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起搓脚也喜欢你。
    “啊,终于看完了。”正月伸了个懒腰。

    电影院的灯光亮起来,于浩林对着正月笑:“挺不错的。”

    王野揉着眼上的泪花子,还在笑个不停。

    因为全程他带入秦歌脑补,就觉得滑稽。

    正月看时间不早了,就建议:“今天这么开心多亏了秦歌。”说完就捂嘴,吐了吐舌头,她忘了,秦歌不让他对王野提自己的事儿。

    想转移话题,却被王野追着问:“秦狗?谢他干嘛?”

    于浩林说:“我以为他今天回来呢,正月你知道他干嘛去了吗?”

    正月抵挡不了的于浩林的微笑,就说:“不知道,就说有事,还说为了好好答谢你们这几天对他的照顾。”

    “这样啊。”于浩林眼神明灭不定。

    “操!他坑我!故意的吧!”王野忘了正月还在,现在就想跟秦歌说把着笔账算清楚,虽然电影很好看,但是自己误会了单独和正月在一起的机会,空欢喜一场,让王野觉得自己有些傻逼。

    “嘟嘟嘟——”于浩林手机响了,他冲他俩笑笑,示意先走一步。

    正月还想说什么,见他忙,也就挥挥手。

    望着消失在门口的背影,正月恋恋不舍,转身看王野的时候,被对方脸上生气的表情逗笑了。

    王野眉毛竖起来,挺大一个个头抱着个手机在那戳。

    “你可太逗了,干嘛呢!”正月凑过去。

    王野哼哼出声:“算账!”

    ——

    “喂,林哥,出事儿了,有人被捅人了!”

    于浩林眼皮子一跳:“怎么回事?”

    “帮着隔壁撑场子,遇上个新来的,二话不说就掏刀子!”

    于浩林揉着眉心:“我不去怎么净出事儿?”

    “对不起,但是眼下怎么办?”

    “那个人怎么样了?”

    “扎肚子上了,看着还挺严重。”

    “先把人送医院,最近的那家,把捅人的控制住,什么事儿都往他身上推就行,还有,今天别来烦我,挂了。”

    于浩林,长长舒了口气。

    今天他生气了。

    全程压着臭脸,头皮开始发麻。

    秦歌真是个有意思的人,越来越有意思。

    于浩林突然又笑出来,在街上哈哈大笑,附近的人都十分怪异打量这个人,但是看见他的脸之后,又都一脸赏心悦目的离开。

    ——

    “傻逼!电影票的事儿你干的?”王野开门见山的兴师问罪。

    对面的声音显得有点儿疲惫,还是回答他说:“这不给你机会么?”

    “啪”的一声,王野听到打火机的声音,还有聒噪的人声。

    “你在哪?”王野问。

    “外边儿。”

    “废话,外边儿哪?”

    “你干嘛,要过来揍我啊?”

    “算了明天周末,来我家一趟。”

    “知道了。”

    “那——”王野还想说秦歌就把电话给挂了。

    “靠!”王野气得骂了一句。

    “怎么了?”正月爆米花还没吃完,这会舔着手指头点着脚尖看王野手机上‘秦狗’两个字,又笑了:“我就说,你们感情真的很好啊。”

    王野低头,瞧正月红彤彤的小脸,脸上挂笑:“走,带你回家。”

    说是带,两个人还是走回去的。

    越走王野越觉得奇怪。

    “你家离学校挺近啊。”

    两个人不知不觉走到l市一中门口来了。

    “嗯,是挺近的,就住学校里边儿呢。”正月怀里还抱着乘爆米花的纸壳子。

    王野想绅士一把说:“我帮你扔了吧。”

    正月抱得紧了紧,说:“不用,不用,女生嘛,喜欢小收藏什么的,这个挺有纪念意义的,我拿回去做手帐。”

    手杖?

    王野没问,看着正月小跑进小区门口,就朝她挥了挥手。

    还没等回头,就看见最近的一栋楼里面走出来一个特别熟悉的人影。

    校长?

    然后正月甜甜叫了声:“爸爸!”

    王野脑子炸了炸。

    王野很想死,泡妹子泡到校长头上去了。

    他还对临走时,校长那一双死鱼眼中散发出的阵阵杀气而感到后怕。

    怪不得,正月长得好看,一双眼睛水灵灵,就是看着眼熟,把校长和正月的眼睛在脑海中一重合,王野打了个激灵。

    但是这样就放弃是不是太不爷们儿了?

    走到自家门口,王淑芬拿着小棍迎出来:“兔崽子,几点了,才回来?”

    “我不是让你把小秦子请咱家来?”

    “他今天有事儿,明天说好了,明天来。”王野进去,电视正放广告,洗了把脸,就坐在前边儿看球。

    “你心别找太,帮奶奶看看电视上说的是真的不?”

    王淑芬拿拐杖指了指正在放的隐形眼镜的广告。

    “奶奶不想戴老花镜了,怪难看的,把我眼角的皱纹放大了好多,我想带这个。”

    王野比了个拜托的手势:“奶奶,我的亲奶奶,您就别赶时髦了,这个小姑娘戴戴还成,您...您就更不用说了,贼好看!”

    王淑芬哈哈直笑:“算你有良心,没白疼你,你白天去眼镜店看看,有我戴的吗?”

    王野哦哦敷衍两声,滚到自己屋子里。

    然后抱着手机。

    [睡了吗?]

    秦月当歌:[没呢]

    [电影真不错。]

    [嗯。]

    [话说,你爸是校长啊。]

    [对。]

    [那你说的手杖是什么意思?]

    秦歌皱了下眉头,手杖?想想可能是类似王野奶奶的拐杖?管他呢。

    秦月当歌:[给爸爸用的。]

    王野仍是不解其意:[纸做的?]

    秦月当歌:[睡了。]

    [哎?!]

    “你聊什么呢?”

    秦歌抬头,是个面相慈善的警察。

    秦歌摇头:“没事儿。”

    “话说你还真有两下子,看你眼熟,你...你是咱省的理科状元?!”

    坐班的几个民警围过来:“别说,还真是,七百多分儿复读那个。”

    “你小子真神了,那杀猪的齐飞真是你捅的?”为首的警察扶着秦歌的肩膀:“你不害怕?”

    “不怕,我是正当防卫,合法合理,怕啥。”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上下学得注意安全,像他这样的小混混以后还是躲着走。”民警端给秦歌一杯茶,摸着这孩子的手挺凉的。

    但是一个瘦瘦弱弱的孩子反杀杀猪大汉,在警局都传开了,这会又认出来是附近高中的理科状元更是了不得。

    “那个,我能回去了吗?”

    做完笔录,秦歌就被留下来观察好一会了,警察也通知了秦歌的监护人,在被告知一切安全之后,对方家长表示一切听从安排。

    也没派人过来。

    警察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就说:“你家里还有别人吗?”

    “没了。”

    “这么晚还是找个人来接你回去,不然你等一会,我们下班就送你回去也行。”

    “不用麻烦,我可以照顾自己。”秦歌说完站起来就往外走。

    “再等一会。”民警口气加强,但是秦歌知道里头掺了担心,轻轻叹气,秦歌拿手机开始按通拨号键。

    二十分钟后。

    王淑芬跑进警局,看见秦歌一把搂住人把人往怀里带,嘴里说:“哎吆吆,小可怜,你咋进局子啦!”

    民警连忙在一边解释。

    王野把三轮车停好,走进来就听见民警正解释那句“正当防卫”、“混混进了医院”、“秦歌没有责任”之类的安慰话。

    老太太听得一愣一愣的,然后把秦歌在怀里转了一圈,上下摸了一通:“啊?好孩子,你没事儿吧?扎到哪儿了没?”

    秦歌拉着王淑芬的手:“没有,我好着呢。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扰您,我爸妈他们——”

    “没事没事,奶奶都知道,走跟奶奶回家,傻小子,还不快来扶着点儿小秦子!”

    一个小三轮,后面装着王淑芬和秦歌。

    王野是人力车夫,一边蹬三轮王野一边回头:“你下午去打架了?!还把人干到医院去了?对方还有刀?”

    “嗯。”

    王淑芬握着请秦歌的手:“不怕哦,都过去了,听王野说,你肠胃不好,回奶奶家给你熬药。”

    “年轻那会儿学过中医,奶奶给你调理调理,保准几个月就长肉!”

    “那敢情好,奶奶,到时候把秦狗养成又胖又白的大肥猪,然后我就给他改名儿叫秦猪!”王野猛蹬三轮,开始爬坡。

    “嘴贫!”王淑芬往王野后脑勺上拍了一下,扭头对秦歌说:“听警察说,你家里平常都没人的?”

    秦歌点头。

    “那你干脆搬过来给我们住,你一个人多不方便。”

    王野抗议:“奶奶咱家就两张床!”

    王淑芬:“你那床不是三成三米宽的?”

    王野:“是啊。”

    王淑芬:“那你是猪吗?”

    王野:“当然不是啊!”

    王淑芬:“不是你占这么大地儿干嘛?”

    王野:“奶奶,您实话说吧,我是不是您抱的。”

    王淑芬:“哪来这么多废话!”

    王野累死累活到了家门口,王淑芬拉着亲秦歌的手进了门,回头嘱咐王野:“把车在院子里锁好了,一会儿进来和小秦子泡脚。”

    秦歌活了二十多年,都是一个人过的,之前也没接触王野的奶奶,看着老人对自己这么上心,心里头忽然一暖。

    再抬头,王野就剩了条裤衩儿站在自己面前,羞涩开口:“我奶奶让我给你搓脚。”

    秦歌:这一套大保健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作者有话要说:  王野:奶奶误我!

    三花:都安排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