跟你好十年哦~

    王野:不成。

    秦歌:?

    王野:是男人就肛一辈子!

    三花:啪啪啪,说得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