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听说整容能出道
    现在这世道,做乞丐难,做个巨丑无比的乞丐更难。

    梅仁在小商店门口坐了一下午,也只收了二十块钱,后来店主又给了他二十,叫他去别处乞讨。

    梅仁捏着薄薄的四十块钱,悠悠的叹口气,“嘲风啊,你说我要是饿死了,能不能回去?”

    “按道理来说,如果在完成任务之前就死了的话,灵魂就会消散在这个世界。”

    “那不按道理说呢?”

    “不能回去。”

    ...有区别吗?

    嘲风想了想,“没有区别。”

    怎么就摊上个这么不靠谱的算命的,过了会,梅仁又问,“那我的灵魂也会像现在这么丑吗?”

    “不会,跟你以前的样子一样。”

    “那死了多可惜。”说着,梅仁站起来,把四十块钱抄进兜里,准备离开。

    “你干嘛去?”

    “吃饭,然后找点事做赚钱,不然饿死啊!”

    “哦,”嘲风顿了一下,建议道,“你可以找攻略人物呀。”

    “你是觉得我这幅样子,他会理我?”梅仁怨念的说,那么好看的小帅哥竟然骂自己丑八怪!哼!

    嘲风自知理亏,哼唧了半天,弱弱的说,“我觉得真爱是可以战胜一切的。”

    梅仁翻个白眼,“那可不,你还觉得他会夸我美呢。”

    “对对!”嘲风激动的应和,难得梅仁认同自己一次。

    “闭嘴!”梅仁毫不留情的打断他,赖好话都听不出来,果然傻。

    梅仁花两块钱买了两个馒头一袋榨菜就着吃了,在没有挣到钱以前,这四十块钱就是他全部的积蓄,必须省着点花。

    事实证明他想的不错,钱太难挣了,尤其对一个没有身份证还长的很丑的他来说。

    再一次应聘饭店洗碗工被拒后,梅仁垂头丧气的坐在马路牙子上,每次都是这样,经理一见到他,都不问他应聘什么职位,就说,“对不起,我们已经招满了。”

    甚至还有一个直接把招聘启事扔给他看,上面加红加粗的写着,

    呵呵,相貌歧视啊。

    街边不停的有衣着光鲜亮丽的男男女女走过,梅仁从地上捡了两个小石头在手里抛着玩,内心一片绝望。

    “我觉得我会饿死。”

    “不会的,”嘲风信誓旦旦,“总有办法的。”

    梅仁撇撇嘴,正要嘲讽他两句,突然听见一阵吉他声。

    梅仁顺着声音看过去,几个小青年在广场上摆了电子琴和架子鼓,旁边一个拿吉他的男生正在试音。

    卖唱!

    梅仁从地上站起来,这是他的强项啊。

    死之前他可是音乐学院的学生,每年专业成绩都是全校第一,靠的就是一口好嗓子。

    梅仁朝这群人走过去,露出一个自认为和善的笑容。

    两个女生看见他过来,戒备的往后退了几步,另外两个男生挡在她们前面。

    梅仁嘴角抽了抽,他看起来这么可怕吗。

    “你们好,你们...是在这里卖唱吗?”

    为首的一个蓝体恤的男生嘴角抽了抽,解释道,“我们这是在募捐。”

    “是这样的,我是来这里旅游的,但是我把包弄丢了,钱和手机都没了,现在全身上下只有35块钱。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帮你们唱歌,回头钱分我点,给我个回家的路费就行。”

    男生犹豫了下,梅仁迅速堵住他要说拒绝的话,“你们是不是怕我唱的不好听,我唱给你们听听。”

    男生来不及拒绝,梅仁清咳两声,唱了几句。

    四人露出惊艳的表情,“你唱的这么好听啊,声音好棒。”

    梅仁嘿嘿一笑,“那我能和你们一起唱歌吗”

    “可以可以,我们可以给你伴奏。”

    梅仁看他们还在调试,想了想,跑去街边的小商店里花十块钱买了一个口罩,心疼跟嘲风说,“一个口罩怎么这么贵啊。”

    嘲风深有同感,“直到今天,我才知道钱这么金贵。”

    看梅仁戴着口罩出来,一个女生问,“你要戴口罩唱歌啊。”

    梅仁点点头,非常有自知之明,“我太丑了,戴着比较好。”说着,把连帽卫衣的帽子也戴上。

    看几人都看着他,梅仁问,“怎么了?”

    “你...不看脸,还挺帅的。”

    这不废话,我这黄金比例身材。

    梅仁戴上兜帽和口罩后的效果是显著的,往广场上一站,就吸引了不少女孩子的目光。更别提他一张口,出众的嗓音在嘈杂的人群中辨识度很高。很快,在这个简单的临时乐队周围聚集了一帮听歌的人,两个女孩子拿着募捐箱走了一圈,就收获了不少钱。

    甚至还有一个黑色连衣裙大波浪的女人直接拿了五百块钱出来,问他可不可以点歌。

    梅仁故作镇定的点点头,其实心里已经激动的要跳起来。

    钱呐,钱呐,给钱别说唱歌,娇喘一段都行。

    嘲风纠结了下,还是说,“娇喘还是不行的吧,人还是要有底线的。”

    梅仁默默翻了个白眼,敢情快饿死的不是你。

    “麻烦你唱一首《十年》”

    梅仁的声音属于很清亮的音色,带了口罩后又多了些模糊性感。《十年》这样带点伤感的歌被梅仁这么一唱,反倒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释然。

    小姐姐果然很满意。

    陆续唱了一个小时以后,梅仁的嗓子终于受不了了。

    黄裙子的女生递了瓶水给他,梅仁没敢喝。好多刚刚听歌的人还围在周围,他要是把口罩取下来吓着人家,又把钱要回去咋办。

    一行人收拾了东西,到一边的麦当劳坐下,开始清点收益。

    赚了有小一千块钱,蓝体恤的男生取出五百块钱说,“这五百是刚刚的小姐姐给你的,剩下的钱我们平分行吗?”

    梅仁赶紧拒绝,拿了三百块钱,站起身说,“不用,我有个回家的车费就行。今天谢谢你们了啊。”

    嘲风不敢置信道,“你竟然还有把钱推出的的时候。”

    梅仁揣着钱,“这是人家募捐的钱,我当然不能要多。有这三百块钱,一会去买个旧吉他,明天还能继续卖唱。”

    刚出了麦当劳,一位女士拦住他,是刚刚那个给了他五百块钱的女士。

    “有事吗?”

    女人朝他笑了笑,“你好,我是魅影娱乐的电影制作人安雁,对你的声音非常感兴趣。想问一下,你想不想成为歌手,让更多的人听见你的声音。”

    梅仁一愣,我美的时候都没人来找我出道,现在变丑了,竟然找他出道了。

    这大概就是才华的魅力吧。

    嘲风翻个白眼,见坡就上,给口吃的就胖,这到底是种什么奇葩精神。

    安雁见他答应,笑的更加温柔,“那我带你去见导演?”

    梅仁一个激灵,“你该不会是骗子吧。”

    安雁好笑道,“怎么可能,你可以上网找我的照片。”

    梅仁干咳一声,“我没有手机。”

    看安雁很吃惊的样子,梅仁解释道,“我把包弄丢了,现在啥都没有。”

    安雁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她,“你可以搜搜看。”

    安雁在度娘百科上的介绍很全面,上面风姿绰约的女人正是面前的人。

    确定了身份,梅仁迅速开启讨好模式,毕竟不出意外的话,很可能以后就要跟着她混了。

    “姐姐,你这么好看,为什么不当演员,还要自己做制作人呀?”

    安雁果然笑的开心,领着他往车库走,一边说,“我喜欢做这个。”

    到了车上,安雁打趣道,“怎么不把口罩帽子取下来,怕惊艳到我吗?”

    梅仁默默缩了缩脖子,“不是,怕丑到姐姐。”

    安雁只当他在开玩笑,没在意。但等见到了导演,梅仁不得不把口罩帽子取下来的时候,才知道梅仁真的没有说笑。

    安雁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开口道,“你这...长的很别致啊。”

    梅仁眨巴眨巴小眼睛,“是不是很丑?”

    导演古弘艺没有安雁的好性子,直接了当说,“丑。你这长相,不整容,就算唱的再好,也没法出道。别人看到你的脸,就没有听歌的兴致了。”

    整容!

    梅仁一个激灵,对啊,可以整容啊,他怎么没想到。

    “不可以的。”嘲风适时的开口,“整容算是作弊,会被规则抹除的。”

    抹除...一听就不是什么好词...

    “古导,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不能整容。”梅仁说的义正言辞,心却在滴血。

    连整容都不行,这坑人的任务。

    古导问他,“如果不整容的话,就不能出道,那你也不整?”

    梅仁坚定道,“不整。”

    古导眼睛里带上赞赏,这年头,这么有原则的年轻人可不多见了。

    “整不整以后再说吧,我先听听你唱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