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3章 双修之说
    心魔一事暂且撇下不谈,两人阔别重逢有许多话要说,厉苍旻说了近况,忽然一顿,从乾坤戒中取出一枚玉简,白玉般的脸庞飞上一层浅浅的绯红,“咳,泠儿,这是敖青神君给的功法,你看看。”

    慕容泠孤疑地接过玉简,看到厉苍旻的脸越来越红,最后连脖子都染上了淡淡的粉色,漆黑深邃的眸子像是波光潋滟的春湖一般涟漪朵朵,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这般欲说还行,玉山染绯的姿态难得一见,慕容泠稀奇得不行,只顾着睁大眼睛盯着他看,连玉简都顾不上了。

    被她火辣辣的视线盯着,厉苍旻愈发不自在,神色一点点地绷紧,绯色的薄唇紧紧地抿起,成为一条冷冽锋寒的线条,乍一看清冷漠然,拒人于千里之外。

    他这副模样却一点也没有吓住慕容泠,心道估计是羞恼才启动了自我保护程序,变成了最习惯最熟练的表情了。

    又冷又傲,看似无情却有情,比起无心无情的心魔,简直是天差地别。

    慕容泠终于大发慈悲放过他,想起让他羞态百出的玉简,神识堪堪探进去,便有“双修**”四个大字明晃晃地出现在视线里,顿时一囧,却还忍得住,继续看下去才发现是神魂双修**,以神魂交融修炼,不仅有助于修为提高,对神魂增长亦是有好处的。

    联想到厉苍旻方才的异常,不用说,他肯定偷偷与她双修过了。这么一想,她的脸也红了,神魂是比肉身还要私密的存在,许多双修道侣未必愿意向对方开放神魂的,现在他们两人居然直奔最难模式,开启神魂双修起来。

    即便是来自于信息大爆炸的现代社会,慕容泠心里也有些不自在的。

    抬头看了一眼,发现厉苍旻在偷瞄她,注意到她的视线连忙别过视线,做出一副目不直视一本正经的模样,她忍不住笑了,这里有个比她还要不自在的人呢。

    她的笑仿若某种信号一般,厉苍旻终于光明正大地看过来,伸手把她捉到怀里,冷峻的脸上带上了浅浅的笑容,额头轻蹭着她,双瞳柔情万种清澈如湖,倒映着她笑靥如花的面容。

    “小坏蛋,居然敢笑话本王。”

    慕容泠笑得愈发欢快了,嗔视着他,“明明是你偷偷做坏事,还敢怪我。”

    厉苍旻脸上一热,立马又板了起来,努力维持着自己作为丈夫的威严,语气也理直气壮极了,“哪里是做坏事,本王是在救你了。”话音一顿,他飞快地觑了她一眼,声音低了八度,低沉又缠绵,“你我本是夫妻,双修又如何?”

    低沉的男音又酥又麻,宛若电流一般流淌到心底,慕容泠浑身颤栗,忍不住沉溺在他温柔缱绻的眸子里。

    他的双眸似乎会说话,带着无声的蛊惑和性感,直直透入她的心底,恍惚中似乎又听到他在耳边低喃,“泠儿,我们再试一次好不好?”

    宛若壬塞海妖在耳边吟唱,惑人心智,慕容泠已经意乱神迷,鬼使神差地点了点脑袋,待看他勾起了薄唇笑意点点时才反应过来,立马恼羞成怒,“不行,不行,这个以后再谈。”

    厉苍旻却是不依,“君子一诺,驷马难追,你怎可言而无信。”

    慕容泠耍赖,“我是女子,又不是君子。孔夫子说了,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我言而无信是有根据的。”

    厉苍旻没看过她这般胡搅蛮缠的模样,顿时傻眼了,盯着她半晌没有回过神,连欢快的气息都萎靡了下来,只是他依旧不放弃,垂死挣扎一番,“你的神魂尚未恢复,还需修炼才能巩固。”

    他此言不假,慕容泠如今只是勉强凝结神魂,不再像之前那般透明飘忽,然而比起全盛时期还是差了几层,必须要仔细蕴养的。

    慕容泠视线一转,落在养魂木上,“这个好办,我在养魂木里待着便是,相信很快就会痊愈的。”

    说得好有道理,厉苍旻竟无言反对。

    看他吃瘪,慕容泠终于得意洋洋地笑了,感觉终于扳回一城,不然她方才色令智昏的模样,以后还不被他取笑。不过,看他垂头丧气的模样实在可怜,她于心不忍,但是让她现在就答应他双修似乎又有些不矜持了,乱七八糟地想了一大通,她才犹豫了地说道,“双修也不是不可以……”

    她还没说话,就被他骤然火热双眸吓了一跳,这副饥渴的模样差点没把她拆吃入腹了,突然有些好奇,双修当真那么有魅力吗,让一个性冷淡都变成欲求不满了,好恐怖。

    平复了一下受惊的小心脏,哦,不对,现在她没有心脏,应该是平复了一下心情,顶着某人渴望的视线,她以历练出来的沉稳淡定继续说道,“得等我回魂身体之后,再一起双修吧。”

    咳咳,不知道为什么,说出这种话总有种莫名的羞耻感,简直不科学。

    厉苍旻眼中的小火苗也熄灭了下去,暗暗掰着手指头数着,等他们离开隐界,还有一段时间呢。他恨不得现在就带她离开,但是理智告诉他,这样的行为明显是不可取的,双修随时可以,这样能够与修士切磋相长的时机很难有了。

    勉强按下食髓知味的躁动,才遗憾地叹了口气,“好吧,一切都听泠儿的。”

    慕容泠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什么叫做听她的,刚才是谁使美男子蛊惑她来着,恨不得霸王硬上弓了,现在这副义正言辞的模样当真是体贴得很。

    怪不得有俗话说,男人靠得住,母猪会上树。

    厉苍旻不知慕容泠在腹诽他,按下躁动之后他重新恢复了清冷正经的模样,发现她神色有些怪异,便紧张地问道,“怎么了,是神魂不舒服了吗?快回去养魂木里待着吧。”

    慕容泠顿时卡壳了,她在里面憋了这么久,才不愿意又回去灰茫茫的空间里,连忙摇头,“我没事,等等再回去。”

    这时候不知偷窥了多久的火莲飞了出来,脆生生地说道,“主人,莲莲可以帮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