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有情敌也喜欢你。
    原本王野就是想伸手帮忙的,这下子两只手没地方放就只能搂着秦歌的后背,给他轻轻拍着。

    于浩林都看在眼里,没说话。

    秦歌感觉胃里没那么难受了,就撒开王野,在床上躺平。

    医生过来给找静脉,看着秦歌说:“你肠胃不好,先别急着吃肉,最好先调理调理肠胃。”

    说到这茬,王野想起来了,肉可是自己让他吃的。

    “你怎么不早说。”王野气哼哼得,心里头又别扭。

    秦歌看他:“我喜欢吃肉。”

    “行了,让他睡会儿,你们看着,药打没了就叫我过来。”校医双手插兜,晃荡到隔壁看电视去了。

    “你是秦歌的朋友?”于浩林问。

    王野:“对。”

    于浩林:“我怎么听整个年级都说你俩关系不好?”

    王野:“那都是以前,现在是兄弟。”

    “你呢?下午你跟他干什么去了,我看你们一起回来的。”

    于浩林刚想说话,手就被秦歌攥住。

    于浩林低头看他,又对王野说:“没事,就路上碰巧遇到的。”

    “咚咚”两声轻声敲门之后,正月也进来了。

    看秦歌躺在床上就问:“秦歌怎么了,我听说有人抱他来校医院了。”

    王野忙站起来给她让座:“没事儿,你咋来了?”

    正月看见床对面的于浩林,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才反应过来王野问话,抱歉笑笑:“秦歌没少指导我作业,他有事我得过来看看。”

    “于浩林,隔壁。”于浩林站起来,做了个自我介绍。

    正月点头:“三班,正月。”

    之后,整个医务室就充满了无尽的沉默。

    “那个...”突然三个人同时开口。

    又同时保持沉默。

    最后还是秦歌说:“你们不用都这么看着我,该干啥干啥,时间不早了,就先回家吧。”

    正月的手机被卢汉天快打爆了,那边已经k到high处,正月觉得放鸽子不大好,看着秦歌没事儿心里头就放下来,站起来说:“那要不我现在赶过去。”

    “这么晚你自己去吗?”于浩林问。

    正月的脸蹭的一下红了:“没事,路上有灯的。”

    “让王野送你过去吧,我留下看着就行。”于浩林建议。

    秦歌心想,于浩林的手段可以,再看王野一脸期待,就想套路套路他,于是问:“你们就去吧,这瓶儿挂完我就回家。”

    正月也看王野。

    王野脸上已经不能用高兴来形容了。

    喜极而泣、心花怒放、兴奋难持这几个词语的解释要是放上现在王野的照片儿,那还真是一目了然。

    秦歌翻了个身,背对门口。

    “那行,我俩先走了啊,狗子,好好养病!”王野拉着正月屁颠屁颠走了。

    剩下的两人继续沉默。

    “你喜欢王野?”于浩林突然开口。

    “嗯。”

    秦歌另一只手把自己头垫高,看于浩林:“怎么了?”

    “他并不是同类。”于浩林起身帮秦歌重新垫了枕头,想让他舒服点儿。

    然后继续沉默。

    ——

    王野和正月是一路步行过去的,他不想带着妹子飞出去,毕竟下午摔得已经够惨了。

    同时他的心开始不听使唤,想偷瞄正月又怕被发现,只好闷闷往前走。

    “听秦歌说,你语文成绩很不错。”正月也觉得有点尴尬,捡了个话题开头。

    “是...是吗,我...我...怎么不知道,哈哈...”

    “自己擅长什么也不知道吗?”

    基本上正月说两句话之后,王野才反应过来第一句的意思,一路驴唇不对马嘴的尬聊,但是心里头疯狂感谢秦歌,听正月的意思,总之秦歌肯定在她面前使劲儿夸自己来着。

    够兄弟!

    “对了,刚才在医务室差点忘了。”正月说着从后边儿的书包里面掏出两张电影票:“这个,你去看吗”

    王野借着路灯一瞅,就差高兴得没背过气儿去。

    《怦然心动》的电影票!

    “你请我去?”

    “算是吧。”正月想了想,又笑了。

    王野连忙擦擦出汗的手,把那张盖红印儿的纸双手接过来,小心翼翼放进自己兜里。

    “一定去!”

    两个人说着到了k歌房门口,卢汉天已经出门等着了,因为他放学早,衣服已经换了一身。

    说实话,卢汉天本人长的不难看,就是衣品一言难尽。

    放着一头腻手的肥油头不说,就是花裤子配紫衬衫这一身行头,就够王野笑他一个学期。

    “你怎么也来了?”卢汉天看王野眉毛皱着上天了。

    “没看见带谁来的?”

    正月站在他们俩中间:“今天都是来唱歌儿高兴的,你就先让我们进去吧。”

    “成,既然正月同学发话了,我今天就给王野他一个面子,进去吧。”卢汉天脖子一扭,屁股追着腰反过去。

    王野切了一声,跟着进去。

    里边儿已经是花花绿绿,有几个男同学已经喝得东倒西歪,甚至有几个已经窝在沙发的角落上讲笑话,旁边儿几个又哭又笑,女生都坐得远远地一脸嫌弃。

    卢汉天进门先拍了拍手:“大家静一静,新同学正月来捧场子了,大家鼓掌!”

    “啪啪啪...”

    正月微微欠身道谢,坐进去,和几个小女生开始打热闹。

    卢汉天站在门口伸出胳膊,挡在王野前边儿:“来晚了,先喝三杯才能进。”

    说着几个男生递给他一瓶白酒。

    “行啊,敢整白的?”王野斜靠在门框上,看着卢汉天:“这样,我是客你是主,不如,我喝三杯你来一杯怎么样?”

    卢汉天就是瞅不惯王野瞧不起人的眼神:“行!你能喝几个三杯,我就喝几杯!”

    “好!”王野说完看着端上来的杯子,眼都没眨一下,三杯见底。

    卢汉天到蒙了,自己端着一杯咽了咽唾沫,他压根儿不会,但是看着喝了三杯高度白酒还面不改色的王野,想着不会太难喝吧。

    就这么抱着试试的心态,尝了半口。

    “卧槽,这么辣!水...水,给我拿瓶水!”卢汉天扇着嘴,急得跳起来,颠着小碎步找水喝。

    王野笑出声,就这点酒量还敢跟自己拼酒,自己这点酒底子全部拜他那个酒鬼老爹所赐,基本上从出生到现在,还没醉过。

    王野从门口走进来,靠在沙发上,发现正月已经在点歌儿了,对于女神喜欢的歌王野自然上心,就看见鼠标在《该死的温柔》上停住。

    接着伴奏响起。

    王野满心期待,闭着眼打算享受一把。

    结果吓醒了,正月说话的时候声音挺甜的,怎么一唱歌儿嗓子就漏风。

    听得王浑身难受,是在受不了就跑到卫生间,试着抽了根儿烟。

    咳得肺快出来了,看见烟,王野突然想起来,不知道秦歌怎么样了,这个点儿该打完了把,上次有记得他的手机号,掏出手机就打回去,顺手保存。

    “喂,啊...疼...你轻点儿。”

    刚接电话,王野就被秦歌的动静儿晃了个没站稳。

    对方是秦歌吧,怎么动静这么...

    骚?

    “喂,好点儿没。”

    然后传来于浩林的声音:“已经在家了。”

    “家?”

    “秦歌家,我刚送他回来。”

    “那他刚才说疼。”

    “我学过中医,给他按穴脉可以缓解疼痛。”

    “嗯...你停一下...疼...哈哈...哈哈哈,别动那儿,痒痒...哈哈哈....”秦歌最怕痒,尤其是大腿,于浩林大母手指头按着嘴里所谓的经脉使劲儿,秦歌又疼又痒,笑得在床上打滚。

    王野突然心里头发堵,自己的小弟跟别人这么亲热?

    感觉哪里怪怪的,又觉得自己现在也很奇怪,就草草说了几句,挂了电话。

    出门的时候,赶上卢汉天晃晃悠悠进来。

    看样子是喝大了。

    王野斜着身子想错过他。

    结果对方抱住他的大腿:“我,卢汉天!要跟你决斗!”

    傻逼吧。

    王野甩开他继续往前走。

    “你可别不敢来!”

    毛病。

    “哈哈哈...我偷偷告诉你,我可是叫人了,叫人了!”

    神经病。

    王野一路走出来,欣喜发现,外边儿已经换了人唱,正月正在喝果汁。

    王野想凑上去说几句话,家里的霸王花就来了电话。他就知道,没戏了。

    ——

    “谢谢你。”秦歌低着头喝热水。

    于浩林看了看秦歌家里问:“你自己住啊。”

    “嗯。”

    “那以后我过来帮你吧。”于浩林笑笑:“我做饭特拿手。”

    “耽误你时间,不用。”秦歌把水杯放下,看着于浩林的眼睛:“这就够了,你和我没结果。”

    于浩林怔了怔,笑出来:“不试试怎么知道。”

    然后半跪在秦歌的床上,一只手按住秦歌想要起来的肩膀:“再说,你和我,比起王野,我觉得我胜算更大。”

    “自信过头不是件好事。”秦歌躺回去。

    于浩林掖着他的被角:“至少在互通心意上,我已经赢了不是吗。”

    秦歌叹气,王野现在满脑子浆糊,自己说什么都通不了气,但凡有于浩林一半的灵气,自己也不至于倒追地这么辛苦。

    “随你便,但是我提前告诉你,我不——”

    于浩林猛然揪着秦歌的领子把人提起来,吻了上去。

    “你话很多,还有,衬衫还我。”

    作者有话要说:  对手指,秦歌可是和王野床单都滚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