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傻逼我还是喜欢你。
    王野恍然大悟:“我说,你干脆当咱班数学老师得了,我居然有点明白了!”

    王野沉浸在刚刚解题的惊喜中,秦歌就跟变魔术似的,上课最烦的那些公式,到秦歌嘴里就变得异常简单,这么想自己抽烟这技能也能马上点满,想想就激动。

    秦歌忙着收拾书包,没说话。

    王野撇嘴:“我去食堂吃饭,你去不去?”

    “不了。”秦歌说完出了教室,头都没回一下。

    秦歌在校门口遇到正月,旁边站着校长,两人说了几句,正月就往回走,正巧碰上秦歌。

    “你出去啊?”正月背着手,风迎面吹起来的时候,两边的头发微微翘起。

    秦歌盯着正月,突然有点明白,青春时期的少女的魅力了,心里头稍稍宽慰,暂时原谅王野年轻时期稀里糊涂的悸动。

    “出去逛逛。”

    “下午上课来得及吗?”正月问。

    秦歌走到一辆蓝漆自行车旁边,蹲下开锁:“骑它去,很快回来。”

    正月哦哦几声,突然想起来什么又说:“那晚上卢汉天请唱歌儿你去不去啊?”

    “不了,太闹。”

    秦歌撂话的时候,已经摁着车铃儿,骑出校门,没影儿了。

    秦歌看手上的时间,算了算时间,先到了电影院。

    ——

    段其民坐在教室里打饱嗝儿。

    旁边的王野则是一脸春笑。

    “王爷,你这成天盯着自己□□傻乐什么呢?”段其民不解,最近只要有时间,王野就捂档偷笑。

    “滚滚滚,别打扰我,我这需要意境。”

    王野把和正月的聊天记录翻了一遍又一遍,越来越觉得正月和自己胃口,看表面是个安安静静的小姑娘,说起话来倒是灵巧的很,几次王野被撩持得面红耳赤。

    怎么看都不够!

    但是王野纳闷,聊得这么欢,真人倒是含蓄,就点头笑笑,让王野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

    王野几次抬头看正月的时候,心里都会好奇一下。

    秦歌还没来。

    第一节课已经上了一半儿了。

    管他呢,王野不想听讲台上老头子讲课,又埋头进档开始和自己女神聊天,在那之前把自己的qq签名从‘低调!才是最牛b的炫耀!!’换成‘ㄟ曾几何时你说你爱我曾几何时我觉得我爱你可惜了可惜丶’然后才心满意足打开女神的聊天对话框。

    秦月如歌:[在吗?]

    王野又是一抖,太巧了!简直心有灵犀!

    [在!]

    [怎么了!]

    [你不好好听课哦~]

    秦月如歌:[老师讲的太枯燥啦~]

    [对!]

    [我也这么觉得~]

    [英雄所见略同,哈哈哈~]

    秦月如歌:[喜欢看电影吗?]

    王野怔住,该怎么说,王野平时是不看的,但是既然人家这么问了。

    “竹竿,把手机借我一下。”

    段其民正做笔记呢,被王野吓了一跳:“我流量不多了...”

    “别废话,让你拿你就拿。”

    王野打算两手准备,不管正月问什么,自己对答如流才显得牛逼。

    [看!]

    秦月如歌:[喜欢看什么?]

    王野飞快地在段其民的翻盖上打字“2010年9月最新电影”,眼珠子扫了一遍之后,王野其实想看《钢铁侠3》,但是考虑到对方是个女孩子,改嘴了。

    [《怦然心动》是个外国片儿。]

    秦月如歌:[嗯,知道了。]

    之后,王野再问对方就不搭话儿了。

    整的最后半节课王野都在反思自己,到底哪说错了?

    ——

    “《怦然心动》,明天晚上那场。”秦歌把钱递到窗口。

    “秦歌?”王林浩从电影院后巷里出来,看家秦歌有点儿惊讶。

    “没去上课?”

    “出来逛逛,你不也没去?”秦歌把票塞进后裤兜,往停车棚走。

    王林浩跟着他说:“家里有点儿事,请假了,对了——”王林浩见秦歌越走越快,下意识抓住他的手腕问:“那天你发烧了,现在好了么?”

    王林浩感觉手上的那只胳膊很凉,禁不住多握了一会。

    “好了,谢谢你。”秦歌推车要走,王林浩又问:“你回学校?”

    “嗯。”

    “正好我也回去,介不介意一起?”

    秦歌抬头,王林浩的个子和王野差不多,比自己高半个个头儿,感觉有点亲切,就笑了一下:“可以啊。”

    王浩林看见秦歌头顶上一根头发很不听话,忍住想要摸头的手:“你会带人不?”

    秦歌自从上了班以后,很少骑自行车,重生后这自行车还是好不容易摸索会的,带人的话,难度还是大了点,所以诚实摇头。

    “那我带你,时间不早了,这会儿回去还能赶上第三节英语。”

    王浩林从后边儿抱住秦歌贴着他耳朵说:“你去后边儿坐着。”

    秦歌回身的时候,自己和王浩林胸膛对胸膛,但是明显锻炼过的人胸肌就是不一样,跟石头一样,硬得很。

    “你最好揽着我的腰,我带人很飘的。”

    秦歌自信没问题,双手就放在两侧的铁棍上。

    林浩然低低一笑:“走喽!”

    ——

    王野下课无聊,去厕所回来的路上还被卢浩天莫名其妙瞪了一路,要不是顾忌正月,王野在班里就撸袖子跟他干一仗。

    现在对着窗户发呆,本来想找正月聊天儿,又觉得自己肯定是惹她不开心了,更没自信往那儿杵,就老老实实趴在最后一排绿漆铁床口儿上,心里唱着心碎的情歌。

    “你们快看!外边儿那个是秦歌吧!”几个趴在窗口的小姑娘对着外边人指指点点。

    正月也被惊动了问:“前边儿那个骑自行车的是谁?”

    “隔壁班男神,王浩林,帅吧。”

    正月两只大眼眨呀眨,嘴角翘起来:“嗯。”她往窗户前边凑了凑,看见两个人到了楼下才停下,王浩林伸手,把掉在秦歌头上的叶子摘了,顺便捋了捋他的头发。

    “这几天冷,你生病才好,多穿点儿吧。”王浩林把车交还给秦歌,拿手蹭了蹭鼻子,朝秦歌挥手:“谢了。”

    秦歌摸着自己的脑袋。

    王浩林这是喜欢自己?

    青少年的感情真是直白又热切。

    王野也看见了,在心里说,秦歌就是矫情,一把年纪还用人带!王野提前站到门口等着要说他两句,但是左等右等,人也没来。

    校办公室。

    “小秦啊,最近,怎么说,你这心思没用在学习上啊。”校长语重心长,喝茶的时候,还烫了下嘴。

    “有点儿。”

    “那你看...”

    “正月我会好好辅导,她很聪明。”

    “呵呵,这个自然,毕竟正月她从小我就特别注意她的教育问题,这次把她安排给你做同桌也是希望你能多帮帮她。”

    秦歌站起来问:“校长您还有事儿么,快放学了。”

    “哦,还有这些你拿着,回家给你爸爸泡茶喝,我记得你爸是医生?”校长从文件柜里拿出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托人从福建带了的上好的铁观音。”

    秦歌自然接过来,对校长鞠躬:“谢谢您。”

    校长笑得合不拢嘴:“应该的,应该的,哟,这不放学了,快点儿回家吧。”

    ——

    秦歌回到教室,就看见王野还没走,整个人跟个巨型婴儿一样,在四腿凳子上荡秋千。

    “你下午干嘛去了?”

    “你担心我?”秦歌看见王野的脸就想笑,那种由心控制的神经根本控制不住,虽然现在王野脸上的表情实在很臭屁。

    “问你个事儿。”王野开始挠头。

    秦歌走过去坐在王野前边,胳膊枕着一摞书:“说。”

    “你既然什么都知道,那谈恋爱那点事儿你知道吗?”

    “知道。”

    “真的?”

    “嗯。”

    “那要是一个人跟你聊天突然不回你了,主动找她也不回,算怎么回事儿啊?”

    秦歌见王野这一脸认真,心里就难受,敢情平时学习就跟个半身不遂的肌无力患者一样,谈到这点事就两眼放光。

    “那就说明对方没拿你当回事。”

    “你骗我的。”王野摇头:“不可能,她不是那种人。”

    秦歌挑眉:“哦?他是谁啊?”

    王野又急又气,指着秦歌的鼻子:“反正不会是你!”

    秦歌在心里放声大笑,表面愣是没走漏一点风声,看王野没走就问:“你是不是在等我?”说完往前凑了凑,王野下意识往回缩脖子:“美得你,我奶奶命令我等你回去吃个晚饭。”

    “哦。”秦歌又坐回去。

    “对了,你不回家你爸妈不管你啊?”王野一直奇怪,这么久也没见他和他爸妈打个电话。

    “他们在外地,平时不回来。”秦歌草草带过,拉着王野往外走,王野的胳膊又长又有肉,以前每次做|爱之后,秦歌总爱抱着王野一只胳膊,踏实。

    两人出了校门,王野猛然想起来:“你不是有自行车?”

    “怎么了?”

    “你傻呀,有车干嘛要走路?”

    “你没有车吗?”秦歌好奇。

    “有!”王野拍拍胸脯:“小爷我是一辆五羊本田,贼拉风!”

    “你的腿是爱上你的车了?”秦歌问。

    王野扭头不明所以。

    “宁可走路也不骑它?”

    “这不是家里霸王花不让嘛,走了走了。”王野伸手敲了敲秦歌的脑袋,手劲儿不大,跟点了两下差不多。

    秦歌鼻头儿一酸,吸了两口气:“你带我。”

    作者有话要说:  王野:每次飞出去的姿势都不一样哎!

    秦歌:傻逼本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