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胃疼也要喜欢你。
    秦歌再次确定王野的确是个笨蛋的事实。

    王野他妈根本不会骑自行车!

    “你是个傻子吧。”秦歌从地上站起来,从学校到这条街不过五百米,两个人以各种姿势狗吃屎的次数大概不够一个手指数的。

    秦歌把车扶起来:“你傻逼吧,不会骑你要什么自行车儿??!”

    “我怎么知道你这破车这么难骑?先别说这个,过来扶我一把。”王野仰脸朝天。

    秦歌怕他真摔出个什么好歹来,也不管车了,过去想搀王野起来。

    王野一个翻身压在秦歌身上。

    “你刚才骂我了。”

    秦歌一只眼被碎头发盖住,眼神暗了暗:“说了,傻逼。”

    “我发现你胆子肥了,嘴上不说甜话儿了。”

    秦歌抬眼问:“怎么,还上瘾了?”

    “上个屁的瘾!”

    “可以啊,我的屁股可以用来给你上瘾。”

    “卧槽!”王野从他身上吓起来:“你...你说什么呢!”

    王野平常打架嘴里也都是不干不净,但是秦歌这话里边没什么难听的词儿,连起来就爆炸。

    “你还走不走了。”秦歌拍拍身上的土,自己坐到车座上,冲王野笑:“上车!”

    王野拒绝。

    “那成,我先去,见了奶奶,就说身上是被你揍的。”

    “够狠,等一下,我先助个跑。”

    “叮铃——叮铃——”

    两声清脆的铃声过后,长街两侧的树影底下就多了一对骑车的人。

    “你他妈还真的什么都会!”王野在车座后边儿,任凭这个车来回晃,但仍然倔强不倒。

    秦歌低声说:“还不都是你教我的。”

    全部都是。

    “啊?你说啥?”

    今天风大,王野被吹得从后边儿睁不开眼。

    “我说!王野你个大傻逼!”

    “卧槽!”

    秦歌猛然一个加速,校服在后面鼓起一个大包,王野下意识搂住秦歌的腰。

    脸贴在秦歌的后背上,又被一节一节骨头咯得离得远了点。

    王野迎风大喊:“你他妈倒是多吃点儿肉啊!”

    ——

    “哟,你俩这是咋了?”王淑芬瞅着眼前的孩子一个个跟个小泥猴一样,进屋就接了盆热水,给俩孩子擦脸。

    “奶奶,这个给您。”秦歌从书包里掏出一个红白相间的塑料袋,里边儿是那盒儿铁观音,只不过秦歌把盒子扔了。

    “茶叶,喝点茶对身体好。”

    王淑芬乐得脸上褶子搭楼梯:“好孩子,知道心疼人!”

    “你瞅瞅——”

    “得,我不是人!”王野抹了把脸就窜屋里,乒乒乓乓摆着饭碗:“吃饭啦!”

    秦歌随后跟过去,帮着王野盛饭。

    “我说,你这人怎么鬼心眼儿这么多?”王野挑着大肉就着米饭往嘴里扒,一边拿眼剜秦歌。

    “磨得呗。”秦歌拿勺子舀汤,先给王淑芬乘了一碗。

    王野连忙又给奶奶碗里捡了个鸡蛋:“吃吃吃。”

    王淑芬才把眼神竖过来:“小秦子呀,以后这龟孙的作业就麻烦你了。”

    “应该的,奶奶,我也想王野以后有出息。”

    王野听着这秦歌一副老成口吻,得,一个大爷,一个奶奶,就属着自己辈分最小,吃饭还不成嘛。

    吃着吃着,王野发现,秦歌根本不吃肉。

    一双筷子就捏着小油菜的屁股,放在白米饭上,然后再捏一小撮米饭往嘴里送。

    自己三碗没了,对方还捧着头一碗搁那解剖油菜。

    这样想长肉才有鬼了!

    “肉,你吃点儿。”王野难得把自己碗里的肉条扒到秦歌怎么也不挪窝的半截儿米饭里头。

    秦歌猛然抬头。

    王野发誓,他看见对面儿眼睛里面有水。

    “谢谢。”秦歌低头,夹了一大口米饭,把那两条长肉和着吃了。

    王野发现秦歌眼角红红的。

    王野自己又尝了尝肉条,心里逼逼,不难吃啊?

    “晚上冷,回去的时候,多加几件衣服。”

    王淑芬给俩孩子一人一件外套,都是王野的,以至于秦歌穿着有点儿大,堪堪正好。

    再出门天就黑了。

    秦歌晚上有点儿夜盲,不怎么敢骑车。

    两个人就步行。

    “咱这样算是兄弟了吧。”

    王野觉着这样走路忒无聊了,就开始找话。

    “是。”秦歌说。

    “说真的,跟段其民都没有这种感觉,我觉得咱们上辈子一定有什么关系。”

    冷风一吹,秦歌往王野身边凑了凑:“那还真神了。”

    “所以呀,以后咱们得真心相待,别动不动就说恶心的我的话了,成吗?”王野停下,拦着秦歌等他回答。

    “什么恶心话?”秦歌眨眼。

    王野挠头,摸着头上短寸:“就是开学以来你一直说的,什么喜欢你啦之类的,两个大老爷们儿,怪恶心的。”

    秦歌说:“行。”

    王野开心了,他突然觉得秦歌人真好,什么都懂还这么通情达理,这个梁子解开了,以后都是自己的好日子。

    然后王野第一次搂着秦歌的肩膀:“既然是兄弟,有些话儿,我就直说了。”

    “你帮我追正月怎么样?”

    ——

    正月晚自习侧头看秦歌。

    第一次看他这么努力学习,从回来就一头埋进笔记里奋笔疾书,小桌子“唰唰”直晃。

    秦歌拿笔在自己本子上一直反复循环五个字。

    追你麻痹追。

    足足谢了十大张反正面儿,笔水都造没了,才算完,然后秦歌就躲到厕所抽烟,顺便看卢汉天的qq消息。

    上次电话之后不久,秦歌就搞到了卢汉天的qq号,然后伪造王野的qq跟他聊,这傻逼压根儿就没看出来。

    卢老爷:[傻逼,约架时间往后顺延一个小时。]

    [怂货。]

    卢老爷:[草!不是!我爸临时让我去帮忙!]

    [呵呵。]

    卢老爷:[你笑啥?反正不来的是孙子!]

    这逼崽子净添乱。

    秦歌掐了烟头正想回头,一下就撞到一块不明物体上,贼硬。

    “秦歌?刚才是你抽烟?!”于浩林的声音响起来。

    秦歌头又疼了。

    “好巧,你也来上厕所啊。”秦歌笑得灿烂。

    于浩林最近对这个生理科状元的印象开始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原本觉得对方该是神仙,等了解了发现居然是十分接地气儿的神仙。

    秦歌身上的烟味还没散尽。

    “你...咳咳...不怕被抓啊?”

    于浩林是学生会会长,要是认真说起来,目前秦歌这种情况就得是扭送校长办公室的下场。

    l市一中在学生作风纪律上有很严格的一套程序。

    “怎么?你想抓我?”秦歌有点儿晃悠,胳膊肘撑着瓷砖墙面儿才勉强站住。

    于浩林把人圈近自己怀里,解释:“不是,就是怕你这一身味出去就得现原形。”

    秦歌闻到于浩林身上有一种很清淡的柠檬香,和自己一身烟味儿混在一起,秦歌忍不住捂着嘴进了隔间。

    “呕——”

    再出来的时候,于浩林给他递水,有点尴尬:“我这么让你恶心吗?”

    “不是,不是。”秦歌先摆手,然后自己后背撑在水池子边儿上,灌了自己几口水,缓了缓才说:“不关你的事儿,晚饭没吃巧,胃有点难受。”

    “那我送你去医务室,不过在这之前——”于浩林把秦歌拉到隔间,开始脱衣服,对秦歌说:“我的衣服跟你换着穿,这样你身上烟味儿小点,再沾点儿医务室的药水味就闻不出来了。”

    “用不着这么——”秦歌没说完,于浩林自己的已经脱完,开始解秦歌的扣子。

    “嗯...嗯...”秦歌因为胃里实在不舒服,哼哼几声,浑身没劲儿,就随着于浩林摆弄。

    于浩林看见秦歌露出来的胸膛,把人往怀里揽了揽,脱他后背的衣服,轻轻低头在秦歌后颈闻了一把。

    秦歌都看在眼里,心道,这小子有点危险。

    出了门,于浩林就把人抱起来。

    公主抱。

    秦歌刚想说不用,身子一轻,就到了走廊上。

    王野出门撒尿,就看见于浩林抱着秦歌就往前跑,原本脚尖换了方向,也跟着上去。

    秦歌抱着自己的胳膊在床上缩成一团,头上都是细细密密的汗。

    “老师,他怎么回事?”于浩林正问着,王野把门一拉也进来了。

    “秦狗咋了?”

    王野特喜欢这个称呼,自己思来想去既然是兄弟了,称呼肯定不能叫名字,再说,秦歌这名字起得占人便宜,所以也不管秦歌乐不乐意,王野突然想起来秦歌那天早上坐床上低头不说话的样子。

    秦狗两个字就蹦出来。

    “没大事儿,就是得难受一会儿。”校医站起来,拉出白色的木抽屉,拿起桌子上的瓶瓶罐罐就开始配药。

    “留下来打几针,晚自习之后就差不多了。”

    “对了,你们俩谁留下来看着他?”

    “我!”王野和于浩林几乎同时喊出声。

    王野扭头:“你是隔壁班的,不方便吧?”

    “没事,我正好也没事,都是同学,我记得你们班晚上不是还有活动。”

    “活动?”王野突然想起来,卢汉天是说今天晚上k歌来着,关键是正月也去,王野心痒痒。

    于浩林过去把秦歌扶着坐起来,轻声说:“乖,把胳膊伸出来。”

    但是秦歌实在是太疼了,两只胳膊就跟相依为命一样,谁都不愿意先放手。

    于浩林在一边怎么劝都没用,秦歌就死死抱住不撒手。

    “我不去了,留下来看他。”王野一屁股坐在床的另一边儿,虽然爱情很重要,但是刚认的兄弟有难自己就沉迷美色,以后还怎么服众收小弟啊?

    “秦狗,过来。”王野往上挪了挪,想帮着于浩林让秦歌伸手,自己就伸着两只胳膊往前迎。

    没想到秦歌看见是王野,直接跪在床上,伸手就搂上王野的脖子。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收藏(鞠躬)

    秦歌神马都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