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灌篮时候喜欢你。
    于浩林没动:“什么大哥?”

    王野说:“甭管,这是我和秦狗之间的事儿。”

    秦歌想笑,王野虽说不开窍,但是这股子傻劲儿要是好好用起来,不比那开窍的差。

    “啪!”的一声,王淑芬糊了一把药在秦歌胸口:“你说两个大小伙子,涂个药婆婆妈妈。”

    “不过话说回来,小秦子还真是细皮嫩肉。”王淑芬涂个药的功夫又夸上了。

    这点王野心服口服,平常穿衣服还好,要是光膀子王野真没勇气盯着看,总觉得占人家便宜一样。

    于浩林转着手里的篮球,建议:“那去打球?”

    “成,跟学校那帮人打没劲,我听说你守球挺厉害?”王野站起来,活动筋骨,把蹬三轮时候别歪的脚筋全部舒展开,趁机把秦歌捞起来:“你也去,看看你大哥我的风采。”

    其实不用王野说,秦歌也想去,王野球技如人,野的很,野起来的那股子劲儿就是工作了,身边也是不缺花花草草。

    秦歌才想去拿球,被王野单手环腰又捞回来:“你扣子。”

    王野扶着肩膀把人摆正,微微低头,两只大手微微颤抖捏着指甲盖儿大小的扣子,顺着布缝儿塞进去。

    秦歌抬头,两个人鼻尖儿就蜻蜓点水的碰了一下。

    王野忍住,愣是把扣子归位之后,才长舒一口气,拿着球往外走。他两条腿伸出去个半步,就走老远。

    于浩林浩林拿肩膀蹭了一下秦歌:“行啊,你还挺有招儿。”

    “还成。”秦歌低头抿着嘴笑,于浩林也低头看他,但是没说话。

    ——

    三个人去了学校的篮球场,因为是周末,外边儿的人也比较多。

    刚好还有一个场地空着,在球场对面还有另一波人也瞄到这个好地方。

    为首的是网吧黄毛,段子淳。

    见到王野,段子淳很激动:“怎么着,不在家陪男朋友,改这儿打球啦?”

    后面的人一阵哄笑。

    王野此时觉得被人拿了块砖哐哐砸脸,两步走过去拎起对方的领子。

    “校外打架,怕不是要受处分。”段子淳初中就辍学,但是他知道l市一中的规定,对于学生校外打架处分很严格。

    王野鼻子出气:“管得着么。”他倒不是怕处分,就是怕再惊动家里的霸王花,这几天够她受累了。

    于浩林:“那就来一场球呗。”

    段子淳推推黄框眼镜,虽然人还在王野手上,但是颇为潇洒的一撩头发:“知道我球场名号么?”

    没人回答。

    段子淳干咳两声,自顾回答:“皇瑟姚明!”

    秦歌一边摘眼镜,一边吐槽:“放过姚明不好吗?还黄色。”

    于浩林见秦歌把银镜儿放兜里,掏出一个小瓶,拿出薄薄一片透明的隐形眼镜,就上前帮忙,帮他端着小盒儿。

    秦歌仰头眨眨眼,感受眼球上的一片凉润。

    于浩林震惊他眼球颜色的时候,秦歌已经把他推开了。

    于浩林呆呆站在那,没动。

    秦歌活动着脖子,对黄色姚明说:“别废话,开始。”

    ——

    公平起见,全场三对三模式。

    王野面对对面三人的时候,明显感觉三个人出奇一致往自己后边儿瞅,正想回头,旁边哨子声炸响。

    一秒,王野进入状态。

    “别管王野,绕过去!”

    段子淳在后边儿喊,一手运球,反身就超。

    但是,“不管王野”这件事儿,在有王野的球场上,没人能做到。

    “啪”一个巴掌,王野把球拍下,两步三运,一个灌篮,一气呵成!然后潇洒转身对秦歌喊:“秦狗!看见没!你大哥我——”

    话还空荡荡停在半截儿,王野突然愣了,秦歌把额头前略微留长的头发扎上去,露出额头,又没带眼镜,这是王野第一次接受青天白日下秦歌的美颜暴击。

    王野也看见上次正月所谓的神奇瞳色,在太阳底下,秦歌的眼珠子的确是蓝灰色,很明显。对方穿着一件略大的白色t恤,风鼓起来的衣包,随着头上的卷毛一起做舒展。

    春鹿在心脏壁上颤巍巍站起来,王野惊觉!又反手把它摁死了。

    春鹿:mmp。

    王野马上回过身子,把一腔无处发泄的感情倾注在奋力一吼上:“啊——再来啊!”

    皇瑟姚明啐了口唾沫,揉搓了一把自己耀眼金色秀发,对身边两个兄弟使了眼色。

    两个小弟当即受意。

    下一把,王野身边就围绕了两只人形巨蝇,王野束手束脚,施展不开。

    皇瑟姚明心中暗爽,凭他王野再厉害,手脚给你砍了,看你浪到何时!如今这球场便是吾皇的天下!

    “呀!段子淳再一次迈着麻花碎步,手里头球花里胡哨地向前移动,秦歌站在中锋位置,目测段子淳的位置自己做出预判。

    秦歌比段子淳高,当时在网吧,秦歌厚重卷发加上眼镜整个人看起来很小,但是如今段子淳凑近再看,面对秦歌的时候却有种小孩儿猛然长大的错觉。

    只是种感觉。

    秦歌眼神锁定,对方侧肩要撞,秦歌重心后移,一个反手上扣,球翻滚向上,于浩林从后面包抄过来,稳稳把球揽入怀中。

    于浩林侧过秦歌身边,眼角同时略过秦歌,眼珠子再转正的时候,就是瞅着篮筐,三分投射。

    命中。

    “啊——”旁边忽然多了几声尖叫。

    周围的市民还有一种学生,被吸引过来,纷纷围观。

    秦歌和于浩林的配合在后边儿几次反守为攻上运用的娴熟,加上王野带有强烈进攻性的冲锋,胜负高下立见分晓。

    段子淳坐在地上喘气儿:“服了,服了。”

    秦歌头发被汗打湿,正擦汗呢后边儿于浩林拿外套给他披上,用自己的衬衫袖口给他擦汗。

    “啊——”又是几声尖叫。

    王野回头看,莫名觉得两个人正站在太阳底下发光,贼刺眼那种。

    “怎么流眼泪了?”于浩林轻声问。

    “没事儿,这个眼镜儿戴不习惯。”说着去看王野。

    王野嘴巴张张阖阖,就是一个屁没嘣出来,闷闷扭头,坐到篮球框下面的台子上,仰头灌水。

    于浩林拉近秦歌:“那就别戴了。”

    秦歌摇头,奋力挤出几滴眼泪:“不用,还有,我答应跟你打赌,但是你别趁机太过分。”

    “过分?咱们没规定过分的具体的项目吧?怎么样算过分?比如这样?”

    于浩林猛地揽住秦歌的腰,往自己身上一顶,环手抬到秦歌身后,给他解头发。

    同时于浩林惊叹:“这么几天,长个儿了?”

    秦歌的确长了一两公分。

    才说完,猛然伸手,单手捏住从后边儿抛过来的篮球,王野扔的。

    “走了!”王野把水瓶儿弹到垃圾桶,看着塑料瓶在外围滚了几圈才不情不愿地躺进去,突然觉得没意思。

    也是头一回,觉得打球没意思。

    过去把秦歌拉得离于林浩远了一截儿。

    “回家。”

    秦歌问:“这么早?”但他还没打够,尤其是看王野灌篮的身形,没够。

    “补习啊,让我一个学渣陪你俩打球,别害我,成不成啊。”

    秦歌点头,有种孩子终于懂事的欣慰:“行,那回去。”

    皇瑟姚明爬起来:“你这小男朋友挺厉害。”

    王野也不知道怎么了,心里头堵得慌,把秦歌一把搂过来,把额头前的头发撩上去,对着就是一口。

    “可不是咋的。”

    “但是,他是我小弟!不是男朋友!”

    皇瑟姚明挠头:“你说啥就是啥吧,不过看你小弟这脸,你也是稳赚。”说着还想掐一把秦歌的脸,就被两只手按下去。

    皇瑟姚明突然笑了,回去捡衣服穿的时候,对王野悄悄说:“人是不是你的,还不一定。”

    王野心里怼他一句:亲完,可不就是我的么。

    所以,老大当得应该称职吧?

    晚饭的时候,王野低头吃,不说话。

    王淑芬觉得自家的孙子有点儿奇怪,下午打完球回来就一副‘谁都别跟我说话’的表情,王淑芬想教训他几句,发现小子中规中矩,没地方下口,无奈间,给秦歌挑了块鸡肉。

    “中药你先喝着,食补也得跟上,就几天看你气色好了不少。”

    秦歌摸摸脸,冲王淑芬笑:“谢谢奶奶,最近长肉了。”

    “是吧,我就说,脸上都有红色儿了,是吧大宝。”

    王野“嗯”了一声,继续吃饭。

    王淑芬不去看糟心的孙子,继续瞅着秦歌乐,下午回来没戴眼镜,看着精神不少,这孩子越看越俊,中午被告知老太太不能带隐形,还失落好一阵,但是看着小秦子,心情就又变好了,晚饭特地杀了只鸡。

    同时,犯愁,自家这个大宝是咋了?

    难道?!

    王淑芬突然回过神儿,是不是大宝感觉被冷落了?

    “奶奶。”王野终于主动开口。

    王淑芬连忙应声:“咋啦?”

    “没事。”王野又闷闷回了房间。

    秦歌吃完最后一粒米,也挪着椅子后撤:“奶奶,我去看看她,您先吃。”

    王淑芬哦哦点头,隔着饭桌给秦歌打口型。

    “问—出—来—告—诉—我—哈!”

    秦歌笑着点头,跟着王野进屋。

    “你——”秦歌刚进来,关门回身的时候。

    王野一把把人拽到床上。

    强大的冲击力使秦歌在床上弹了两弹。

    “我明白了。”王野说。

    秦歌想坐起来,胳膊肘儿刚把身子撑起来,王野整个人又压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  我吐槽一下,王野,我就问你这么远你是怎么看见秦狗的眼珠子啥色的?

    天天一块儿睡,你是不是眼瞎。

    王野:我的锅???

    三花(小声逼逼):就...就是的呀。

    ps:看文的小天使随手收藏不迷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